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内政争殃及世界卫生组织
2020-07-09 14:12 作者:肖河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肖河

特朗普在7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又兑现了一项自我实现的“承诺”,正式向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提交了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通知,启动了退出程序。这距离特朗普开始公开指责世界卫生组织不过短短的三个月。当时正是4月初,由于美国国内疫情显著恶化,感染人数飙升,面对越来越强烈的国内批评,特朗普开始迫不及待地寻找“替罪羊”,那就是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

在白宫4月14日的每日疫情发布会和当天的推特上,特朗普猛烈抨击了世界卫生组织“得到了美国的大量资助,但是却总是中国中心主义”,声称将要停止把钱花在世卫组织身上并“以观后效”。

特朗普如此大发雷霆,指责世卫组织“偏心中国”,很符合特朗普“有仇必报”的人设,但是考虑到他并没有在1月底就“立刻发作”,这很可能是一种“事后诸葛亮”的愤怒,与其说是发自内心的不满,不如说一种有预谋的“转移矛盾”。

在树立完靶子之后,美国的疫情日趋严重,特朗普也开始加速“放飞自我”。5月初,当美国已经有9万人因新冠疫情死亡时,特朗普给世界卫生组织写了一封长达4页的信。他在信中要求后者必须在30天内进行重大的实质性改革,否则就要永久停止资金支持。

在这封完全是“惩罚性威胁”的信中,有一些明显与事实不同的内容,例如声称《柳叶刀》杂志在2019年12月就刊登出了和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论文,但是被世界卫生组织忽视。事实上,《柳叶刀》杂志很快就予以辟谣,表示其刊登的最早一篇文章也要到1月24日。正是因为指责漏洞百出,在5月下旬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就连欧盟代表也不支持美国的立场,公开告诫“现在是团结而非相互指责的时刻”。

最终,没有所谓的追究世界卫生组织包庇中国的责任,也没有总干事谭德赛的辞职,只有公正独立地调查疫情起源、总结世界卫生组织全球应对的经验教训的全体一致通过的决议。

面对这一结果,特朗普最初选择装作这一决议回应了美国要求调查中国的主张,但是到头来还是在5月31日宣布将切断与世界卫生组织的一切联系。对于特朗普不断提高的威胁调门,世界卫生组织一直保持着谨慎态度,总干事谭德赛在接受采访时,也一直在感谢美国多年来的巨大和慷慨贡献,拒绝就特朗普的批评发表评论,并表示没有收到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正式通知,可谓选择“息事宁人”。

不过,谭德赛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忍让,世界其他国家和美国国内的批评规劝都没有让特朗普回心转意,最终还是走到了启动退出程序的这一步。

特朗普最终决定启动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程序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后者和其他成员国没有答应美方的要求,但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开始成为一个美国国内政治问题。

在4月初第一次对世界卫生组织“开炮”的时候,特朗普实际上还留有余地,表示只是考虑是否停止资助。但是正因为特朗普本人挑动世卫组织问题,使得民主党很快就利用这一问题来批评白宫的抗议政策。

早在5月4日,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前排议员”鲍勃·梅嫩德斯就联合了其他9名民主党同僚共同提出了“国际反应与恢复法案”,其中内容与特朗普发出的信号截然相反,包括立即恢复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支持、兑现美国向其他国际组织和机制做出的和国际公共卫生相关的资助承诺,在国家安全委员会重新设置负责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和应对国际卫生经济情况的官员职务,总额达80亿美元。

梅嫩德斯等人在法案发布时明确指出,美国必须在国内和国外两条战线上取得抗疫胜利,在特朗普政府不愿意在国际抗疫合作中发挥领导作用的情况下,国会必须挺身而出、取代特朗普。相应地,共和党国会议员们虽然对特朗普涉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决定有所保留,但是大部分人仍然出于党派立场或者其他目的支持白宫。这使得美国是否支持世卫组织变成了高度政治化的问题,自然也让特朗普很难“回头”。

近期,特朗普更是在抗疫问题上严重失分,由于急于重启,美国南部各州的感染案例数量飙升,直接危及特朗普的核心选区和亚利桑那等摇摆州。特朗普的抗疫政策主张的说服力因此明显下降,这也拖累了特朗普的支持率。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6月12日的民调,美国63%的民众在户外总是会戴口罩,21%有时会戴,只有15%很少或者从来不戴。在比例最大的第一类人群中,66%是拜登的支持者,26%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这一严峻现实也迫使特朗普近日来在是否应该佩戴口罩等问题上有所松口,也不排除因防疫需要重新考虑共和党全国大会的举办地点和时间。

然而,这些仅仅是最低限度的妥协,而且为了补偿这些妥协所造成的“损失”、找回自己的颜面,特朗普还必须在另一些问题上证明自己的坚持和正确,以争取核心选民,这样一来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也因此变得更加“必要”。

当然,民主党自然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在美国正式发布退出通知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就在推特上表示他会在当选之后立即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

以此而言,美国与世界卫生组织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关系将直接取决于美国大选的结果。如果拜登获胜,也许能部分弥补特朗普所犯下的错误,然而无论如何,国际抗疫合作中已经浪费的时间和机会却永远地因为美国国内政争而失去了。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副研究员

(校对:彭玉凤)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