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阑夕
《我是创始人》:真人秀映出的企业家代沟
2017-01-17 15:59:25作者:阑夕 来源:中国经营网

当着众人的面,拉勾网的创始人许单单满脸泪水、声带梗咽,扛下了整个世界的委屈。一名从3W咖啡开始就和他一起共事的员工非常惊讶,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在创业最困难的时期——因为拖欠房租,房东打电话过来威胁说要断水断电——许单单都没有哭过,「连他哭丧着脸的时候都没见到过。」

而这就是《我是创始人》真人秀第一集节目录制现场,作为「后浪队」队长的许单单被自己的队员票选出局,从而无缘晋级。他一度以为第一集竞争失利的责任出在破坏性最强的艾美阅读创始人李海川身上,但队员并不这么认为,反而给许单单扛上了队长管理不善的淘汰理由。

但是许单单队长的离开并未解决这群年轻创业者之间的协作罅隙,反而强化了新一代创始人个体生存的危机感。比如李海川在投票时「保护」同为青腾创业营同学的奢瑞小黑裙创始人王思明,后者与女王日课创始人黄欢在任务过程中争执不断、不欢而散。而黄欢为了不被淘汰,甚至不惜戳穿队内队友的「结盟」,后浪队现场气氛屡现尴尬,一度让前浪队陷入深思。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曾说「唯有太阳和人心不可直视」,这句谶语或许可以为上述片段打上最为贴切的注脚。

或许是市场对于过往照本宣科式的创业节目审美疲劳,又可能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又重新炒热了他曾经投资并主持的全美商科类真人秀收视冠军《学徒》,在得到腾讯开放平台和浙江卫视的资源扶持之后,旨在呈映两代创业者同台竞争的真人秀《我是创始人》成为了跑在2016年秋冬的一匹综艺黑马,在首集收视率不佳的表现下,逐步优化、攀升追赶,日前已跻身全国前五。

在娱乐综艺嗨翻天的市场环境下,真实冷静的创业内容起初并不容易引发关注,「每天都感觉它要挂掉了,我早晚只想三个字:活下来。」腾讯开放平台生态运营负责人、同时也是本片制片人的曹美英目前回想起开局如山倒的压力,仍然心有余悸。

和娱乐节目完全不同,创业类真人秀缺乏明星效应赋予的关注光环,故而必须聚焦在戏剧性的任务设计上精心思虑,通过任务与人物矛盾推动剧情向着「精彩」极致方向发展,却又不能降低商战内容的真实逻辑和出题格调,冲淡本应顺水推舟的商业与创业知识传递。同时,在一线卫视渠道首播,也意味着无法选择精准的受众,尤其是卡在晚间九点到十点的后黄金档期,用户习惯享受一天临近尾声的松弛时光,过于「烧脑」的内容必然不够讨好。

「绝对不能把创业公司的路演套上画外音就往电视屏幕里搬运,必须还原这个江湖的真实逻辑,既不能端着,也不能太装。」原《赢在中国》总导演关秀在执行创始人拍摄过程中一直拿捏着这个尺度。

最终展现给全国观众的,是以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搜狗公司CEO王小川、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张良等历经风雨的上一代企业家为成员的「前浪队」,和互联网的一众新锐势力——他们多是「八五后」创业者,也是绝对意义上的数字时代原住民——所组成的「后浪队」进行各层创业能力比拼,尝试从两代价值观截然不同的创业群体在实践碰撞中炼出「真知」。

换句话说,现代社会之所以推崇企业家精神,是因为创业这件事情不同于赌博式的偶然,而是具有内生性的自洽逻辑:成功必然有其原因,无论这种原因是在于天赋还是时机,它终究是和个人品质密切相关的密码,将之破解不见得可以批量化的造就企业家,却至少能够在认知层面重新完成对于公众的再教育,启示大多数职业精英人士的成长方向。

就像洛克菲勒所说过的——「就算剥夺我的所有财产,把我丢进沙漠中央,然而只要一个驼队经过,我仍可以重建我的整个商业帝国」——实战中得出的知识才是最昂贵的资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阑夕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主要研究方向是IT、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