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做人,小公司做事——访联想集团柳传志
2018-01-22 15:06:05作者:张曙光 李全伟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又过20年,我们再相会

1998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歌手王菲和她的好友那英用天籁之音演唱了一首《相约98》,歌曲迅速传唱大江南北,此后一整年的时间里,整个中国都舞蹈在这首近乎魔性的旋律之中。

1998年,改革开放20周年,吴晓波在他的《激荡三十年》中,将这一年的主题定为“闯地雷阵”,语出时任总理朱镕基在当年两会答记者问时震惊四座的那句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镕基总理的表态深刻揭示了改革在那一年的复杂和艰难,在邓公南巡6年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与旧的经济治理体系发生尖锐的碰撞,于是在那一年,潘宁无奈出走,褚时健锒铛入狱。

在这样一个巨变之年,中国的企业家们有怎样的应变之策、又有怎样的憧憬之思?这些思想对20年后依然拼搏在改革深水区、依然追寻经济治理现代化的我们,无疑是一笔前鉴的财富。

所幸的是,《中国经营报》当年用“与老板对话”的报道形式,真实记录下20年前中国企业家的所思所想,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我们相信做这样的回望是有益的,更是必要的。

是为前言。

主持人的话 关于“ 联想”的联想

当提起笔准备写联想集团的报道时,忽然感到无从下笔。因为联想集团是一个透明度很高的企业,有关联想的文章数不胜数,其中不乏内容十分精彩的经典之作。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有关联想集团的报道就开始见诸报端,这十几年来几乎就没间断过。这一方面说明联想做得好,另一方面说明联想集团重视公众舆论宣传。可是再一想,当年在宣传上能与联想齐名的企业也还有不少,可现在还有几个呢?真可谓是凤毛麟角。这样一想,又觉得联想是个写不完的企业,总能让人有可思可想的地方。

每个成功的企业都自有其发展的道理,但联想的冷静和自知之明却是旁人所不及的。柳传志曾说:“什么事是不能干的呢?没有钱赚的事不能干;有钱赚但投不起钱的事不能干;有钱赚也有钱投但没有可靠的人去做,这样的事不能干。” 这种定力使联想避开了经营道路上的无数个诱人的陷阱。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大起大落,有多少个企业陷在房地产业不能自拔,有多少企业炒股票和期货时血本无归,有多少企业在大规模多元化扩张时翻车,有多少企业在飞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管理失控和分裂呢?这些企业的领导不可谓不精明,企业也不可谓是没有实力,也许缺少的就是这一点冷静和自知。但在联想发展的轨迹中,却始终能找到这种难能可贵的冷静和自知。如果在这些诱惑的陷阱面前有一次冲动,联想也许就不是今天的联想了。

在与柳传志的交谈中,绝少听到激动人心的鼓动,更多的是分析,即使谈到联想的未来和理想时他也透出惊人的冷静,没有半点多余的感情色彩。仅从这一点看,联想的成功确实不是偶然的。提出振奋人心的口号和目标自然重要,振臂一呼从者如云并以此成事者不乏其人,但能成就长久事业者却屈指可数。中国企业想要长久地发展吗?不妨从联想集团的经验中再多些联想。

“ 贸 ”字当头说明了什么?

主持人:在信息行业中生存的企业,掌握核心技术无疑是十分重要的。CPU技术在美国人手里,使其在全世界始终保持着这个行业竞争的主动权。而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市场,民族工业企业除了自身的生存需要外,还要肩负起振兴民族计算机工业的重任。许多人都希望作为中国计算机行业龙头企业的联想集团也能够在技术方面形成优势,能够与外国大公司抗衡。但联想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了贸、工、技的发展道路,这也许与一些人对联想的期望有差距,但实践证明这是一条成功的路,“贸”字当头给联想带来了什么?这是许多人想了解的问题,请你谈一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