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盛世危局:掌门陨落楚歌四起 战略性决策受影响
2017-08-31 14:34:3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面对法官,李在镕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在韩国检方提出量刑有期徒刑12年时,一向表现沉稳的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哽咽了,表示“如果无法解决眼前的不信任与误解,那么我作为三星的掌门人也没有任何意义”。

此后的8月25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三星掌门人李在镕贿赂案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五年,除了没有采纳李在镕在与朴槿惠的会面中寻求过帮助,并在行贿的规模上有所调整之外,基本认定了检方的所有指控:行贿、贪污、向海外转移资产、隐瞒犯罪所得、向国会作伪证。

与此同时,舆论对于三星集团的关注也在不断提升,作为韩国乃至全球大型科技企业,“后李在镕时代”的三星将何去何从,也成为许多人关注的焦点。

韩国财阀的“3·5法则”

韩国法律界人士金成模(音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李在镕的五项罪名中,行贿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行贿罪的认定与否,直接决定了其他罪名的成立与否,“毕竟,无论是转移资产还是隐瞒所得,都需要首先由受贿的事实来支撑。”

“在本案中,最直接的争议点在于:李在镕是否为了获利的目的提供贿赂,以及送给崔顺实的贿赂是否到了朴槿惠手中,一审的判决文件中,就有13页专门谈及这个部分;而法院则是将这两点检方指控全部给予认可,并在判决文件上特别注明:从此前的证言及证据来看,朴槿惠及崔顺实之间存在牢固的‘经济共同体’毋庸置疑。”金成模说。

金成模还告诉记者,针对三星集团内部正在进行的股权结构改革,一审认定其目的为“有助于李在镕获得以三星电子为首的集团及其子公司的掌控力”。

因此,在金成模看来,本次判决基本认定了李在镕贿赂的事实,并确定了本案“政治权力及经济权力的不道德勾结”的性质,“可以说,对于检方来讲,虽然在一些细节上有所遗憾,不过总体来看,一审审判是检方的判定胜。”

不过,在另一位长期从事财阀研究的韩国金融界人士朱镇亨(音译)看来,“这场审判的实质,仍然体现的是韩国财阀和司法权力之间的勾结”。

此前朱镇亨担任韩国某证券公司代表时,曾出面反对三星物产及第一毛织之间的合并案,而该合并案被称为“李在镕继承三星帝国的最重要一环”。

朱镇亨认为,该合并案“通过低估三星物产价值,以刻意损害其他股东的利益的方式谋取私利”。

“在李在镕继承权力的过程中,三星物产及第一毛织的合并案中,韩国国民年金(记者注:国家养老金基金)最终投出的赞成票,可以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而对于检方认定的李在镕曾以贿赂换取政府对于继承的支持的主张,一审法院却给出了‘虽然李在镕贿赂了朴槿惠、崔顺实势力,但目的上无法认定为私利’的判断,这也大大影响了判决结果。”朱镇亨指出。

朱镇亨认为:“在众所周知三星集团的实际掌门人为李健熙家族的情况下,可以说法院作出的如上判决违背常理,独具‘创意性’,一方面法院在判决文件中提及‘不当勾结’,这个判决也在侧面表示出经济权力和司法权力之间的不当勾结”。

另外,朱镇亨还提及在韩国坊间广为流传的“3·5法则”,借此表示韩国民众对于财阀屡次躲避刑罚的不满:即一般情况下,牵涉大型财阀的贿赂案,一审一般会判决有期徒刑五年,此后在二审、三审再以各种理由降低刑期至三年以下,最终以“缓刑”结尾。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审判决出炉以后,三星方和检方几乎同时表示对判决的不满,并先后提起上诉。

在审判结束后,三星方律师向包括第一财经记者在内的记者发送消息称,“我方坚定认为所有的被告人全部无罪,因此无法认可法院所作的判决”,并表示将立刻上诉,全力准备二审审判;而检方也通过正式材料,表示认为法院的判决过轻,“不符合法律及常规”,因此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三星盛世危局:掌门陨落楚歌四起 战略性决策受影响

在韩国检方提出量刑有期徒刑12年时,一向表现沉稳的三星掌门人李在镕哽咽了,表示“如果无法解决眼前的不信任与误解,那么我作..[详情]

康佳转型让人担心:如不尽快形成造血功能会坐吃山空

真担心康佳会走向乐视风或早年国美风,我希望,即便有所变化,尽量成为联想控股风吧,那样或许能让人淡定一些。[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