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首页|上海|陕西|四川|广东|浙江|辽宁|湖北|湖南|江西|河北|河南|福建

河南鹤壁“葫芦案”始末

经济快讯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董昭武,刘弘毅 2012-09-27 11:02:59 阅读: 评论:0

   【鹤壁葫芦案】之一  “法官不懂法,后果真可怕。执法还犯法,损国又害家”。——这条曾流传于鹤壁坊间的顺口溜道出了人们对一起错案的感叹。

    《红楼梦》中葫芦僧胡判葫芦案铸成了旷世奇冤。15年前,河南鹤壁市一名法官的违法判案,让一个原本可以成长为亿万富翁的私营煤矿主,变成了一个挖野菜度日到处喊冤的老上访户。鹤壁法院用15年时间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


                           “葫芦僧胡判葫芦案”

    一起阴谋在河南鹤壁这个小城酝酿发生。


    1997年10月18日,河南省鹤壁市城郊法院(后更名为淇滨区法院)鹤壁集法庭查封了老君庙煤矿。虽然执法者以(1997)法执字第38号执行裁定书的名义,但是并未依法制作查封清单。两个月后,法院再次强行执法,将老君庙煤矿所有人孙真喜的全部财产查封。孙真喜四弟因在现场阻拦,被法院工作人员用绳索捆绑的严严实实,拳打脚踢,受尽折磨。


    在外边讨账回来的孙真喜这才明白,一切曾起源于他向鹤壁市城市信用社借贷的14.8万元。到了还款时间,孙真喜迫于煤炭销售形势不好,未能及时还款,这使得城市信用社将孙真喜告上法庭,孙真喜在向信用社归还5万元欠款后,协商等煤炭形势好转时再归还余下欠款9万余元。当时二号井已挖出3000多吨煤炭,其价值足以归还城市信用社的欠款。


    本是正常的借贷纠纷,鹤壁集法庭却在城市信用社并未提起申请执行的情况下,擅自对老君庙二号井进行违法强制拍卖。煤炭价格低迷正是给二号井带来资金周转困难的主要原因,而仅仅生产出的未出售的煤炭就足以支付银行欠款,根本没有必要对矿井拍卖。


    虽然名为拍卖,但实际上并未公开竞标,而是由疯狂的鹤壁集法庭自作主张,没有通知孙真喜及其家属到现场清点财产数额,采取漏登少登的做法将煤矿贱卖,例如将3000多吨存煤登记为1900吨。最后仅以45万元的价格将煤矿进行卖给孙付生和李付林。值得一提的是,孙付生同村村民孙新文愿意多出10万元竞买,却空手而归。


    而即便是卖到的45万元,将欠账归还,也还剩余30多万元。但孙真喜找到鹤壁集法庭庭长常向前讨要剩余欠款时,却被告知没有钱了。


    原来此前,鹤壁集法庭违反法律规定四处张贴公告,引起社会上的债权人向法院起诉。在一张纸上汇总这些债务的总额45万元,与45万元的债务正好相抵。而孙真喜后来发现,有些债务和债权人都是不存在的。


    更为荒唐的是,以信用社的名义查封执行的煤矿拍卖款,却没有将卖矿所得款项归还给城市信用社。一个能够带来巨额财产的煤矿,就这样被法庭审理成了一场“葫芦案”。私人财富竟被公权力赤裸裸的夺走。


                           人生如戏 财富无常

    与通常煤老板留给人们暴发户的形象不同,孙真喜底层出身靠白手起家成为煤矿主。

    鹤壁市是产煤区。1984年,34岁的农民孙真喜决定改变人生命运,耗费4年时间,将所有积蓄投进去并冒着有可能挖不出煤的风险,将一眼煤井建成一个小煤矿。但仅仅挖了一年,这个煤矿便不再出煤,孙真喜也回到了自己的村子担任村干部。

    4年的付出让孙真喜尝到了付出得来的回报,也积攒了经营煤矿的经验。


    1993年,孙真喜所在的鹤壁集乡领导找到他,希望将乡里一个每年都要亏损数百万元的煤矿卖给村里。孙真喜支付了35万元现金拥有了这个被称为老君庙煤矿二号井的财产权和经营权。但是直到1995年才产煤,而也仅仅一年过后,煤矿由于设备老化,开采能力跟不上,不再出煤。


    孙真喜在煤矿的维护和开采上投入300多万元,其中有70多万元是债务,在这债务里,便有鹤壁市城市信用社的14.8万元。好不容易使得煤矿继续运转,却遇上了煤炭价格低迷。大量原煤卖不上价格,这使得孙真喜一时无法及时偿还债务。


