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负债193亿团队四散 贾跃亭无法"复制"史玉柱
2017-08-29 16:21:10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

贾跃亭不是史玉柱

外界有一种声音称,贾跃亭不会回来了……自从贾跃亭与乐视划清“界限”并远赴美国造车后,乐视的公司管理组织架构体系便处于动摇的状态。在乐视危机爆发后,大批高管纷纷选择离开。不久前,一位曾任乐视网中层管理人则在微信上写到“离开也是一种守护”。

而不久前,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和乐视控股CFO吴辉相继被证实离职,前者在乐视曾主导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品牌Vizio交易,后者则是易到14亿贷款案的操盘者。被视为贾跃亭“战友”的阿木同样被传出离职的消息,阿木曾是贾跃亭的左膀右臂。阿木是维吾尔族,本名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乐视内部都称他为“阿木”。阿木是个“80后”,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2015年初,阿木加盟乐视,出任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全面负责乐视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及战略运营管理等工作,由此成为乐视最年轻的高管。随着贾跃亭的离去,阿木也逐渐远离核心管理层。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乐视高层尤其是昔日贾跃亭战队的核心人物开始出走,一定程度上应该与贾跃亭的迟迟不归有关联。毕竟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还是一个灵魂人物,当乐视最困难的时候他没有与大家在一起,肯定会给其他高管带来不小的压力。

如今的乐视系颇与当年的巨人集团相似,不恰当的决策思路似乎是失败的根源。彼时,当巨人集团因过亿的债务而“倒下”时,在史玉柱最艰难的时期,巨人集团近100多人的管理团队都选择和史玉柱在一起。多年前,史玉柱曾在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说:“在那段时间里,所有的人大半年都没有拿工资,后来才给他们补发,而现在这些人都在集团担任重要职位。”同样是遭遇滑铁卢,但贾跃亭与史玉柱的团队所做出的选择似乎应该值得贾跃亭深思……

不久前,孙宏斌和乐视高管层召开第一次闭门会议,会上确定了下一个阶段的发展策略:公司业务重心将聚焦于大屏生态,分众自制、内容开放,继续推进Open Eco战略。乐视网CEO梁军曾表示,乐视网的新战略是从广泛的涉猎转为深度的聚焦,曾经的乐视七大生态遍地开花,像八爪鱼,触角伸到四面八方。而史玉柱曾对记者表示,多元化经营没有几个可以成功的,相反的就是那些搞专业化经营的企业都活得很好,从前珠海的巨人集团就是典型多元化的失败案例,最后的下场便是一塌糊涂。

贾跃亭与史玉柱身上似乎都带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而这样的色彩则或多或少带有“赌博”的方式来掌控企业的命运的。彼时,史玉柱认为任何一个企业的任何一个投资行为都是在赌博,因为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有规律性。现在的投资胆子比以前的要小得多,过去投资是过于冒进,现在则是过于谨慎。彼时,在成功复活巨人集团后,史玉柱还清了此前欠下的2个亿的债务,而且除了还债的资金之外。史玉柱曾对记者表示,毕竟那是自己过去的一大败笔,既然自己有了钱,就该把钱还给老百姓,否则会一直心有不安的。

如今的贾跃亭正在遭遇来自四面八方的讨债者,但这似乎并未能影响贾跃亭身居美国高调造车的心情,而在最艰难的时期,贾跃亭并未选择和同伴们站在一起。而反观史玉柱,在最艰难时期,史玉柱选择僻静的大山中反思过错,几乎每天都要与团队进行长时间的闭门会议。不知贾跃亭能否像史玉柱一样彻底解决债务问题,但自少在精神领袖层面上对比,贾跃亭无法“复制”史玉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