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阑夕
美团点评:偏向虎山行
2017-01-17 16:08:41作者:阑夕 来源:中国经营网

美团点评依然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王兴在饭否上说道:「每一年都是最艰难的一年。每一年都是更艰难的一年。每一年都是最重要的一年。」

三层递进的关系,就像是在将弩弓蓄力上弦,只待万箭齐发的号令。

从中国版Groupon的团购概念落地,到从千团大战中胜出并成长为超级独角兽,再到委身于「TMD」的中层俱乐部概念,其实这些或许都不是王兴内心对美团点评的定位。

据说在争取美团的往事中,阿里开出的条件,远比腾讯来得优渥,然而王兴不惜挤掉入股更早的阿里资本也要引入腾讯,只是为了避免俞永福和UC的结局——尽管人家的结局并不差——站在这个角度,王兴和他的福建老乡张一鸣有着相似的底线:不站边,不屈身,不认怂。

所以美团点评一边拿着腾讯旗下财付通(微信支付和QQ钱包)的结算接口,一边硬是咬牙在去年秋天斥资十亿买下了一张支付牌照,乍看上去这是相当明确的划清界限的举措,至少是在牌面上,美团点评不顾上家的狐疑,嗓音清亮的叫了一次地主。

不过就在媒体起哄般的期待之下,腾讯倒是没有按照剧本念出台词,之后,腾讯将美团外卖放进了微信的钱包入口内,和吃喝玩乐(大众点评)、滴滴出行同级,大有公开秀恩爱的公关之嫌。

就在这种紧张而微妙的氛围中,美团点评走进了它的第七个年头。

自始至终,美团点评都在试图证明一件不同于历史规律的事情,也就是这家互联网公司可以不必遵循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的发展路径——在近乎垄断的排他性占据某项主流需求入口之后,再逐渐带动其他业务的开枝散叶——而是可以同时保持多线作战的敏捷,并将未来搭建在每一条战线都能取胜的假设之上。

这个故事的耳熟之处在于,它实际上也是乐视撰写的同题作文,只是相比乐视的巨大争议——汽车和电视等多个项目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相关性——美团点评尚且能够获得逻辑的支持:所谓「吃喝玩乐」的生活消费领域彼此能够串联共振,而移动互联网提供的想象,也足以规划出一个巨大的通用平台,如同秦皇统一六国之后的「车同轨、书同文」,取代各个垂直消费领域的割据势力。

只是,这个平台究竟会不会是美团点评,问号迟迟没能变成句号。

根据数据研究机构QuestMobile的统计,以外卖行业为例,美团的用户入口相对多元,美团外卖的独立应用用户只占三成左右,超过七成的用户入口是从美团、大众点评和微信发现,这种协同效应无疑是对上述疑虑的一种反证。

事实上,在带领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的短短一年时间,王兴足足实施了四轮组织架构调整,比起中国互联网里其他的「合并同类项」过程,显得复杂而又辛苦得多。

其中,猫眼电影并入光线传媒一案,亦让王兴坚信的「T型战略」倍经咀嚼,捍卫者认为这是资产得到成功运营的杰作,能够推高美团点评的平台价值,批评者则质疑这种「为别人养儿子」对于企业专注力的浪费。

于是最后的结果,是原本有着拆分计划的外卖业务被归在餐饮平台底下,而酒店旅游业务也和美团平台共入同一个事业群,看上去是王兴绕了一大圈,还是决意要把「T」字头顶的那一横率先做大做强:大平台+多业务。若回想一下当年的京东,从3C到图书等其他品类,美团点评的多业务,高频带动低频,想象力更大,但复制难度也更大。

这可能也是唯一的出路。

由美国经济研究署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国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口占比在二十世纪之初超过第一产业,并在2010年之后达到80%,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将国家转型成为服务密集型经济,进而享受到了全球最顶端的技术创新和消费升级两大浪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阑夕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主要研究方向是IT、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