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江瀚
年轻人财富的悲哀,进城怎么就这么难?
2017-01-12 11:16:50 来源:中国经营网

早在很多年前,笔者就一直在做一份关于农民工的调研,走访了在珠三角等地几千名的农民工,当时在学术上被称之为外来务工人群的人。多年过去了,这群在官方统计数据中多达2.8亿的人群,现在到底又如何了?笔者准备用上下两篇文章来讲述一个笔者观察的故事,一个进不了的城市,一个回不去的农村。

由外来者构建的中国城市

最近一段时间川普当选了美国的总统,引发了加州的抗议,当别人都在围观这场国际闹剧的时候,笔者却看到了一个数据,加州拥有着全美最多的1050万外来移民,有报道称外来移民正在成为加州经济发展的关键性因素。同样,在中国,外来的人口才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

一是农民工带来的经济腾飞。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究其根源有一个重要因素:人。在《资本论》中伟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就专门论述过只有人(劳动力)才是唯一创造财富的源泉。在改革开放之初一穷二白的时候,中国的广大东南沿海地区,要资本没有资本,有人口也没有人口,但是凭借着最先的投资,将周围的人吸引到城市打工,城市周围的人转移完了,再吸引周围省市,乃至中西部的人口,就是这源源不断的人涌入东南沿海,为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经济学上称之为“第一人口红利”。

中国企业凭借着低价劳动力的优势,将生产的产品成本降至很低,低廉的产品价格形成了国际的竞争优势,乃至奠定了中国制造“世界工厂”的基础。之后,也正是这些被称之为农民工的人,在工业发展的同时,开始了城市建设的步伐,无论是深圳速度,还是浙江奇迹都富含着这些人辛勤的汗水,可以说是他们建设起了真正的城市,他们构成了都市蓝领的主体。

二是大学生带来的城市完善。如果说人数多达2.8亿的农民工是中国制造、城市建设的基础的话,城市的完善则来源于第二类人,他们的名字是:大学生。自从恢复高考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大学生通过高考这座独木桥,从农村考进了城市,从三四线城市考进了一线,相比于人数稀少的本地人口,无论哪个一二线城市都是由大量的非本地人所构成的,而这些拥有着知识,拥有着创造力的大学生们,成为了城市发展的第二道动力,经济学上称之为“第二人口红利”。这些大学生从自己所在的高校毕业之后,通过自己所学的知识,所掌握的技能不断的改造着城市,通过设计、管理不断地推动者城市的发展,他们构成了所谓城市中产的中坚力量,他们是城市政府、事业单位、企业单位等等部门的主要组成人群,他们构成了都市白领的主体。

无论是农民工,还是大学生,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称谓:城市外来者,可以说过去的三十多年正是这些城市外来者一起奠定起了中国各大城市的辉煌。

财富的悲哀:进城太难

在经济学的意义上,一个人要从农村来到城市,或者从三四线城市到一二线城市,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你人过来就行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高铁发达的今天,只要一张高铁票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实现这个目标。然而,真正的进城意味着你在地理上由农村到了城市,从不发达地区到了发达地区,但你还要在这里留下来,在这里生活下去,成为这里的常住人口,甚至成为这里的固定居民,只有这样的才能真正称之为进城了。

从前,对于老一辈人来说,进城相对而言并不困难,只要你能在城市找到一份工作,能够养活自己,能够有地方住,那么等过几年之后也就实现了进城了。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当前的年轻人而言,进城变得非常艰难。在这里强调一下,笔者并不是故意以财富来推崇拜金主义,而是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角度来考量,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只有拥有了一定的财富水平,才能够实现自我的生存与发展,即“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意思。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江瀚

战略研究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烽火台资本特约经济学家、金融研究员,《理财》杂志、《亚太日报》、《财新》、《金融界》、《和讯》、领英中国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多家985、211高校MBA特约讲师,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