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江瀚
为什么月薪上万,你还是被北京折叠的那群人?
2016-09-19 10:29:51 来源:中国经营网

  周星驰说: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相信多少刚刚工作的职场新人们,在进入职场的那一刻都会有一个现实的理想,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自立自强,很多人都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一定能够在这个城市立足下来,但是立足是立足了,但是你真的避免了生活的苟且吗?


ddc000271289819ba7d


  从国际大奖看工薪族的收入陷阱?

  自去年中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凭借史诗级巨作《三体》摘得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之后,今年又一位中国作家再次取得雨果奖桂冠,而这个人就是郝景芳,一个中国的80后科幻小说作家,凭借自己的大作《北京折叠》摘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早在郝景芳获奖之前,笔者就曾不止一次读过《北京折叠》一文,全文的设定背景其实都算不上标新立异,但是却叙述了一个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时间飞逝,一百年后的中国,在22世纪阳光的照耀下,我们的首都北京被折叠进了三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在第一空间里,居住着最为富有、最有权力的一群人,他们是社会的精英和顶层,生活时间是从清晨六点到次日的清晨六点。当属于第一空间的24小时结束之后,第一空间进入了休眠阶段,大地开始翻转,翻转之后出现了第二空间和第三空间。第二空间居住着工薪族,第三空间则居住着穷人。三个空间的人按照严格的比例分配,使用者世界的48个小时,并且通过大地的翻转,以48小时为一个周期周而复始的运转下去。


ddd00030e7baa56fa72


  单纯从科幻小说来说,《北京折叠》在写作的深度和广度来说比起他之前的《三体》还有差距,更没有宇宙社会学这种深刻的哲学命题,但是《北京折叠》对我们每个工薪族而言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现实意义。

  在现实的社会里,我们虽然没有泾渭分明的三个空间,却的确有着不同的社会分工,富人和穷人的界限还是较为明显的,只是这种界限并不是固定的,普通人可以向上发展,同样也会向下跌落。

  在当下的中国,工薪族正在陷入一种收入的陷阱,我的很多朋友在和我说,我的月收入上万甚至家庭月收入都有两三万,但是我却依然过得很苦,依然过得很焦虑。其实这种心态的集中体现,笔者认为这就是当下工薪族的收入陷阱。所谓收入陷阱:就是在经济不景气或相对L增长的情况下,加薪的预期被不断降低,不少同行业或相似行业都出现了降薪潮,因此现阶段的收入开始变得没有安全感,再加上社会保障的相对不够健全,人的压力和焦虑开始不断上升,甚至开始有了不好的暗示。


ddc00027170439d61db


  收入陷阱如何产生作用?

  看完《北京折叠》之后相信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够进入第一空间,而不希望自己进入第三空间。但是现在面临收入陷阱的人们,却有一种潜在的危机,这个危机就是自己将会不断下滑的风险。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向好,尤其是进入21世纪之后,最近的十几年来,大多数的行业都是处于一个较为平稳的上升期的,经济发展比较向好,收入水平稳步提高已经成为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常态了。很多人的消费计划甚至是按照自己收入的增长水平所制定的,甚至有不少人透支了自己未来的收入。

  在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棘轮效应”:所谓“棘轮效应”就是当一个人形成现有的消费水平之后,向上增加非常容易,向下调整却非常困难。这就如同中国的老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是一样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L型增长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即使是以躺着赚钱闻名于世的银行业都在不久前爆出了大规模裁员降薪的新闻,当各个行业不景气形成常态的时候,大部分人的焦虑也就因此产生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江瀚

战略研究员,从事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经济研究多年,兼任烽火台资本经济观察员,《理财》杂志、《亚太日报》、《财新》专栏作家,《中欧商业评论》评审专家,多家985、211高校MBA特约讲师,中信、华章等出版集团特约书评专家,中国经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十余家财经(新)媒体特约评论员与撰稿人,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