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剑指中高端 美的机器人业务布局提速
2017-03-11 09:46:48作者:吴俊捷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3月8日,在2017年集团战略发布会上,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的”,000333.SZ)宣布将全面打通包括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物流、工业服务等全产业链,整合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向B端输出。业界认为,至此美的机器人全产业链布局已初步成型。对于近年来,专注于“智慧家居+智能制造”(以下简称“双智”)的美的来说,这乃阶段性的重大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美的还完成了对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东芝白电”)80.1%的股权收购、意大利中央空调企业Clivet 80%的股权收购。密集进行国际化并购于美的来说,并非首次。

相较于自主创新所驱动的内生式增长而言,中国人民大学并购研究中心主任李俊杰认为,以并购为主的外延式扩张可助力美的快速补齐技术、品牌短板,提升国际竞争力。但基于可持续性技术创新的不确定性,以及实现标的品牌国际影响力到自我品牌的过渡存在时间周期,连同并购标的经营或不及预期等多方因素,美的在获得发展机遇的同时,也直面更高层面的考量。

机器人全产业链雏形凸显

事实上,美的于2003年便引进了机器人,但2015年才正式宣布进入机器人产业。机器人产业,被美的视为推行“双智”转型,开辟“第二跑道”的重要战略。其于2015年8月,投资4亿元,与安川电机合资设立了两个子公司,涉足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领域;于2016年初,美的以0.54亿元收购了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17.8%的股权,布局工业机器人。

然而,美的进军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领域意图为外界瞩目的始于其对库卡的收购。美的于2016年5月发布公告称,拟对德国“国宝级”企业库卡进行约292亿元的要约收购。对此,美的称,“有利于推进公司‘双智’战略,深化机器人产业布局。”

对于机器人版图持续扩容,美的集团副总裁顾炎民表示,“美的有很成熟的产业链整合经验,对机器人产业有着多年的亲身参与和全面考察,以开放的态度将市场与技术完美结合,将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创造多方共赢的未来。库卡和高创是美的在新跑道上起跑的信号。”

“若将二者分别与美的旗下的伺服电机生产者威灵电机、智能物流安得物流等进行求同存异的深度整合,美的将能够对外输出从生产线、物流、服务的完整的智能解决方案,从此前的B2C市场拓展至利润丰厚的B2B领域。”易观国际金融分析师张宁表示,深度布局“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新产业,横向拓展了美的市场空间的同时,也加速家电主业外“第二跑道”的形成。

同时,新产业的形成将进一步提升家电主业的智能化水平。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表示,“机器人产业将倒逼美的消费电器、暖通空调等制造业务的自动化升级,助力美的智能工厂效率和成本双重优化,并打造出更多智能家居产品,加速美的‘双智’转型进程。”

据悉,美的在2017年1月接受国内外机构调研之际也曾表示,“企业内部劳动强度很高、劳动损伤较大的工序或者是比较危险的工序将进行自动化改造。”截至2016年5月,美的机器人应用已超过1000台,在工厂自动化领域的投资已超过50亿元,且计划在工业机器人和生产自动化领域每年投资10亿元。

张宁坦言,“伴随美的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新产业落地,美的的角色也将趋于多维化。”2017美的战略发布会上,美的已把自己定义为“一家全球领先的消费电器、暖通空调、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系统的科技企业集团。”

并购或面临“消化不良”

事实上,美的在2012年完成创始人何享健与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交接,打破长达15年的事业部制;2013年,其大胆实施美的电器股票置换方案,实现整体上市,美的推进自我革命的同时,也实现着自我重生。美的于2010年销售额首度突破千亿元,又于2016年实现上市3年市值翻一番,跻身2000亿市值俱乐部。

“并购”是美的始终不变的主旋律。与其早年通过收购荣事达、华凌、小天鹅等一系列国内标的完善家电业务不同,掌门人方洪波表示,“如今完善全球布局、推动全球经营成为美的的核心战略。”

全球化经营的战略定位促使其在国际化并购上提速。美的先是于2016年6月30日以总额约514亿日元,完成了对东芝白电80.1%的股权收购。时隔4个月左右,美的又完成了对Clivet 80%的股权收购。

对于近一两年美的频繁地展开国际化并购,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坦言,“美的的这种购买方式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即通过重金‘买买买’的形式,获取对方的核心技术。”

对此,李俊杰表示,“相比于自主创新可能面临研发失败或者技术迭代风险而言,美的通过收购优质的国际标的,可以快速地补齐自身在技术、品牌等层面的短板,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并购就是坦途一片。“即便企业最大程度地保证并购标的技术团队的完整性、激励机制的合理性等,企业也仍然面临创新难以可持续性的风险。”李俊杰直言,相比于颠覆式创新的昙花一现,渐进式创新更为常见,但它是创新团队、激励制度、创新氛围等多重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无论是并购式获取技术还是自主研发获取技术,企业都很难摆脱创新瓶颈,但相比之下,自主研发的企业在规避创新乏力,保证创新可持续性上的主动性和优势更显著。

同时,企业出海并购还直面如何借助并购标的的品牌、技术来实现自我提升。一位不愿具名的张姓投行人士表示,“中系制造企业出海以技术驱动、品牌驱动居多。”

但李俊杰进一步指出,“借助并购标的技术、品牌来提升自己的研发实力、品牌影响力,甚至衍生出新的技术,打造出自身的国际品牌号召力,才称得上是并购价值的最大化。”他表示,在实际并购中,标的品牌、技术与企业自身品牌、技术“两层皮”等乱象屡见不鲜,实现标的品牌国际影响力到自我品牌国际影响力的塑造仍有一段路要走。

此外,宋清辉也指出,“若标的资产未来经营状况不达预期,则交易形成的商誉将存在较高减值风险,而商誉减值将直接减少美的的当期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美的在收购事宜上似乎表现得更为小心翼翼。对于库卡的收购,美的并没有强制其退市,且未订立控制协议;美的仅在监事会有代表席位。库卡CEO Till Reuter坦言,“美的确保库卡运营的独立性。”

方洪波曾对外表示:“我们期望有关条款将包括我们承诺对库卡的就业水平、品牌以及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支持。此外,我们将支持库卡进一步投资于研发和软件以保持其竞争优势。”对于东芝白电的收购,美的也仍旧延续这一路径,“将最大程度维持东芝家电现有的运作方式。”

刘步尘坦言,“这对中国企业具有启发意义。这至少意味着中国企业开始学会使用国际通行的市场语言,而非 ‘拿来主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