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代工厂回到代工厂 HTC跌落凡间
2017-09-26 10:49:03 来源:证券时报 评论:

硬件试错成本高昂

外面的世界早已风云变幻时过境迁,有些企业还活在静止的历史里不肯醒来。有这样境遇的还有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等等。但是相比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系统方向上押注失误以致尾大不掉,在安卓时代拥有美妙开局的HTC,一把好牌也打成输家,不禁让人唏嘘。

从近年失败的大厂看,有一个规律就是硬件厂商居多,软件公司春风得意少有失蹄,即便是错过了移动时代的微软,市值也在连续创新高。这与硬件公司高昂的试错成本密不可分,三星S7爆炸事件估算损失了近170亿美元,如果放在苹果和三星之外任何一家硬件企业,可能都是灭顶之灾。一款手机产品从立项到销售跨度可能在一年以上,HTC、黑莓连续几款产品失败,投入成本巨大,以致难以回头。

此外,纯硬件产品的溢价在降低,互联网时代用户流量成为重要价值判断标准,而用户和流量多被软件企业掌握,硬件公司“做嫁衣裳”。因为iOS系统的互联网属性,苹果成为唯一通过封闭系统平台掌握用户的手机公司,这也给苹果带来了更高的收入和谈判权利。反观诺基亚、HTC乃至今天的华为,投入巨大研发费用之后,对用户掌控能力极弱,甚至于“零交互”,对软件平台谈判权利弱势。

很多硬件企业似乎看到了这一点,开始重视对用户的接触。根据华为应用市场2016年度数据,当年用户累计达到6亿人,应用下载量达到450亿次,全年累计分发应用450亿。对巨大流量的开发,有望带来更高的附加值。

谷歌的野心

手机相对PC,是演进的新一代计算平台,下一个计算平台是什么呢?此前大多企业认为是VR,但现在包括苹果、谷歌、华为都在聚焦人工智能。挽救HTC的谷歌是人工智能时代弄潮儿,无论是大数据分析还是人工智能算法都走在全球前列。谷歌旗下开放的安卓系统已是移动端最大操作系统。在今年3月初,安卓正式超越微软Windows,成为用户最活跃的操作系统。

但相比Windows和iOS系统为微软和苹果带来的巨额收入,开放式的安卓并没有给谷歌带来直接收入,谷歌也试图在移动操作平台上有所斩获,去年曾几次传出谷歌欲重返中国市场,要求与中国手机企业就应用分成。

得益于对封闭系统的掌控力,苹果公司还有重要的“苹果税”收入,所有厂商通过iOS软件实现的内部消费和购买,都必须给苹果公司提供三成的收入分成。上半年,苹果收入分成高达50亿美元,成为苹果最重要的服务收入来源之一。如果谷歌能够在安卓系统取得分成,其地位可比微软。

从对Google Glass、VR眼镜、AlphaGo(阿尔法狗)、Google Home智能音箱的投入上看,谷歌是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长远且愿意不断试错的科技公司,但在手机外的移动终端所做研发并没有取得可喜的成绩,无论是眼镜还是音响,都没有显示出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的实力。除了下棋,“阿尔法狗”毫无用武之地。收购HTC,谷歌或许将手机作为人工智能下一个重要平台。

Pixel也是首款搭载谷歌助理(Google Assistant)的手机,意味着谷歌将人工智能优势实现在终端上。此外,Pixel还是首款支持谷歌Daydream计划的智能手机。Daydream是谷歌打造的VR标准平台,可以理解为VR里的安卓。可见,谷歌对新一代智能手机寄予厚望。

在此次对HTC的收购中,谷歌并没有把HTC手机业务、VR全部囊括其中,而是仅收编了原参与打造Pixel手机的HTC团队成员及相关员工。Pixel是谷歌去年10月5日正式推出的系列手机,与Nexus系列手机利用代工模式,硬件生产能力全部交由硬件制造商处理的方式不同,谷歌加大了对Pixel手机的掌控,除了硬件代工由HTC完成,谷歌掌控了软、硬件融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