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廉的民间借贷会是普惠金融的全面胜利么?
2020-07-24 16:26 作者:陈文 来源:中国经营网

民间金融,一方面起到补位作用,另一方面又存在潜在风险。2013年以来的互联网金融兴起成为了监管层对于民间金融由“堵”到“梳”的一次积极尝试,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民间金融的阳光化。然而不幸的是,民间金融治理的长效治理机制还未构建,2016年就迎来了长达四年多、迄今尚未收官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在肯定整治对于风险防范的积极成效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这几年推动民间金融阳光化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陷入停滞。

一、民间借贷的利率是高还是低?

对于民间借贷必须要做到一分为二看待,这里面既有我们通常看到的引起社会广泛争议的利率高昂的民间借贷,也有一些利率非常低廉甚至是零利率的民间借贷。后者多是亲友间的借贷,亲朋间的借贷利率之所以低,是因为放贷行为本身有利他心的影响,而还款保障方面有较强的社会资本约束。换句话说,我放出去了,不怕自己家的亲戚朋友耍赖不还钱,万一不还钱,也就当资助亲朋了。也正是因为特殊的机制,使得亲友间借贷无法规模化,仅仅是在一个又一个非常小的圈子里面,一旦规模化了,形成了所谓的“台会”、“轮会”,其互助的性质也就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利率也就无法保持在低位。

相对市场化的民间借贷在放贷中没有感情包袱,放贷后也没有强有效的社会资本约束。放贷机构面对无法从商业银行获得资金的次级客群,基本就是两个选择:一是用高利息覆盖高风险,违约率越大,利率就越高;二是是强化贷后管理,包括一些合法渠道的,也包括一些灰色领域的。

司法诉讼是贷后管理中成本相对较高的手段,在2013年左右的各地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试点中,一个重要创新就是设立巡回法庭,降低民间借贷纠纷司法处置成本。但这两年的一些政策风向又有所调整,如果民间借贷纠纷的贷款人被定性为民间借贷为主业,则司法上不予受理,使得民间借贷司法诉讼渠道受阻。

因此,民间借贷的高利息本身并非一定意味着民间借贷从业者的高利润,可能更多反映的是民间借贷从业者的生态环境整体变得差了,一方面是次级客群本身的风险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是贷后管理工作越来越难做。

二、压降民间借贷利率可以一劳永逸么?

就这个话题,可以从以下三个问题展开:

第一个问题是,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管制能管得住谁?事实上,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约束价值有多大是存疑的。一方面,是由于利率适用的触发条件。从司法保护的角度来看的话,利率上限的触发条件是已经产生了纠纷,而且纠纷是通过司法渠道解决;但事实上,很多民间借贷纠纷是私下去解决。另一方面,是民间借贷的综合成本具有很强的隐藏性。付息方式不同,息费结构不同,绑定销售的存在,使得民间借贷的综合成本计算非常复杂,非金融专家的司法人员很难看懂。

先前的部分民间借贷机构在明面上的利率恰恰是法律保护红线之内,但如果考虑息费以及计息复息方式的话,可能已经超过了法律红线。现在把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强行降下来的话,可能会推动机构在息费更加不透明、贷后管理方式更加灰色化方面做些文章,真实利率其实是更难去监控了。

第二个问题是,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管制加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管制加强弱化了司法手段对于民间借贷纠纷处置的价值,也传递了司法部门对于民间借贷并不太友好的信号,相对谨慎、合规的民间借贷从业者可能干脆就退出市场了。而一些根本不指望着走传统司法渠道的民间借贷从业者可能因为良善从业者的退出而发现更好的市场机遇,由此造成地下金融死灰复燃。在无法借助司法手段的情况下,民间借贷市场整体更可能依靠独特的、灰色的催收手段,而看不见的民间借贷的利率则会越来越高。这种民间借贷市场结构性的调整背后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