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亏损、大幅裁员 乐视阴影下的酷派还有未来吗?
2017-06-15 12:24:59 来源:新浪科技 评论:

玫娟(化名)怎么也没想到临近毕业的5月会成为自己的噩梦。

玫娟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应届硕士生,早在去年10月就签下了酷派的市场营销岗位。而当时,四个月前以生态玩法风靡互联网的乐视刚刚以10.47亿港元增持酷派成为第一大股东;两个月前,曾带领华为旗下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走向巅峰的刘江峰被任命为酷派集团CEO。

当时的酷派,焕发着生态梦想的力量,也让包括玫娟在内的300名酷派校招生充满了期待。而这些期待都在5月15日成为泡影,玫娟突然发现所在的酷派2017应届生官方微信群被解散,随后不断有应届生接到酷派HR打来的解约电话,“酷派真是一夜坍塌,现在公司业绩一落千丈,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酷派HR在向应届生解释解约原因时说道。

这些应届生们从起初惊慌无措到后来演变成愤怒,他们新建了个交流群,甚至准备咨询律师维权。“酷派方面还算良心,根据三方协议赔偿了3000-4000元不等,并且帮忙向其它公司推荐被解约学生的简历”,玫娟说,不过酷派方面推荐的工作岗位和地点并不十分对她的胃口,最终她还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新的工作。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玫娟那样幸运,根据她提供的一组被解约学生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8日,300人中仍有14%左右还未找到新的工作,而找到新工作的学生中超过60%认为待遇比原先酷派的有所降低。

玫娟还告诉新浪科技,在解约事件基本平息后,和他们联系的一名酷派HR最终选择了离职。

业绩风暴

其实解约应届生事件只是酷派面临“生死存亡境地”的冰山一角。

5月31日,酷派公布了延迟数次的2016年财报。2016年酷派营收约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亿港元,而2015年盈利23.25亿港元。这也是酷派近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实际上,早在2016年11月18日,酷派就发布盈利预警,预计2016年年度业绩将录得约30亿港元的亏损。而此次公布的42.1亿港元的亏损要远远超过此前预期。

对于2016年亏损的原因,酷派当时称,比对2015年同期,截至2016年10月31日止10个月销售减少约43%。销售减少主要由于本地智能手机市场衰退及竞争激烈,及酷派仅于2016年下半年推出一款新智能手机产品,且一直专注于清理库存。酷派表示,已经不断通过业务重组及公开零售渠道发展调整业务策略,然而,这些措施显着改善销售表现仍需时间。


酷派自2012年以来的历年营收和净利走势图显示,2012-2014年其营收和净利均处于稳定增长阶段,而从2014年起,业绩便逐步走上下坡路。

实际上,2014年也是酷派全面转型的一年。在此之前,酷派抓住智能手机普及红利以及运营商补贴,一度实现过出货量名列全球第七、国内第三的成绩。面临线上渠道和公开市场的崛起,酷派也先后成立了电商品牌大神和主打线下的ivvi。

同时,也是2014年,依靠线上渠道崛起的小米实现6112万台的销量,较2013年增长227%,登上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的宝座。急欲向互联网转型的酷派在当年12月也选择与360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将大神注入其中,不过最终由于乐视涉足的因素两家不欢而散,大神品牌遭受灭顶之灾。而在2016年12月,也即是酷派发布2016年业绩预警后的第二个月,酷派就宣布以2.7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ivvi 80%股权出售给超多维。至此,酷派在线上和公开渠道的努力功亏一篑。

根据酷派集团CEO刘江峰的说法,2016年酷派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500万台,而其中运营商渠道仍旧占比60%-70%之间。此外,2015年酷派出货量为3800万台,2016年已断崖式下滑。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认为,造成酷派目前困境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品牌和渠道问题。他认为,由于长期依赖运营商渠道,造成酷派品牌的消费者认知度不足;而2014年运营商减少智能手机补贴之后,酷派的衰落与转型就不可避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