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金碚
30年:从“超速”到“稳进”
2016-08-19 13:57:18 来源:中国经营网

  1985年,《中国经营报》开始了其成长史,迄今30年,时间似乎并不长,还远远算不上是具有悠久历史的老报。但这3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变革的“超速”年代:生产超速增长,规模超速扩张,结构超速演进,财富超速积累,社会超速变化,“颠覆式”现象层出不穷。生活在这个年代,年龄相差不足10岁就会有“代沟”。30年前,“中国人”是穷人的代名词;今天,“中国人”几乎成为“有钱人”的代名词。30年前,因囊中羞涩而无力给出国官员配备像样的正装;今天,中国政府成为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人类发展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像这样十几亿人口的巨大经济体在30年时间里就出现如此巨大变化的现象。这如同将百年巨变“压缩”于短短30载。成长于这样的年代,历经30年岁月的《中国经营报》也可以称得上是中国财经报纸中的“老报”了。

  中国经济30年超速增长,产生于对物质财富极度匮乏和可能被“开除球籍”的强烈危机感。根据著名英国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测算,1820年,中国人口占世界36.6%,GDP占世界的32.9%,中国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的人均GDP为90.0(世界平均=100)。1952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下降到仅为4.6%,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的人均GDP仅为23.8。1978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4.9%,而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的人均GDP更下降为22.1 。也就是说,中国人均产出和收入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5左右。可那时,我们居然还说要“解放”世界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其他2/3人口!其实是我们自己生活在贫穷陷阱之中。

  穷则思变,改革开放。极度的物质稀缺(贫穷落后)促使中国社会走向极为亢奋的物质主义时代,极度专注于物质成就,尤其是对GDP的超常渴望和追求。因为稀缺导致对需求物的过高估价,追求稀缺物的心理偏好具有强烈的边际倾向,即高度敏感于其增长速度。所以,30年来,“超速”心态成为普遍的社会心理。而超速的成就标志就是一个“大”字:产量大、企业大、规模大、份额大,成为这个时代“好”的标准:即“大就是好”。

  30年的超速增长,一路飞奔,确实让中国经济规模迅速“大”了起来,GDP总量先后超越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国家,直逼世界第一大国——美国。重回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地位,已经指日可待。但似乎难以理解的是:当取得了巨大的物质成就后,为什么社会却反而产生了诸多“不满”?经济学原理和心理学研究均表明:稀缺而渴望获得的,总是被高度关注;已经大量拥有的,则会适应性贬值。当人们被物质稀缺所“俘获”而极度追求快速致富的时候,总是会忽视其他原本需要关注的许多问题。因此,追求超速致富的代价就是“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的日益突出,进而对增长速度形成制约。

  因此,经历一段超速急进之后迫切需要“转变发展方式”,必须冷却浮躁甚至狂热的强迫心态,缓解急于求成的心理亢奋,需要更加关注生态环境质量、财富分配平等、公共服务共享以及社会公平正义等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的价值目标。于是,整个社会必将转入一个“新常态”。在新常态下,稳中求进是基本的战略心态。

  从人类发展和世界各国经济增长的长程历史看,“超速”是在“追赶”条件下的一种特殊状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可能长期保持超高速增长。尽管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经济追赶阶段尚未完结,所以还能够保持显著快于世界大多数国家的高中速增长速度,但是,由于同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及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逐渐缩小,超速时代的“一次性过程”终将过去。后超速时代的“新常态”现象将普遍显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行委员、工业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营报》社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