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金碚:创新驱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
2016-08-29 11:15:12 来源:中国经营网

  第二,健康问题。老年人老了以后不光是富足,其实他也吃不了多少。但是他有更多的文化需求,他既可以是一个消费者,也可以是一个生产者,老年人自己也可以去讲,讲每个老年人一生的经验,如果在这个场合里他可以把一生的经验在这跟大家分享。这个环境我母亲也是这样,她为什么愿意到一些养老的地方住一段时间?她说那个地方很好,老人之间有的是外交家,有的是医生,他们就在一块。外交家一块搞个论坛讲讲外交的事,那边讲讲医院的事,他们就其乐融融。

  再就是依托于互联网络,这个很重要。要有一个适合于老年人使用的网络。因为老年人使用网络很不方便,老年人不适合用,不会用,甚至手机都不太会用。这个你要搞这样的一个环节,这个是我们企业可以做的。

  无论怎么说,我们说养老产业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没有悬念的新兴产业。因为新兴产业或者高技术产业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确定性,你不知道它将来的路数是什么。我们都说新能源汽车,到底将来新能源汽车的路线是什么?其实是不清晰的。我们猜测将来到底是电动车还是轻能源车,你以为自己想明白了,其实没有。养老产业大概是不确定性最小的新兴产业,毫无疑问,它的人群会增加,它的需求也是各种各样,你可以动用各种技术手段、服务手段和商业模式,在这个产业里面进行创新。

  所以说新型的健康养老产业我建议还是叫做健康老龄产业。因为它不光是一个养的问题,它还可以劳动。因为我们制度性老年和心理上老年和生理上老年跨度很大,既然工业化完成以后都是80岁的平均的寿命预期,那一定有很多的90岁以上的人,这种情况下有的是养,有的是劳。所以老龄产业的概念更接近一点,不管怎么样,我们用了这个概念,我们要创造一个创新的境界。

  这个创新的境界着力点在什么地方?我提一个不成熟的意见,叫激发和实现老年生产力和老年消费力的产业创新空间。因为他的生产力和劳动力,可以是社保,社保它不是产业,它是一个制度的保障。作为企业界,我要用一种产业创新的方式,要实现老年人的生产力和老年的消费力,这是空间。我认为这个产业的空间极其巨大,它涉及的人群还不仅仅是涉及到制度性老年以后的几亿人,它实际上涉及到四代人的关系。

  如果我们有一个创新的思维,能把这个老年人的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激发出来,一定会形成一个非常具有创新力的产业。

  谢谢大家!

演讲内容由“中经e商圈”整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