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江瀚
一代鬼雄牟其中,生错时代的创梦家,他的东山在哪里?
2016-09-29 10:07:1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说到牟其中,相信很多年轻的朋友可能并不了解,这个曾经的中国首富,当年人们对他的狂热程度不亚于今天人们对马云、马化腾的崇敬,他在90年代引起的南德疯狂,可以说一点不亚于今天雷军的任何一场发布会,但是他与马云、马化腾、雷军不同的是,他三次身陷囹圄,身上除了曾经首富的光环之外,还有着首骗的高帽,作为一个悲情的英雄,一个曾经的创梦者,当他再次出狱的时候,笔者不禁想写一写这个曾经的风云人物。

  鉴于牟其中的事迹前有著名经济评论家吴晓波先生的《激荡三十年》,后有各家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笔者在此不想过多赘述,只想从我的视角看看这个曾经的悲情英雄。



  一、从工人经济学家到中国创梦家。

  说到牟其中,笔者最早听到他的故事并不是源于企业,而是源于经济学。曾几何时,牟其中一个多次落第的农民子弟,一个重庆玻璃厂的工人,却在没有经过任何系统经济学训练的基础上,通过自己阅读马列专著,研读政治经济学原著,竟然成为了一个从重庆玻璃厂走出来的经济学家,并且在十年动荡的文革中就崭露了自己的头角。1974年在四人帮最为猖獗的时候,在全国一片万马齐喑的岁月,牟其中却开始了自己的经济学学者生涯,并与著名中国经济学家杨小凯先生一起在文化大革命的环境中写下了《中国向何处去?》万言政治经济学雄文,其中提出的“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生产体系”的观点可谓是继孙冶方之后的又一市场经济论断。

  当然,在那个时代提市场经济必然面临着牢狱之灾,被四人帮内定判处死刑的牟其中,在监牢中苦苦支撑了四年才得到释放,第一次的牢狱生涯对于牟其中而言,是一种苦难的磨练,正如著名经济学家李嘉图、凯恩斯一样,出狱的牟其中就将自己的经济理论付诸实践,借助改革开放的春风开始用经济实践替代其经济理论的研究。最早牟其中通过创办重庆万县中德商店的形式,开始实践自己的商品经济理论,率先提出了”销售包换“,开创性的采用了“跨地区代销”模式,这些我们现在看来习以为常的东西,在当年都是不可思议的创举。牟其中更是通过在重庆进购铜制时钟,在上海销售等方式赚到了大量的财富。虽然,后来因为发展的过于激进,牟其中因“投机倒把”罪再次入狱,但是他的这种模式却是现代物流与电商的贸易雏形。



  “二进宫”的牟其中凭借其深厚的经济学实力,在狱中写下了《从中德商店的取缔看万县市改革的阻力》等制度经济学、产业经济学文章,这些文章到了成都进了北京,甚至传言进了中南海,牟其中也因此被释放。如果说中德商店仅仅是一次小试牛刀的话,第二次被释放的牟其中开始了自己的经济学理念在中国经济的大规模试验,这个领域就是国际贸易,他进口过白糖,出口过海蜇皮,引进过电冰箱,但是这些都是一些小实验。

  真正的大实验是其听说濒临解体的前苏联准备转让一批图154客机的事情,并且通过自己庞大的西南人脉得知了四川航空需要客机的信息,牟其中开始了从中牵线搭桥的工作,但是当时的牟其中并没有那么多现金,于是他竟然采用以货易货的形式,通过从山东、河北、河南、重庆、四川等七个省组织了500车皮商品换到了苏联4架图154客机,而几乎空手套白狼的牟其中仅此一项就赚到了将近一个亿的利润。那个时候的牟其中可谓就是“中国梦”的真正代表。



  之后牟其中又做了多项惊天动地的大事,包括在俄罗斯发射两颗卫星,设计制造10-100亿次计算速度的CPU芯片,率先提出旅游开发建设小三峡、满洲里、陕北,甚至提出了将喜马拉雅山炸个洞引进热带季风改造青藏高原的想法。这些事虽然每个都可谓是大事件,但是牟其中却失去了真正一个创业家那个时代的必要基础——稳扎稳打,他以贸易起家,却忘了贸易的基础是实业,他一直用自己飞机买卖的成功经历试图去复制自己的神话,但是当他从创业家变成一个创梦家的时候,其空中楼阁的问题却不免出现了,每一个项目都是恢弘远大,但是当时他的南德集团却并没有这个实力,一味贪大求全最终牟其中落到一个信用证诈骗,“三进宫”的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江瀚

战略研究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烽火台资本经济观察员,《理财》杂志、《亚太日报》、《财新》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多家985、211高校MBA特约讲师,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