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资本为何追捧“产业新城”
2016-08-25 11:32:20作者:金碚 来源:中国经营网

 

县域经济“造血”中国工业化

 

  在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实体经济有三大“造血”机制:工业企业、中心城市和县域经济。过去,人们更多地关注前两者。其实,县域经济可以在农业基础、劳动力供应、土地开发、村镇工业、市场需求等各方面对工业化产生极大的推进作用。目前,相对于创造了巨大财富的企业和长足发展中心城市,我国县域经济总体上相对薄弱,而且各县之间的差距非常大。三者间处于明显的不平衡状态。


  与所有的国家一样,中国工业化也从来都是处于产业结构、技术和体制机制不断转型升级过程中:60年前,开始从农业国向工业国的转型升级,逐步建立起完整的工业经济体系。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加速工业化进程,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由于中国是一个工业技术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工业发展的技术来源主要依靠西方发达工业国的技术扩散和转移,引进和模仿是后发国家缩短与发达工业国技术差距的可行途径之一。当然,引进和模仿也不是简单照搬,其中也必须有消化、吸收、改进,以至为了适应具体国情而进行革新和改造。所以,“模仿式创新”或者“创新型模仿”曾经是许多企业实现技术进步的主要方式之一。采用这样的技术进步路径,并且基于中国资源要素的比较优势,形成了中国工业的较强国际竞争力,让“中国制造”工业品在全球市场所向披靡,中国迅速成为世界工业生产大国。


  经过这样的历程,到了21世纪,中国工业化、城市化、产业化走到了又一个历史关头。过去的成就固然伟大,但“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也日显突出。特别是,由于中国工业技术水平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日趋缩小,使得技术模仿的空间越来越小,发达国家向中国转移技术的限制也越来越强。因此,在新形势下,中国工业再次面临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而且,这次转型升级必须更加依赖自主创新。即使是要模仿、借鉴、引进,也必须以创新为依托和归结,即必须具有独创性和差异化。


       在这样的发展阶段,中国县域经济的发展必须探索新型工业化的道路。

 

产业发展和区域平衡面临新命题

 

  当前,中国总体上已进入工业化中期,工业化必须向深度推进,其主要标志:一是工业生产的进一步高效化、节约化、清洁化、精致化。二是产业发展空间向纵深拓展。目前,中国与发达工业国之间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县域经济,因此,中国经济发展必须进一步向各县域腹部推进。县域经济发展肩负着从根本上改变“发达城市,落后农村”和“高级产业在城市,落后产业到县镇”格局的历史使命。而且,中国经过30多年的发展,在客观上也正在出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均态化趋势。


  中国加入WTO已经整整十年。未来十年,如何拓展县域经济体全新的产业发展空间?这不仅是实现区域平衡发展,而且也是产业发展的重大问题。过去我们主要是依靠发挥比较优势,快速形成具有成本竞争力的产业空间。由于发达国家已经不再适合于处在产业链底端的制造和生产环节,因而这些产业不断转移到中国。现在,这些领域被中国企业大面积占领以后,这类产业的市场空间越来越趋向饱和。

  以前,我们技术比较落后,所以引进外国的技术和管理模式可以使我们有较快的提升,而如今这些方面我们已经接近国际上的先进水平,所以再靠原来那样的方式已经不奏效了。外国更高的技术也不会再轻易转移到中国,因为那是他要存留的“看家本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