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益与效率为核心造就外卖骑手“系统之困”
2020-09-08 16:48 作者:毕舸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毕舸

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报道今日刷屏,文章细致描述了数以百万计的外卖骑手是如何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使下,周而复始为了完成高峰期蜂拥而至的外卖业务而疲于奔命,但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从业收入从最初入行的月入过万到如今逐步下降,这也成为外卖骑手普遍的生存境遇写照。

外卖正成为当下国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忙碌的上班族需要通过外卖,快速解决自己的三餐需求。相比于传统的到店消费,外卖业务以其更加丰富多样化的餐饮店菜品供应、更为方便的就餐形式而受到欢迎。

不过,外卖的出现本质上是现代商业生活效率至上主义的产物。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出现,正是瞄准了这一市场所带来的巨大发展空间。尤其是通过商家地推、用户价格战等实现了对市场的教育,从而带动了一代年轻消费者的需求,以及合作商家的不断增加,也与网约车、共享单车一起,构成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经济的新大陆。

经过多年发展,美团已经成为市值2000亿美元的超大规模企业,饿了么也代表着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战略的核心支撑。对于外卖平台而言,在多年投入之后,目前已经到了逐步收割B端(商家)和C端(用户)的阶段,美团之前对合作商家佣金标准的提高,一度引发了激烈矛盾,由此可以看出,随着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现存两大外卖平台尤其是美团逐步掌握了市场主导权,从而对供应端(商家、快递骑手)和需求端(用户)形成了博弈的强势地位,无论有多少不满,绝大多数商家、快递骑手乃至用户也只能选择其服务。

以此作为基础,外卖平台打造了以利益与效率为核心的资源控制及调配平台。正如报道所指出的,外卖平台通过算法和数据,不断助推每个外卖骑手所分摊的外卖订单数量峰值攀高,这一方面可以更好消化高峰期井喷的订单需求,另一方面以相对更低的人力成本完成更多的订单量,不仅能够为外卖平台的交易额提升带来重要助力,也通过这一服务能力对内增强合作商家黏性——离开平台去另一家平台,就得不到这么多订单,对外构建竞争护城河,以更高人均产出获得更大市场份额。

在这个由平台、合作商家、外卖骑手和用户共同构成的商业模型中,外卖骑手无疑是最为弱势的。用户是商业模式的利润产出根本,合作商家负责提供用户选择平台的要素——餐食,平台通过连接最大数量的商家与用户,获得更多交易额,带来更多佣金,上市后形成业绩、股价的循环上涨,进而可以将从外卖业务获取的资金及融资用于其他新兴业务扩展。

而外卖骑手一度被称“收入超过小白领”,但坦率而言,骑手们所从事的是简单、重复、低附加值的工作,最大的付出是时间和身体,收入模式依赖于所完成的订单量,这种工作模式与20年前“三来一补”工厂里流水线的工人并无两样。

这也就造成了外卖骑手职业准入的低门槛,基本只要身体健康的人都能加入,相比于其他一些蓝领职业,外卖骑手的整体收入相对还是要更高些,这又决定了众多中低端技能劳动者愿意选择这一职业。如此一来,对于外卖平台而言,外卖骑手不愁“用工荒”。

因此,对于外卖骑手的绩效考核指标日趋严格,成为外卖平台的必然选择。设置用户对外卖骑手服务质量的单方面评价,并以此对外卖骑手进行处罚,看似不太合理,但外卖平台损失一个用户所付出的代价远大于一个外卖骑手辞职。毕竟,在已经上市的美团财报中,活跃用户数、客单价等由客户决定的指标是投资市场对美团成长性的重要评价标准,而投资平台不会关注外卖平台的外卖骑手数量增加了多少,恰恰与之相反,在财报口径中,外卖骑手数量越来越指向成本指标。

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外卖平台要在高峰期,将看似无法承受的订单指派给外卖骑手?为什么当客户对外卖骑手做出不公正的评价,外卖平台要处罚骑手?为什么明明有些商家服务质量同样不理想,但外卖平台却不会采取同样严格的管理标准?一切都来自于外卖平台的另一种数据和算法——合作商家数据、新增及活跃用户数据,决定了外卖平台的业绩和市值,尽最大可能对外卖骑手进行压榨式的产出考核,则让外卖平台实现更有效的成本控制。

或许,这也是对互联网新经济神话的某种反讽。当外卖等新兴互联网业态出现,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带来了市场供应效率的提升,成本的下降,但相关技术和商业创新收益,在外卖平台、商家、用户、外卖骑手身上是递减的。外卖平台成为市值万亿元的巨头,大量商家获得新增订单业务,用户无需再外出就餐,有了更多的休息及其他可支配时间,外卖骑手获得了新的就业岗位,但收入随从业人数增加以及外卖平台的抽成增加而减少。

再精巧的算法设计,一旦进入到以利益与效率为核心的商业系统,则会带来的是产业链条不断加速的运转,外卖骑手作为终端服务一环,承受最大的压力是可以预见的结果。而要改善这一现状,需要外卖平台适度降低外卖骑手高峰期的业务送达指标,对合作商家服务质量的同步提升做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给予外卖骑手遭遇个别客户不公正评价时有通畅的维权渠道,这不禁要靠平台自律,也需要更多的外部力量介入。比如有关劳动部门对外卖骑手缺乏合理权益保障的关注和行动,工会等组织代表外卖骑手与外卖平台进行更对等的沟通谈判,等等。唯有如此,外卖骑手才不会面对强大的平台系统无力博弈,只能继续缺少权益外衣的“裸奔”。

作者为财经评论员

(校对:翟军)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