提防“经营者错位”——访海信集团总裁周厚健
2018-01-22 15:51:29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又过20年,我们再相会

1998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籁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约98》,歌曲迅速传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整个中国都舞蹈在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开放20周年,吴晓波在他的《激荡三十年》中,将这一年的主题定为“闯地雷阵”,语出时任总理朱镕基在当年两会答记者问时震惊四座的那句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总理的表态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复杂和艰难,在邓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与旧的经济治理体系发生尖锐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宁无奈出走,褚时健锒铛入狱。

在这样一个巨变之年,中国的企业家们有怎样的应变之策、又有怎样的憧憬之思?这些思想对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区、依然追寻经济治理现代化的我们,无疑是一笔前鉴的财富。

所幸的是,《中国经营报》当年用“与老板对话”的报道形式,真实记录下20年前中国企业家的所思所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我们相信做这样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为前言。

主持人的话 理性的力量

与周厚健对话,你会觉得他不像一个年产值超过百亿元的国有大型企业集团的老总,因为他的随和,因为他的谦逊。他更像一个温文尔雅的工程师,没有惊人的宏论、没有夺人的霸气,他的脑子里似乎充满了各种理论和规则,大到企业的经营战略,小到员工的生活质量,成败得失、进退盈缩,他都能够像解方程式一样一步一步地娓娓道来,再大的风雨在他眼睛里都似乎戛然而止,不留痕迹。

然而就是这个温文尔雅的“工程师”,在他上任的6年中,使原青岛电视机厂由一个区域性的企业变成具有国际影响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销售收入、净资产和利税增长了20倍。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这个成绩不由得你不鼓掌,但是他说:“海信要成为百年品牌,这些(成绩)根本算不了什么。”

面对未来,面对竞争对手,他表现出少有的冷静和克制,而在一些关乎企业命运的重大而又敏感的话题上(比如国有企业改制),他的观点之鲜明、议论之大胆却又出乎你的预料。一收一发之间,你会觉得这个人身上蕴藏着一种看不见的但却又散发出光芒的力量,这种力量建筑在严密的逻辑推理和坚定的信念基础之上,这种力量能够使人处惊不变、荣辱不惊,能够使人光明坦荡、敢为天下先。更重要的是,这种力量已经潜移默化到海信的肌体中去,变成企业生生不息的根本能力。

这就是理性的力量。

(庞义成)

必须承认我们正面对“经营者错位”

主持人:周总你好。一个月前在北京见面的时候,你曾经提到,1999年海信对经济形势的预期不太乐观,我记得你提出的增长目标是40%。我们觉得,作为一个产值过百亿,销售收入80多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要取得40%的年增长率也是不容易的。企业做大了,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你认为当前海信最应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周厚健:我们提出“做百年企业,树百年品牌”,这不是说着玩儿的,不是口号,是我们一以贯之的思路。

这些年国有企业为什么大批的死掉了,或是衰落了?暴起暴落的原因何在?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老板的错位”。国有企业没有老板,或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老板,这种状态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员工拿工资,他只为工资负责;经营者有任期,3年或5年,他也只对他任期内的行为负责。只有企业的投资者,真正的老板,才会考虑企业20年甚至100年以后的发展,只有投资者的考虑是最长远的。一个没有老板的企业,一定会产生大量的短期行为,这是用任何管理方法都遏制不住的,这是事物的本来面貌。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