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
2021-01-19 16:10 作者:王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王文

拜登1月20日正式上任执政。美国会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中国愿望与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合作,但美国未必那么乐意接受中国崛起。笔者希望从未来五年的视角来看待新一轮的中美博弈,以中国为本位,保持战略定力,客观、真实地厘清中国对美国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与三个不利条件,并针对性地提出建议。

中国式“战略定力”,未来何为?

有人可能会问,拜登任职四年,为什么是“未来五年”?这个疑问有一些道理。过去国际研究界的确习惯于类似克林顿时期、小布什时期、奥巴马时期对华政策或中美关系的说法,时间段通常是四年为限。未来四年,拜登执政,对华关系肯定是其重要工作。

拜登目前25名内阁成员任命已到位,拥有大量熟悉中国套路的政治精英:国务卿布林肯是职业外交官,与中国许多官员打过交道;财政部长耶伦是原来的美联储主席,与中国许多金融高官熟悉;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曾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曾随同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出访112国,2018年还低调访问过台湾;中情局局长伯恩斯,也是职业外交官,退休后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许多中国学者访问美国智库时都曾与他打过交道;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曾任国务卿,访问过中国多次;贸易代表戴琦,是华人,曾在广州中山大学教过两年英语,还曾担任对华贸易执行首席顾问。

我甚至觉得,拜登的内阁成员配置,就像是专门为应对中国崛起而安排的。至少可以说,拜登在选择内阁对外事务的官员时,是否了解中国,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

我们期待美国能够与中国有更多合作,但期待不能太高。正如生意场上的一个说法,叫“杀熟”,对中国熟,有可能会对中国更狠。因为他们多年与中国打交道,太熟悉中国的套路。拜登2020年春季在竞选时曾在《外交》期刊上发过一篇长文,承诺美国要重新领导世界。如果按这个目标来看,拜登时期的中美关系,压力其实是相当大的。

还有一个容易忽视的点,民主党人传统上更倾向于用意识形态来看待对手,更爱发动战争或采取军事手段,更愿意挑别人的人权问题。美国民主党人执政时,中美关系也往往会遇到更恶劣的挑战,比如1999年克林顿执政时期发生的“南斯拉夫炸馆事件”、2016年奥巴马执政时期发生的“南海仲裁案”等等。从这个角度上看,拜登执政时,中国抱有良好的愿望没有错,但切不可幻想外部压力肯定会比特朗普时候更好。

美国是中国发展的最大外部干扰变量。未来四年,拜登肯定非常重视对华博弈,那我为什么还要用“未来五年”这个时间段呢?主要是想强调以我为主,中国本位。当下思考中美关系,想比于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有能力做到“以中国本位”的视角。换句话说,中美未来会怎么样,不是美国一家说了算,也取决于中国人怎么思考?怎样的行动?怎样的回应?

这也是近年来我思考与研究中美关系的重要心得:中国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一定程度的中美关系状况?美国没有绝对的实力牵着中美关系走,如果中国不愿意的话!

我记得,几年前,拜访五角大楼。那是一个号称全世界最大单体建筑,楼道里陈列的都是各次战争的战利品与历次战争的照片、纪念物、军旗等等,整个五角大楼就像是一个军事博物馆,有一位美国军人曾对我炫耀:过去100多年,美国至少超越、压制和干垮掉五个强劲对手,分别是1898年西班牙、1922年英国、1945年法西斯德国与日本、1985年日本(第二次)和1991年苏联,中国将会是第六个!我当时的回答是,OK,let's wait and see(我们等着瞧)。

过去两三年,蓬佩奥对中国的招数,就是那位军人说的那样,想掀起对中国的“新冷战”,多次发表长篇幅讲话攻击、抹黑中国,但中美之间的“新冷战”没有形成,中国有回击,但没有激怒;中美关系有下坠,但没有失控;中国屡屡被挑衅,但中国回击气势上不落下风。相比之下,特朗普、彭斯、蓬佩奥看上去气势汹汹,实则外强中干,最后,一场疫情像是一个大浪,退潮后,全世界都看到,原来是蓬佩奥之流光着身,更显得气急败坏,狼狈不堪。

过去四年,特朗普对中国的疯狂遏制,效果一般,没有遏制住中国发展,甚至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倒在特朗普的对华遏制政策。历史的天平正在往中国一边倒。

反观中国,对美的博弈策略是有效的,充分反映了中国的底气、耐心与智慧,也捍卫了中国的主权、安全、利益与尊严。这个时候,我们有理由相信,近些年来,中国人不断说“要有战略定力”、“战略耐力”等说法的重要性。

这也是为何我要用《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的重要原因。那就是,未来五年,中国进入到“十四五时间”。“十四五规划”已确定。拜登无论如何出招,中国就以你打你的、我发展我的套路来应对即可。中国的发展节奏,不必随着美国总统换届而起舞。从这个角度看,“十四五规划”,不仅是中国国内发展的节奏,也应是应对中美关系的节奏。

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要低估美国对对手的压制能力与中美关系的严重性。近年来,我听到不少的美国朋友讲过,未来5-10年,如果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话,那将彻底终结美国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经济霸主地位,可谓“130多年来未有之大变局”。特朗普在过去四年发动了一场“构造中国威胁感”的战略总动员,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从55%左右下降到15%左右。美国社会是很分裂,几乎任何政策都有可能会产生社会撕裂感。但打压中国,对中国用狠,美国人的争议度会非常少,甚至是达成了高度的两党共识。

如果说对付竞争对手,特朗普是“扫射”型的话,拜登很有可能是“点射”型的。拜登在中国的形象总体上不错,中国主流希望他能与中国合作,但另一种可能是存在的。2020年底,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决议,其中讲到未来四五年将处在“动荡变革期”的说法,是非常适合套用在中美关系上的。

不过,即便如此,中国人是经历过风浪的,特朗普对华压制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思想政治课的作用,比任何一位思政课老师都更有效地教育了中国人:要直面残酷的国际博弈,要对美国放弃一厢情愿的幻想。过去,多数中国人把美国想像得太好、太完美,但现在,中国人更有心理准备地看待这个可能相当凶残、还有可能善于伪装、有时也会友善的对手。

所以,特朗普对华压制四年,中国的一个重大经验是保持战略定力。未来四年,拜登执政无论采取怎样的对华政策,中国仍须保持战略定力。

中国对美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三个不利条件

中国要对美国保持战略定力,不是只是喊的口号,而是源于目前对本国现状、对手情况与全球形势客观而理性的分析与判断。十九届五中全会讲,“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在哪儿呢?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