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尼康:巨人迟暮?
2017-08-26 09:45:56作者:陈佳岚,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本报记者 陈佳岚 吴可仲

叱咤百年,尼康这个影像巨头似乎正陷入困顿。
   在鼎盛时期,尼康一年的影像业务收入曾高达7512亿日元(记者注:约450.72亿元人民币,按1日元=0.06元人民币折算)。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数码时代渐行渐远,消费级数码相机市场率先受到波及,尼康亦难独善其身。2017财年第三季度,尼康净利润亏损8.31亿日元,而上年同期盈利还高达187.1亿日元。
   许瀚文曾是深圳的一位尼康经销商,其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2014年底深圳华强北尼康高端店还能保持10多家,现在只有4家了。
   事实上,除了智能手机的冲击外,自身相机的品质问题频出也不断袭扰尼康。其中,2014年央视“3·15”晚会就曾曝光尼康D600相机存在质量问题,称该款相机的照相出现黑色斑点。近日,尼康百岁诞辰刚过,其部分 100周年纪念型号相机却因品控问题而被暂停出货。
   如今,历经了市场份额被侵蚀、品控问题频出、业绩亏损难止等一系列重挫之后,尼康走到了转型的十字路口,开始向医疗等健康领域及其他新业务拓展,以图重塑辉煌。
军工起家的光学巨子
   在专业相机市场,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两个品牌当属尼康和佳能。相比于佳能,尼康的产品线更长且要复杂得多。
   摄影诞生不到两百年,而成立于1917 年的尼康便走过了百年光景。在过往的岁月中,尼康经历过打击,也拥有过辉煌。
   尼康,最早名为“日本光学工业株式会社”,最初只是为了满足日本军方对于光学产品的需求,主要以望远镜、显微镜和光学测量仪器生产为主。二战时期,尼康成为日本政府最大的光学军械供应商,规模达到全盛时期,拥有20多家工厂。然而,二战也给日本光学带来了打击,1945年,日本广岛和长崎被美国投掷原子弹。战后的尼康被重组,只保留了一家工厂和约1400名员工,开始生产民用设备。
   一直以来,生产摄影镜头就是尼康的老本行。日本光学工业株式会社在创业初期就聘请了数位德国专家作为技术指导,1927年尼康第一枚第三方制作的相机镜头被设计出来,从研究光学玻璃和生产望远镜开始,到旁轴相机期间,尼康一直以德国卡尔·蔡司股份公司(Carl Zeiss AG)生产的镜头为“教科书”,直至1959年年底,尼康推出了第一款变焦镜头,开创了属于尼康自己的风格。
   后来,数码时代悄然而至。特别是在2010年下半年至2013年,随着卡片机和入门级单反的流行,整个相机市场迎来最辉煌时期,尼康也凭借消费相机而快速崛起,成为大众所熟知的影像巨头。
   但此后,尼康业绩连续下滑。公开数据显示,2014~2016财年,尼康影像业务销售额分别为6854亿日元、5860亿日元和5204亿日元,营业利润分别为642亿日元、566亿日元和457亿日元。尼康公布的2017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亏损8.31亿日元,而上年同期盈利还高达187.1亿日元。
智能手机的冲击
   记者梳理发现,近十年间,尼康的影像业务于2013年达到顶峰。当年,尼康总营收额达10104亿日元,其中,影像业务实现销售额7512亿日元,占总销售额的七成以上,几乎相当于2010年尼康全年7855亿日元的销售额。
   山西太原市的尼康经销商王斌告诉记者,2013年,当时最火爆的时候,不管单反相机还是卡片相机,每天店里能卖出10台左右尼康相机,遇上节假日促销时候能够卖出30多台,“店里每月批发300多万元的货,分销商和散户都是排着队在等,最长的时候有个客户等了两个月。”
   此后,盛极之下,在智能手机市场崛起的冲击下,数码相机辉煌时代一去不复返,尼康的相机业务营收开始逐年下滑,三年间,其影像事业部销售额减少了30.7%。
