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江瀚
死工资为什么成为我们日益贫穷的根源?
2017-06-13 12:27:55作者:江瀚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一直以来,我们在父母的教育一下一步步前进,在学要上最好的学校,工作要找体制内的工作,甚至在我们的父母一辈看来没有公务员、事业编等体制内的工作都不能被称之为有工作,瀚哥经常听到家中的长辈评价人,那个谁谁谁毕业了那么久了还在外面打工,都不知道混在什么地方,还是那个谁当公务员有个稳定的工作好,而往往前者在外企或者私企已经做到了中高层,收入比当公务员的后者高了不知多少倍,然而在很多老一辈人的心中前者依然是一个打工仔。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来讨论一下今天的问题,死工资到底是怎么拖垮我们,让我们日益贫穷的?

一、师兄的“悲催”故事

瀚哥有一个师兄,师兄能力很强,早年从学校硕士毕业之后就南下来到了上海打拼,师兄是个有名的孝子,一直遵守着爸爸妈妈关于要有稳定工作的看法,随着年龄的增长,经验的丰富,师兄已经做到了一家国有央企部门老总的位置,税后年薪三四十万,在上海浦东拥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过着让我们这帮师弟师妹都羡慕的生活。

有一天在上海的几位同门聚餐,大家就开始聊起了自己的生活,在我们这帮小字辈都在抱怨自己在上海工作苦逼的时候,作为我们艳羡对象的大师兄突然发话,他说:你们这帮小子们,我不知道多么羡慕你们啊,我这么些年过的多苦逼,你们知道吗?


死工资为什么成为我们日益贫穷的根源?


师兄可谓是语惊四座,把我们全部听楞了,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师兄继续说起了他的生活,他是瀚哥母校人大九十年代的经济学硕士,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学位背景可谓是无可挑剔的天之骄子,当时为了离家近一些,他离开了母校所在的北京,南下来到了上海工作,进入了一家央企,现在已经快二十年的光景了。

师兄说:你们不知道,上海可谓是机遇之都,这些年我们碰到了经济的腾飞,有多少的朋友,多少的同时辞职不干,开起了自己的公司,就这最近的十年来,已经有不止十几拨朋友觉得师兄能力强,业务出众,希望和他一起合作做一番自己的事业,师兄每次都是犹豫再三,但是想想自己这份人人羡慕的央企工作,还是不舍得放弃,就这么一耽搁就耽搁下来了。


死工资为什么成为我们日益贫穷的根源?


当年去创业的那帮兄弟们,除了少数创业失败又回到体制内的人之外,大多数人都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当时和师兄一起入司的兄弟,现在早就是身家十几亿的富豪了,而师兄则一直守着自己的这份死工资一点点的熬资历。

师兄说:现在怎么看,这份工资都是这么的鸡肋,吃不饱饿不死,每天浑浑噩噩,感觉在上海这个机会之都,我就是一个局外人,这座城市再怎么热闹,对我而言都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而且最近几年,这份死工资让我过的越来越郁闷,越来越窘迫。

师兄说完,瀚哥不禁陷入了沉思,到底固定工资是怎么了?

二、死工资正在将我们拖入贫穷

我们不妨去故纸堆里面看看,著名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先生在其巨著《资本论》里面就在反复讨论工资问题,什么是工资,工资不过是在工业生产条件下,为了维持工人生存和劳动力持续供给的一种手段而已。

由于在工业时代,时代的发展速度是相对稳定的,无论是经济增长水平,还是工业发展水平,还是我们每个人的工资增长水平都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增长过程,我们从大学毕业开始到我们进入职场,我们的收入开始进入一个经济学上的线性增长周期,随着我们个人专业技能和资历的不断提升,我们的收入也会有一个较为稳固的增长过程,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工资增长过程。

然而,这个伴随了我们祖辈,父辈上百年的收入增长过程却在现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正有可能将我们拖入贫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江瀚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从事互联网金融、产业经济研究多年,《理财》杂志、《财新》、《金融界》、《和讯》、《同花顺》、《东方财富网》、领英中国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