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阑夕
知识经济的角逐者
2016-12-12 17:06:22作者:阑夕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余建军说:「喜马拉雅其实不止一座山峰。」

在此语境中的「喜马拉雅」,其实指的是位于中印边境的那条真实的喜马拉雅山脉,除了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之外,还有超过110条海拔超过7300米的山峰,是由这些山体相连的群峰共同组成了恢弘雄伟的世界之巅,在千万年里屹立不倒。

从孤峰望想群峰之后的余建军开始了打破藩篱的行动,在今年的6月6号尝试推出「付费精品」专区,目前已拥有850位知识网红和超过2000个付费音频课程。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12月3日,喜马拉雅FM在电商购物节前仆后继时代也玩起了造节。5088万,这是国内第一个内容消费节「123知识狂欢节」经过24小时鏖战后的最终成绩,这个销售数字恰巧相当于2009年首届天猫双11狂欢节的最终销售额。

一连串的课程名单:马东的「好好说话」、梁冬的「梁冬私房笔记:庄子的心灵自由之路」、马云的「湖畔大学三板斧」、混沌研习社的「30分钟口袋商学院」、龚琳娜的「跟着龚琳娜学唱歌」、吴晓波的「每天听见吴晓波」……从此百紫千红。

其中,马东带着「奇葩说」团队出品的「好好说话」是「喜马拉雅」当之无愧的明星内容,上线十天就卖出1000万元的成绩,狂欢节当天以555万元成为全场的销量总冠军,预计全年销售收入可达5000万元。

除了马东、吴晓波外,在其平台上,还出现了一波「素人」,90后孙宇晨在平台上开了一档名为《财富自由革命之路》的课程,这个亿万富翁曾靠投资比特币以及特斯拉实现了财富自由,号称「精致利己主义」,在刚刚过去的喜马拉雅123知识狂欢节中,他的这档课程在一天内卖出了近194万元;「声音教练」徐洁的《如何练就好声音》也在同一天内卖出了190万元。

「喜马拉雅」将这些在各个细分领域的专业人士都定义为「知识网红」,他们可以在平台内,夺取所在行业的「山头」,并依靠平台拓宽自身的内容分发渠道。

在一场演讲中,余建军从商业的角度,说了「喜马拉雅」坚定推进知识付费的另一种原因:「广告模式做到极致,把20到30块钱的CPM全部分给内容创作者,也比不上让他自己把内容99块钱卖给用户,即使后者的转化率只有千分之一,它的总计收益也是广告模式的十倍以上,而且广告有填充率的瓶颈,但是内容没有。」

知识的价值,就是如此令人敬畏。

2011年,业内知名的独立博客作者、软件工程师阮一峰在其博客开通小额支付的功能,尝试挑战用户自愿付费的可能性,一年之后,阮一峰公布了答案:88篇内容更新,总共收到1079笔付款,折合人民币5663元,结合订阅人数计算出来的转化率不足0.1%。

在阮一峰的总结中,支付方式和用户体验的糟糕,是阻拦读者对他表达支持的最大阻力,很多人没有支付宝的帐号——是的,在五年前,这就是现实——而在支付流程里的登录、跳转和验证程序,则会消耗用户超过阅读文章的时间成本,这让付费行为变得更加艰难。

实验结束,阮一峰在坦承「内容付费的可行性偏低」的同时,也乐观的说:「即使有各种不利条件,还是有人愿意付款。如果交易费用更低、支付过程更便利、付费后能得到实际利益,我觉得付费阅读是可行的。当然,前提是你的内容必须对读者有用。」

五年过去之后,这份乐观,终于灵验。

除了需要感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些「神助攻」的工具之外,建立优质内容有权商品化的观念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公众开始适应数字开销的占比扩大,它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与互联网产品协作引导双管齐下的产物。

余建军分享过「喜马拉雅」的一则案例:有人在其平台上开通英语教学类音频节目,发现效果不错,于是拿出笔钱,签了一批英语名师轮流生产内容,等于是在一级平台上自造了一个二级平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阑夕

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主要研究方向是IT、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