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真的涉足房地产 比市价便宜一半的房子是怎么来?
2017-03-20 15:22:47 来源:新浪创事记 评论:

政府当然不傻,所以在自持商品房的时候,政府是有附加规定的。

按照规定企业自持商品住房租赁活动实行市场化机制,不限定承租主体,租金价格由租赁双方按照市场水平共同商定。

为保障租赁双方合法权益,自持商品住房出租纳入本市房屋租赁平台管理,租赁合同须网上签约,单次租期不超过3年。

就是说,万科转给小米的房子,小米不能只租给小米员工,也不能5.5万直接就卖了70年租住权。如果是小米公司买了,得把房子挂到租赁平台,3年一租。

而万科和小米搞的众筹可以避开这个政策,虽然众筹单位不能以户分割,但是可以按照单元嘛,几个小米员工合伙众筹一个单元,房子自己住就行了。

出租要挂房屋租赁平台,要不限定承租主体,要3年一租,这些限制不能让小米员工自己一直住这个房子。

但是,政策还是漏了一条,租金价格由租赁双方按照市场水平共同商定,商定!这就简单了,小米员工众筹了房子,在出租平台挂上10万一个月的租金,我看有没有傻子来租。没有人租,你还不让我自持业主自己住了?

而且众筹的资格也可以转让嘛,所以小米可以内部流通这些房子。其实外部流通变相上市也不是不行,看协议怎么签署。因为事实上可以流通,所以才有金融机构和万科合作,给这种法律不允许交易的房子5成信贷,政策完全被绕开了。

法理上,小米这个还真不违规,除非政府出补充细则。而以小米对北京市政府的税收贡献和高科技企业的定位,政府恐怕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小米员工买上这种擦边球的便宜房子。

在北京房价逼走北大博士,清华硕士的今天,这种房子还真给一些企业解了燃眉之急,不用5年社保,不用各种限购,至少高管不用灰头土脸的继续租房子了。这对北京的高科技企业不是坏事,对北京市的发展也不是坏事。

三、企业福利的回归

新闻要结合起来看,小米想办法给员工搞低价房子,阿里前一段也是盖了云谷小学,解决自己职工孩子入学问题的。

其实,倒退到朱镕基改革的90年代以前,中国绝大部分城市居民,都是企业给解决福利问题的。

1949年新中国成立,1951年周恩来的国务院就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

这个无产阶级执政国家的首份劳动保险条例给了企业职工前所未有的福利待遇。

企业要负担职工养老(没有无产阶级执政过的香港要到2000年后才有大众的养老金),企业要负担职工医疗,甚至还要负担家属的医疗。

这个制度配合后来的三大改造,最终是住房公有分配,义务教育公费。

90年代以前的国企,企业承担职工的住房、医疗、养老、子女教育。大部分城市居民都是住在企业出钱建的职工宿舍;孩子上几乎免费的附属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医疗费用基本报销,小病去职工医院,大病才去公立医院,基本终身雇佣,没有34岁解除合同,而年龄大了安排年龄大的岗位,60岁退休后敲锣打鼓欢送回家养老。

90年代朱镕基改革后,这一切都没有了,一切都市场化用钱来解决。

而只用钱来竞争,就出现了住房贵、教育贵,(医疗还残存了不少旧时代的痕迹)学区房争夺。

大企业逐渐发现,给员工开很高的工资,让员工用钱去参与社会竞争,还不如自办福利,这样成本反而更低,还能留住人。

如果同在北京、上海高考,山东、江苏随便拉一个重点学校的师资过来,按照山东,江苏的教育大纲和难度。都可以与北京、上海最好的学校抗衡。有这种私立学校,何必去买学区房呢?几套学区房,足够把山东、江苏重点中学的师资全部挖过来了。

如果将来以孩子留学为目的,那学区房的性价比就更低了。企业与其开工资给职工买学区房,不如自办教育,把世界一流的教育专家拉到中国,以世界名校为目标,提前给孩子国际化的一流教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