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江瀚
北上广那么苦,为什么我们都没走?
2017-06-02 13:35:04作者:江瀚 来源:中国经营网

智联招聘发布了一份有关2017年应届大学毕业生求职情况的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应届毕业生平均签约月薪为4014元,从地域来看,签约在一线城市的应届毕业生占比最高,达到33.5%。这份报告却引出了一个经久不衰的命题,为什么北上广那么难,我们都还没走?

之前瀚哥写过很多关于北上广的话题,网上所谓的逃离北上广之类的东西更是层出不穷,瀚哥曾经专门在今年的元宵节前后写过为什么我们又逃回了北上广。

最近,随着越来越高昂的生活成本,很多人又开始提起了逃离北上广的话题,瀚哥有朋友甚至直接在群里论战,说什么的都有,直到一个朋友问了一句,都说北上广不好,为什么你不走呢?

是啊,瀚哥虽然辛辛苦苦奋斗在上海滩,但是瀚哥也的确没考虑过离开上海。这是为什么呢?

一、为什么要逃离北上广?

逃离北上广这个话题,只要在北上广的街头随便问一个人,相信每个人都能够说出一大堆北上广的不好来,比如说空气质量差,生活成本高,房地产压得喘不过气来,每天在公司的小格子里面苦逼等等。

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建议离开北上广的人往往有着两个相同的理论出发点。

第一点,由著名的经济学大师马尔萨斯先生提出,他认为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扩张,城市出现了各种严重的大城市病,最终城市会被人口所覆灭,自己把自己消灭掉。比如说英国的伦敦出现的城市空心化问题,由于市中心房价高昂,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伦敦,去到了周边的城市,使得伦敦城中心成为了一个空城。

第二点,由著名的财经作家,《世界是平的》的一书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先生提出的,随着互联网将地球变成了一个村子,越来越多的工作不再需要地理位置的相连,只需要有互联网就可以,所以很多人就不需要再集中于某个地方,只要有网络连接就可以实现实时互通了,所以大城市的人口将会流出,大家会愿意定居到环境更好的中小城市去。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国际上的郊区城市化理论在国内可能真不一定适用。

二、中国的北上广为什么走不掉?

之前瀚哥从文化的角度论述过我们为什么不会离开北上广,今天我再从科技发展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吧。我们前面说了要逃走的两个理论,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说说不逃走的两个理由吧。

一是中国大城市的基础设施让你无处可走。大城市之所以是大城市,尤其在中国往往是各种政策和环境的集中地,大城市拥有的医疗环境,教育环境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一个大城市集中了一个区域几乎最好的医疗和教育资源,这种资源是你在小城市完全不具备的,这个时候相信有人会和瀚哥说,现在远程医疗和远程教育那么发达,我为什么一定要在大城市?的确,远程的互联网东西非常发达,但是互联网永远无法解决半公共品的问题,所谓半公共品,就是这些资源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排他性,比如说一个好老师可以针对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但是一个互联网的老师却不一定能做得到。这就是基础设施的排他性,很多问题还不是现阶段的互联网能够解决的。

二是我们每个人的发展前景。的确,对于很多的工作而言,可以通过外包来实现,甚至每个人都能像U盘一样变成即插即用的工具,但是人类的发展还是需要通过交流而实现,这个交流往往不是由电话会议或者视频会议能够解决的,很多人都会发现自己在和朋友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往往会拥有更多的灵感,这就是知识的溢出效应。再加上一个人在企业中发展,大城市往往意味着大平台,越是大的平台越是拥有更多的发展机遇,这就是职业的溢出效应。而大城市就是此类溢出效应的一个合集,你在一个大城市里将会碰到各式各样的人,人与人之间的碰撞才会产生更多的可能性。瀚哥有一个作家朋友,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写作,曾经一度有人建议他去四川青城山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只要有网络就可以隐居下来安心写作了,然而他去了青城山不到三个月就又回到了上海,他和瀚哥说,青城山的确环境优雅,并且交通便捷,互联网极度发达,自己在刚去的那段时间非常的开心,然而好景不长,他发现自己在青城山虽然可以通过互联网和朋友联系,但是却完全找不到在上海的灵感,所以实在忍不住了,必须回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江瀚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从事互联网金融、产业经济研究多年,《理财》杂志、《财新》、《金融界》、《和讯》、《同花顺》、《东方财富网》、领英中国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