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何处“柳暗花明” 自信路在脚下
2016-08-25 13:13:41作者:金碚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世界怀着忧郁和复杂的心情走入2012年,中国抱着对未来的期待迎接2012年。世界指望中国为拯救其危机能助一臂之力,中国却因世界经济不振的拖累而左右为难。


  如果从2008年算起,世界经济已经三年多迷茫于“危机”“衰退”“增长乏力”的阴霾之中,“二次探底”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中国政府连续使用“更困难”“更复杂”“更不确定”等词语来形容这几年的经济形势。这期间,中国经济尽管表现过强劲的“V”字型反弹,但在强力宏观经济政策刺激下通货膨胀魅影显现,不得不从2011年上半年开始实施严厉的抗通胀政策。物价上涨势头是遏制了,但经济增长也出现明显的下行趋势。面对有可能出现的增长率继续下降风险和通货膨胀有可能抬头的压力,宏观政策的运作空间十分有限,试图“精准调控”不如“稳”字当头,以静待动。现在,尽管中国经济增长率仍然在高位区间,但其下行的态势,特别是一些产业明显感受到了利润率下降和亏损风险加大的严峻挑战,加之股票市场的极度缺乏信心和严重低迷,真使人们有一点“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


  中国经济增长的路在何方?有学者认为,由于大多数工业部门的生产规模都已十分庞大,产能过剩现象相当普遍,不仅传统制造业甚至像太阳能光伏这样的新兴产业都出现了严重的价格下跌、出口受阻和亏损严重的现象,加之资源环境的约束,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历史行将结束,必将迈入中低速增长时期。这是否意味着,世界经济的增长不仅失去了美国这一引擎,而且也不可对另一个引擎——中国经济抱太大的期望了?按照这样的估计,中国经济必须另辟中低速增长的蹊径。而整个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必须进入适应中低速经济增长的轨迹。


  问题是,虽然未来继续保持接近10%的年增长率恐怕不太可行,而经济增长率如果真的降低到8%甚至7%以下,尽管这与发达国家相比仍不算低,但对于中国现阶段的经济社会发展是可以接受的吗?中国是一个13亿多人口大国,无论是每年新增劳动人口还是必须从农业劳动中转移到非农产业的劳动人口,都需要有大量的就业岗位。一般认为,只有保持较快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达到年均增长8%左右),才能达到社会可以接受的就业率水平(因此,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将“保八”作为首要的经济政策目标)。实现就业是保障民生的第一要求,为此,经济增长率就是一个绝不可以忽视的目标(当然并不是唯一重要的目标)。由于中国尚处于工业化阶段,要实现8%甚至更高一些的经济增长率,工业增长率就必须达到两位数。那么,中国工业是否还有这样的增长空间?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国经济“柳暗花明”的乐观前景吗?


  首先,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城乡建设任务还非常巨大,中国的基础设施尽管有了迅速的发展,但距离发达国家的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我国广大农村的建设水平和基础设施不仅同发达国家差距很大,而且同国内城市相比也是天壤之别。显然,要完成城乡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工程量,必须以大量的工业品生产和供应为条件。不少人主张,过去我们主要靠工业化拉动经济增长,今后将主要通过城市化来拉动经济增长。其实,城市化过程在产业层面的体现就是工业化,两者是一块硬币的两面。加快城市化必须以加速工业化为基础,对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与工业化相脱离的城市化是不存在的。


  其次,中国要解决所面临的几乎所有重大的经济(包括水利、环境、资源等)、民生(衣、食、住、行、用和健康、文化、休闲、娱乐等)和国防建设等问题,都必须依靠发达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先进的工业技术水平。有人批评工业增长导致了资源枯竭、环境破坏等问题,其实,如果没有工业发展,中国的资源、环境问题将更加严重,而且根本没有解决的条件。只有更发达、更强大的工业体系和更先进的工业技术才能在发展中解决中国面临的严重资源环境问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