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金碚:创新驱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
2016-08-29 11:15:12 来源:中国经营网

  8月28日,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金碚在“2016健康中国养老产业高峰论坛”上指出,健康养老产业是不确定性最小的新型产业。“毫无意外,这个人群群体会增加,可以动用各种技术手段、商业手段,在其中创新。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很多项目不仅要考虑老年人是消费者,也要考虑他同时是一个劳动者,要着力点激发和实现生产力和老年消费力的产业创新。”

以下为发言全文:

  各位大家好!

  今天我们的高峰论坛的主题词是创新,所以我想在刚刚基于金所长的报告基础上,在我们这个白皮书提供基本状况的报告基础上讲一点创新的思维。我的题目是《创新驱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

  首先我们讲到老年产业,首先什么是老年?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老年生活方式,我们将怎么定义老年?我认为有三点:

  第一,制度性老年。也就是说目前退休的人员60岁最多,实际上女士55岁,甚至50岁你就已经退休了。这主要是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我们国家领导人都是60岁以上,但他不算老年,因为制度上他还不是老年。

  第二,生理性老年。也就是从身体上来讲你老了。

  第三,心理性老年。也许你身体上没老年,但是你心理上已经老年了;也许你生理上老年,但是你心理上没有老年。也许制度上你已经老年了。所以这三个概念是不一样的,现在我们所有的统计、分析都基于制度性老年,制度性老年把所有人都划分成一样的,其实不同国家、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老年。

  制度性老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含有社会从业能力,他还是一个生产者,他可以工作。我们到西方很多的国家看,很多的高档餐馆里面的服务员都是老年人,六七十岁有的是。外国高档的西餐厅里面没有女士做服务员的,都是男士,而且有很多年龄很大。还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也是老年人,他制度上是老年,但是他生理、心理上并不是老年,他还可以工作。

  第二类,有自理能力,而且从事家务劳动。这一类中国最多,中国很多的老年人都从事家务劳动,都带孩子或者孙子。现在很多的孩子都送到了国外,老人都跟着去国外带孙子。

  第三类,半自理,他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能够半自理。

  第四类,不自理,就是刚刚讲的失能、半失能的,最低限度可以分成四类。

  每一个国家所谓的老年代际关系和需求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的老年人60岁最高,除了领导人之外60岁就是制度性老年了。60岁在中国我们人均寿命已经接近了80岁了,80岁以上的老年人很多。60岁的老年人还有80岁的上代,就是你老年人还有上一代,这是很普遍的现象,像很多60岁的老年人还要照顾八九十岁的老年人。中国的文化三代之间的关系很密切,跟西方不一样。西方国家差不多孩子到了18岁,你就需要离开家,他们和代际之间的关系很清晰,而中国是不清晰的。也就是说60岁制度性老年他还上有老,下有小,这是我们所讲的不同的老年。

  所以如果从正常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老年人口就是失去劳动能力的人口,其实并不是!老年中间不仅有消费力,现在我们熟悉的养老产业瞄着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其实不仅如此。企业来看这个问题,你如果做养老产业,你千万不能认为老年人仅仅是一个消费者,老年人还有生产力、劳动力、消费力。所以我们说经济为什么能增长呢?为什么能发展?我们搞产业,产业要增长,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增长。增长其实两个最基本的东西,一个是积累,一个是创新。老年人中间,老年人的生产力和劳动力中间有非常高度的知识积累和一定程度的资产积累。在国外很多产业都会研究很多企业家都是制度性老年以后创业,因为他有很多的经验,积累了很多的人脉,他又有了钱,又有很多朋友,一块搞一个什么基金或者企业,找一些年薪经理人,把这个企业搞起来。国外五六十岁创业的老人很多的,他可以创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