    在其时,孙真喜还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当地政府修路需要集资,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乡里开大会,也会请老孙过去坐在主席台上,披红戴花。这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荣誉,社会地位的提高全凭借他50年来的辛苦经营拥有的那眼矿井。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秋天寒意来袭时,孙真喜的人生也遇到了冰点。当年10月18日,鹤壁集法庭的查封,对于已50岁的孙真喜来说,是一次致命的打击,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在财产被剥夺之后,孙真喜精神受到巨大打击。为了打官司,将在市区的一套房子卖掉,作为上访打官司的费用。在市郊租房度日的孙真喜,生活变得十分拮据,经常断粮。在鹤壁老城区,许多人都知道有个“挖野菜”来填肚子的叫孙真喜的老头。孙真喜养了一对萨摩耶,一年下来会产下3窝狗崽,将这些小狗崽卖掉就成为孙真喜一家一年的花销。


    此时的孙真喜距离家破人亡仅一步之遥。因为打官司,他的性格也发生巨大变化,变得冷漠而孤僻。孙真喜说,抱着胜诉的必胜信念是他唯一生活的支柱。


    多年间,抱着砸锅卖铁决心换正义的孙真喜,跑遍许多部门,反映常向前及其鹤壁市集法庭赤裸裸的掠夺行为,却结果都是——石沉大海。


                                漫漫诉讼路

    直到鹤壁市检察院介入,鹤壁市城郊区鹤壁集法庭的违法乱纪行为才被立案调查。


    鹤壁市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显示,为了达到变卖矿产的目的,常向前专门到安阳找孙真喜,威逼利诱,让他在法院提供的几百份空白法律文书和稿纸上签名,据悉光签字就签了4、5个小时。


    不仅如此,常向前还自行拟定了一份卖矿协议,指示法院工作人员耿光斌将卖矿协议抄写在孙真喜签名的空白稿纸上。要求耿光斌把握好字数和空间距离,在孙真喜落款前正好填写完整协议内容。为此,耿光斌还事先拿出空白纸张练习了一番。


    除了关键的卖矿协议造假之外,常向前还捏造了220万元的诉讼标的,使鹤壁市淇滨区法院从卖矿所得中非法得到11万多元的“诉讼费”。


    鹤壁集法庭除采取欺骗性的做法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外,庭长常向前还对阻拦法院工作人员非法查封矿产的孙真喜弟弟孙根水强制带走,令手下人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让其下跪,并违法拘留15天。


    老君庙矿井之所以能够被孙付生以40万元的低价取得,在于孙付生事先给鹤壁集法庭送了3万元“好处费”,但是这一点并未在法院判决书上得到认定,不过在卖矿人孙付生和李付林的证言里,早已是供认不讳。这意味着常向前还应再加上索贿罪,而常向前所在的鹤壁市城郊区法院也应该称之为单位受贿。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标签

相关阅读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安倍“第三箭”:取决于政治的自我救赎

股市急剧波动,安倍三箭已发,日本经济20余年来最激进的一次...

软件外包的“不死之术”

软件外包行业正迎来全球大洗牌—要么专业化转型,要么规模制...

内幕调查

减肥产品多涉虚假宣传 打减重疗效擦边球

全球药监部门对减肥药的审批始终趋紧,但企图打减重疗效擦边...

蒙牛收购现隐患 声誉引奶粉质量担忧

蒙牛收购雅士利担忧已现:一家质量安全劣迹斑斑的公司,将主...

人物

张朝阳暗示:搜狐视频短期不会分拆

张朝阳表示,不仅仅是搜狐某些部门有创业...

葛文耀:民族品牌的拥趸者

在上海家化内部被尊称为“葛老爷子”的葛...

解码创业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只投好玩的项目

薛蛮子已投资了100多个项目,从做头发的、做羊奶的,到电子商...

去哪儿网创始人庄辰超的投资逻辑

入口、垂直搜索、流量,这些都可以作为去哪儿网成功的关键词...

先锋话题

岳飞如何升官:与金军对战摘掉头盔 披发冲锋

从汜水关回到东京,宗泽将岳飞升为统制官,经常与他彻夜长谈...

慈禧珍爱“小人书”曝光 其60大寿唯一看中贺礼

在众多画作中,国家博物馆馆藏的《聊斋图说》图册笔法细腻、...

观点

芒露:移动网络产品的加减命脉

大家一直不断地在加法与减法中来回往返,...

易宪容:房价快速上涨泡沫吹得更大

当前国内住房市场的价格如此高涨,房地产...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30098号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5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