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和他的救“视”主 一场交情和买卖的豪赌
2017-01-17 12:25:03 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

在过去的2016年里,很少有企业家过得和贾跃亭一样艰难,大起大落受尽质疑,同时又充满孤独与自我挣扎。

一周前,当乐视被众人讨债时,他还被不少外界的声音称为“骗子”。一周后,当山西老乡孙宏斌“拉了兄弟一把”,他便成了外界所谓的大开大阖能改变未来的时局英雄。

说到底,过去的一年,一个钱字,成了乐视和贾跃亭的命门。

如果说过去的2016年,乐视就像一艘在远航中不停跌宕的大船一样,沉沉浮浮,惊心动魄,那么船长贾跃亭面临的最大问题则是:他满怀希望又决绝地去描绘未来的航程和图景,却总是苦于无法自证和他证。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地在狂舞。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我会变成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2016年2月28日的“乐视全球生态年会”上,贾跃亭曾唱了一首《野子》,颇耐人寻味,据说贾正是唱出了自己历年来的心路历程。不过,这首充满情怀的歌曲又似乎体现了外界眼中贾跃亭的另一面:蒙眼狂奔、充满骄傲自负。

在“乐创”宣称同袍之情的那桩高达168亿元的买卖背后,1月16日重新复牌的乐视网报收35.4,微跌1.12%,融创中国则报收6.7港元,跌幅达8.09%。就像乐视山河待整一样,市场的信心或待慢慢重建与恢复。

“高开低走”的一年

对于极富传奇色彩的乐视和贾跃亭来说,2016年,堪称是无比戏剧性的一年。上半年开了挂的乐视,在“买买买”的路上,一副横扫千军的态势。下半年剧情急转直下,尤其到了第四季度,乐视开始出现“失控”局面,甚至陷入一沉百踩的窘境。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获悉,去年4月份,乐视正式发布了新车LeSEE,一度引发热议。接下来,乐视不计血本,开始了多起跨界甚至跨国的收购和投资。

5月,乐视斥资29亿收购房地产项目世茂工三;6月份,乐视斥资9亿元增持酷派股份成第一大股东;7月份,乐视宣布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北美第二大电视厂商Vizio;8月,乐视宣布,将投资近200亿元在浙江湖州德清的莫干山经济开发区建设超级汽车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到了9月份,乐视汽车首轮10.8亿美元的融资终于落地;10月19日,乐视更在美国旧金山打造了其创办以来最昂贵的一场发布会,发布超级汽车,正式宣布进入开发无人驾驶电动汽车的竞争大军中。除此以外,乐视旗下的乐视体育在版权购买上也屡砸重金。

的确,在短短几年的发展中,乐视创下了很多奇迹,乐视旗下乐视影业、乐视云、乐视体育及乐视手机等项目,吸引了资本的热捧,来自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云锋基金、联想控股、民生信托等资本纷纷“入席”。与此同时,柳传志、卢志强、沈国军等大佬亦先后为乐视站台。

不过,盛世之中亦隐藏着重重凶险。

2016年10月底,在美国高调开完发布会归来的乐视,即被爆出乐视汽车欠美国工程承包商高达5000万美元的新闻。随后,乐视被卷入拖欠供应商百亿巨款的暴风眼中。

11月6日晚,贾跃亭一封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内部信曝光,将乐视的资金危机摆上了台面,也引发了剧烈震荡。在这封内部邮件中,贾跃亭反思乐视“大跃进”,称告别烧钱扩张,愿只领一元年薪。

此后,供应商围堵乐视大楼下追讨欠款、乐视体育大规模裁员、各个业务拖欠款项、乐视网股价暴跌等报道层出不穷。

12月6日,一则关于贾跃亭股权陷入平仓危机的消息导致乐视网股票暴跌近8个点之后,乐视网紧急停牌。

12月27日,乐视体育被曝拖欠英超版权方新英体育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版权费,需要在春节前付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