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CEO梁军:我们现在就是缺钱
2017-09-20 11:08:36 来源:新京报 评论:

见梁军时,要先从乐视大厦一层讨债者搭建的帐篷间隙中穿过。这样的场景,是乐视网现任CEO梁军每天都要应对的。

“贾跃亭还钱,乐视还钱”,每到下班时间,扩音喇叭高分贝讨债声会持续近一个小时。前台女孩在高分贝的噪音中办公自如,而讨债者呼唤的贾跃亭,昔日会到乐视大厦16层办公,而如今,已经出国70多天未归。

梁军办公室在乐视大厦15层,上周才刚刚搬到新办公室,除了两张桌子之外并无太多装潢。“我现在先不关心形象怎么样,我要把业务做好”。

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网CEO之职的梁军,已正式上任近四个月,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一直在做的是将乐视网与贾跃亭切割,将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切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前,梁军连续十几天密集出差,拜见各地乐视致新的供应商,重建信任。

除了“切割”,梁军还要带领新乐视前进。梁军感叹,原来没钱了贾总想办法,今天我们自己不仅要做业务,还要考虑资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缺钱一直是乐视要面临的难题。乐视网CEO梁军在9月13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对此并不避讳。而值得回味的是,1月15日,孙宏斌战略投资乐视时曾称,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而缺钱好办,其要一次解决乐视非汽车业务缺钱问题。

加入乐视五年遭遇巨变

面对如今乐视的局面,梁军称,“我要尽我所有的力量。要么心态好,要么吃安眠药睡觉”

“下周回国贾跃亭”,这是社交网站上对贾跃亭的调侃。贾跃亭赴美至今,70多天过去。这给继任者梁军留下了烂摊子。在在接受记者专访前,梁军已连续十几天密集出差,在全国各地拜访电视供应商,来尽可能消除外界对乐视的不信任。

面对过往,面对错综复杂的“切割”工作,梁军挺了挺背说,“我要尽我所有的力量。要么心态好,要么吃安眠药睡觉。”旁边的乐视一位高管打趣说,从贾跃亭2014年出走香港,到如今远走美国,在乐视工作的几年就像几辈子。梁军一笑说,没有那么夸张,乐视五年等于联想10年。

在2012年加入乐视前,梁军曾在联想集团任职17年。而加入乐视是他第一次跳槽。

梁军曾介绍称,他研究生毕业进入联想,见证了PC从1995年到2000年最辉煌的那段过程,后来负责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联想的服务器业务实际上是我建起来的,做了大概七八年服务器业务。在联想内部,我2007年跳到手机业务,做了几年下来,虽然它是在移动互联网,但依然还是围绕硬件。”

“我是一个属于在公司里比较另类的,我非常渴望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了解了解互联网公司到底是怎么干的。”梁军介绍。2012年他在贾跃亭感召下加入乐视,这是他第一次跳槽。对此,梁军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内心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在贾跃亭此前搭建的乐视七大子生态中,梁军占据一席,做超级电视业务。在超级电视上,乐视彻底放弃跟随别人的玩法,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制定新的规则、玩法。硬件免费是乐视系产品的一贯思路。

而乐视致新(主营超级电视)也是乐视系中较为优质的资产,梁军也从七个子生态的负责人中脱颖而出。

一位在梁军身边工作的人称,梁军稳重,成熟,根据公开资料,梁军出生于1970年,孙宏斌出生于1963年,“他和孙宏斌、张昭之间其实也是成年男人的沟通方式,都相信要做好自己,而不是粉饰数据,他们那个那代的人在很多价值观上有共鸣”。

与贾跃亭70多天隔空交流,算“旧账”

梁军称,贾跃亭正在找合适的资产偿还上市公司

虽然已70多天未归,乐视网的38亿应收账款又让贾跃亭成为不在场的“要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乐视网CEO梁军:我们现在就是缺钱

见梁军时,要先从乐视大厦一层讨债者搭建的帐篷间隙中穿过。这样的场景,是乐视网现任CEO梁军每天都要应对的。“贾跃亭还钱,..[详情]

iPhone 8和Note 8预售不理想 原因何在?

​论全球出货量,三星和苹果是“排头兵”。那么今年苹果和三星旗下两大旗舰的预约状况如何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