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阑夕
巨头的基因,永远不安分
2016-11-08 16:16:37作者:阑夕 来源:中国经营网

  阿里的最新一季财报,再次超过华尔街的预期。

  一如早前所宣布的那样,阿里巴巴没有披露其GMV,这是其「去电商化」的战略的标志之一。

  硅谷的投资人Alex Danco认为技术产业的过程就是不断发现和改造新的资源,用来取代旧时的稀缺资源,这也是经济学上所谓「价值源自交换」的原理。


  故而对于「传统」的定义充满相对论的色彩,就像报刊杂志相较门户网站是传统媒体,而门户网站相较社交网络又是传统媒体,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往往是一边摧毁一边重建,并占据最优的套利位置。

  如同电影《阿飞正传》所讲的故事:世上有种没有脚的鸟,一生都在飞行,当它停歇下来的时候,也就是死亡的时候。

  所以领先的科技公司纷纷和自己的过去划清界限,以显示其业务的不断升级,Google说它正在成为一家人工智能企业,亚马逊也早已不再是那个图书零售商,而阿里则是开始关注用户停留时长这种更加野心勃勃的数字。

  难免会有郭台铭半开玩笑的抱怨,说我们不知费力多大力气想要登上电商这艘巨轮,结果你阿里巴巴说换船就换船了,留下我们一脸懵逼的在风中凌乱。

  曾和一名从阿里(淘宝业务线)出来创业的朋友聊起阿里带给员工的「思想武装」,他说最大的收获,在于「侵略性」:「很多传统企业家往往都有自视甚高的行业特殊性,但是在阿里看来,它们都是一样的。」

  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有过相似的发言,他老人家表示,软件公司学会做其他的事情,比其他公司学会做软件,要简单和容易得多。

  这也是互联网总有层出不穷的新鲜故事的原因。

  只是,仅仅间隔半年时间,阿里的财报口径就从「GMV超越沃尔玛」到「不再过度关心GMV」,转弯的弧度还是有点儿大。

  根据《财富》杂志统计的2016年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阿里的利润率冠绝整个中国互联网,达到70.65%,超过排名第二的百度足有18个百分点。这种盈利能力无疑要归功于阿里的商业模式。

  除了市盈率之外,资本市场还常借助「拇指规则」对这些并不总是符合经济规律的科技公司进行估值预演,也就是计算这些公司未来现金流的当前价值。

  这也是很多投资者对于苹果公司的批评,其账上躺着超过2300亿美金——超过市值的三分之一——却在最近几年极少动用它们,这种没有表现出强烈资产增值欲望的做法让投资者接收到了消极的反馈,尤其是在苹果股价停止走高的阶段最为突兀。

  与苹果的极端不同,其他巨头都将现金储备维持在市值的十分之一左右,既考虑到生命线的兜底,也不忘主动的投石问路。

  阿里的新兴业务还处在投入期,对阿里云等来说,淘宝的经验告诉他们,用户规模比盈利要重要—虽然要赢利是触手可及的事情,这意味着投入幅度的巨大,使其暂时并未做出收回利润的打算,而华尔街在和互联网公司经过超过二十年的磨合——包括对于九死一生的泡沫时代的共同记忆——早已学会不再贸然质疑回报周期的长度。

  企业的说服素材,只需要证明自己的决策有着充分的依据,以及画出伟业建成之后的蓝图。

  比如,在更早的一份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阿里17次下调云服务的价格,这种不惜血本的竞争手段,让阿里云在营收规模上做到了全球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的程度。

  就像德州扑克的牌局,做出「All In」的判断之后,就一定要加注到最后一刻。要知道,2003年创立的淘宝,一直坚持到2010年才赢利,然后是其赢利规模迅速超越腾讯,而腾讯早在2004年就已经赢利4亿多元,但2013年后,其赢利规模一直都次于阿里巴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阑夕

热文排行
就是不乐意说话,使用叫车服务也是一样

在纽约和旧金山这种流动人口较为密集的繁忙城市,Uber崇尚的「简洁无声」似乎更加受到欢迎,而在宾州或是马里兰州这种「乡土...[详情]

几点看法:关于中文互联网的信息污染
腾讯QQ:不仅要好看,更要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