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迎接世代更迭的新时期
2016-12-31 09:50:42 来源:中国经营网

刚刚过去的2016年,国际形势最突出的特点是“黑天鹅”频出,接连发生了大大出人意料的事件,令人瞠目结舌,足以对世界未来产生极大影响。有人归之为反全球化逆流涌现,有人归之为民粹主义泛起,也有人归之为右翼势力抬头。现在就给这些“意外”现象定性,恐怕为时尚早。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黑天鹅”频出,预示着一个重要变革时代的到来。人类必须做好将在同过去“很不一样”的世界中生活的准备。过去的工业化和全球化极大地推动了世界进步,但也产生了许多矛盾和问题,至今不知如何解决。原以为只要实行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就能解决世界各国的一切问题,这样的期望并不现实;各种“政治正确”的建制原则,受到严重挑战。尽管各国都知道变革是必由之路,但变革没有现成的道路和统一的模式。唯一的共同点是:最重要的是要办好自己国家的事情。也许“黑天鹅”现象的最大启示就在这一点。

2016年的中国,除了反腐成就大快人心,经济发展并没有出现什么“黑天鹅”现象,相反,稳中求进渐成基本态势,从超高速增长下行到中高速增长态势,成为新常态的主要特征之一。改革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离人们的期望距离不小,似乎没有重大兴奋点。经济形势像“温吞水”,热不起来也冷不到哪里,房价、汇率的波动也算不上惊涛骇浪。有人说经济徘徊是由于存在普遍的“懒政”现象,其实,想干事的还是大有人在,更多的恐怕是新形势下有些方向不清,旧思维不适,老办法不灵。因此,首要的问题是要真正理解我们当前所处时代的特征,以改革之策适应未来之变。

当代中国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三个世代: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前时期和成立后时期的一代,可称为跨世代;新中国成立后成长的一代,可称为初生代;改革开放后成长的一代,可称为新生代。跨世代群体人生经历过两次低谷:20世纪30~40年代的战乱和60~70年代的经济困难与“文革”动乱,也经历了两个黄金年代:战争胜利到新中国初建时期,以及实行改革开放以后的时代。因此,他们的群体人生经历呈现“W”型轨迹。这一群体有两次低谷的切身经历,终于享受到了物质繁荣的“太平盛世”,今胜于昔,他们的群体性主观幸福感相当强。

初生代比跨世代更幸运,一生没有遭遇过战乱,他们与跨世代一起经历了20世纪60~70年代的经济困难与“文革”动乱,这是这一代人的群体生涯低谷期,刻骨铭心。而从80年代直到今天,这代人经历了30多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几乎每十年物质生活水平就上一个大台阶。这一群体有过穷困和动乱的经历,而成年后基本上一路向上,持续改善,群体人生经历呈现“√”型轨迹,而且向上一段的轨迹相当长。尽管他们遭受的社会巨大变迁的痛苦和冲击不少,但在总趋势上,从低向高,充满希望,生活改善极为显著,而且具有数十年的持续期,这在人类发展史上并不多见。节节高的一生,使他们的群体性主观幸福感也相当强。

新生代同前两代不同,他们出生在物质相对丰富至少是“还说得过去”的时代,没有经历过困苦、饥饿和动乱年代,而且,物质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在上代人眼中,这是“坐享其成”的一代,甚至是享受着“小皇帝”般的优越呵护,应该是最该“知足”的幸福一代。但这并不是这代人自己的感受,他们并没有感觉更幸福。特别是,由于没有作为幸福参照基点的低谷期,对物质丰富的适应性心理,使得要让他们获得幸福感,需要比上代人高得多的成本:他们可不是两块棒棒糖、几件新衣服就可以打发得快乐无比的孩子,即使是电脑、手机这类高科技产品,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人人都有,我当然也该有”的普通玩意儿。而当他们成人走上社会后,反而感觉生活压力山大,职业空间并不宽阔,社会矛盾难以应对,甚至充满压抑。他们的人生可能将会是长长的“一”字型,要有起色,十分不易。其实,这种现象在中等收入以上国家中是普遍性的现象,即新世代的希望在哪里?在当前的世界“平庸时期”,许多国家的年轻一代彷徨失落尤为突出,导致反建制情绪激烈,甚至可能危及社会安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