   2017年2月,据日本《东方新报》报道,日本著名的相机写真连锁店铺“照相机的北村”,关闭了129家分店,占全部连锁店的一成,相机店接二连三地消失,最终波及到相机企业。 同样的情景也发生在北京的中关村及深圳的华强北、上海等地。北京中关村曾是国内最大的消费电子集散中心之一,8月23日,记者走访了北京中关村科贸电子城,看到此前一、二楼的一些相机店已关门或被清空。
   一位尼康渠道商的员工向记者介绍,由于电子商务的普及,部分线下商户很难挣到钱,许多相机卖场渠道转向网络渠道,“随着整体相机市场销量的下滑,转型不成功的相机店面被洗牌出市场。” 王斌也向记者介绍,相机市场最好时,整个太原有大大小小100多家尼康店,现在店面数量缩水了70%。
   业内普遍认为,智能手机的崛起首先冲击的是数码相机市场,间接提高单反相机的销量,但王斌及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却认为,各大智能手机厂商针对拍照功能不断推出的新品终将让单反市场越来越小。“现在连专业的摄影师拿手机拍照的频率都比单反多了,未来能留下来的只能是更专业的单反市场”。王斌预测,单反市场还将回到20世纪90年代,成为一个少数人拥有的市场。
困境下的转型
尼康遭遇的困境还远不止这些。
   8月23日,距离尼康百年诞辰刚过不到1个月,尼康映像仪器销售(中国)有限公司就发布公告称,尼康100周年纪念版照相机和镜头随附的金属箱上的印刷徽标可能会脱落。将暂停这些产品的出货,预计今年10月份恢复出货。
   对此,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尼康中国客服,对方告知:“主要是因为金属上丝网印刷的标志在与胶带接触时会出现脱落的现象,在8月31日之前,尼康仍可以接受客户订单,具体拿货时间到时会在官网上进行通知。”
   在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宁思潇潇看来,尼康曾经历了“四大劫”,2011年,日本“3·11”地震让尼康仙台工厂受损严重;同年9月,泰国发生50年一遇特大洪水,尼康泰国工厂遭受损失;2014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尼康D600相机“黑斑门”,直指其相机存在质量问题。后来,尼康数码单反相机D750也被曝出质量隐患,尼康三次追加了D750在拍摄图像可能出现暗角现象的产品序列范围时间;2016年,日本熊本地震,尼康的零件供应商受到影响,尼康单反DL也因此推迟出货,后因市场需求冲击以及生产研发成本的考虑直接被终止发售。
   实际上,被外界熟知的相机业务只是尼康旗下产业之一,在半导体、显微成像仪器、医疗诊断映像设备等领域,尼康皆有成就。目前,生产相机的影像事业部和制造半导体光刻机的精机事业部已成为尼康最大的两块业务。
   早期的半导体光刻机业务市场一直由尼康、佳能,以及荷兰的ASML公司瓜分,尼康处于领先地位。如今,尼康在该业务领域的市场份额慢慢被ASML公司侵蚀。据统计,2016年,浸润式的曝光机设备中,ASML卖了71台,尼康只卖了6台。
   上海华力微电子公司一位工程师向本报记者表示,近几年,尼康的芯片光刻机在市场上便宜,研发能力跟不上,正逐渐衰落。
   面对相机市场及专业半导体领域的双面困境,如今的尼康正处于转型关键期,着力平衡新老业务。
   尼康和佳能等众多日本相机制造企业一样,均选择向医疗成像技术等方向拓展。2015年,尼康收购英国视网膜成像诊断仪器生产商Optos,开发高精度诊断设备。2017年5月,尼康公布重组方案,原社长木村真琴宣布辞职,牛田一雄升任社长,同时其他几名董事、高级人员也将替换。尼康决定关闭核心技术部门,建立专注于研发的部门,整合医疗业务开发部门和显微镜解决方案业务部门,持续加大在医疗行业的投入。
   此外,尼康还尝试进入全景VR领域并推出全景相机KeyMission 360。然而,从中国市场看,尼康的360度运动全景相机并未给消费市场带来多大冲击,很多渠道商甚至不知道尼康还出了该款相机。
   “和佳能、索尼等日系企业比较,尼康产品线较单一,相机业务占整个公司营收比例过高,也导致其转型较难。”产业专家梁振鹏向记者表示,相机厂商在面对困境时,朝多元化方向发展是明智之举。但商用领域转型也很激烈,尼康转向医疗等商用市场能否取得好的效果,取决于这些产品本身的竞争力、产品定位、营销力度以及市场需求。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