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众又烧钱 翼装飞行何时能飞进普通人的生活?
2020-05-21 10:52 作者:比特币异客 来源:中国经营网

3.一些其他途径的商业赞助。

但是除了以上几点之外,翼装飞行的从业者更多的时候并不能赚钱,只是在追寻一种“纯粹的自我满足”。

翼装飞行在实际中的应用范围极窄,翼装飞行并没有科学意义,从技术角度来说,现在的各类飞行载具已经十分齐全,并不需要人们亲自在空中飞来飞去去测量数据。从军事角度来说,翼装飞行最大的意义就是运载机可以在十几公里外就可以投放特战队员,其通过翼装滑翔进入目标区后开伞降落。这十多公里的距离对于提高载机的安全系数和飞行员隐蔽突袭的成功率很有意义。然而因为其高风险性,各国也并未将翼装飞行列入特战队的常态化训练之中,仅停留在极少次数特战演练及教科书中,无实战应用案例。

综上,烧钱加危险系数高,让翼装飞行运动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从而也让很多见识到翼装飞行的人们倍感困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甘心花如此多的钱去冒如此风险。

不过翼装飞行真的一无是处吗?当然不是。

从人文精神角度而言,翼装飞行挑战人类精神极限,是一种勇敢无畏无限接近自由的运动。

人生在世,总要用一些行动来对抗与生俱来的虚无感,有人不断追求权力、金钱;也有人选择科学、神学,在其中领域不断钻研;但也有一些人最终选择挑战人类能够承受的运动极限,极限挑战、接触、亲吻甚至拥抱死亡。

从事翼装飞行的人曾经发表过类似如下的感言,大意是只有当肉身真正在天空中随风翱翔的那一刻,才能感受到人类灵魂享受到无与伦比的轻灵和自由。

引用达芬奇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来描述他们的心境,那便是:一旦你尝试过飞行,即使你行走在地上你的眼睛将永远望向天空,因为你曾经去过,你将永远渴望回归。

翼装飞行.jpg

那么,翼装飞行未来能获得大规模普及吗?

其实只要足够安全并且高度商业化之后,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本质上来说翼装飞行其实就是随着科技进步不断发展,现代化可实操的翼装飞行服自上世纪90年代诞生后不断进步,诸多科技元素也让翼装飞行的各类设备为飞行者增加了“保险系数”。翼装飞行在上个世纪的死亡率高达30%,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专业翼装飞行从业者的不断积累经验,目前死亡率已经下降到了千分之五左右。

如果安全性进一步提高,死亡数据进一步下降,那么翼装飞行就具备了能够普及的基础。只不过这个道路阻力重重而且可能要经历相当漫长的时间。

目前来看,国外对于极限运动的产业链比较完整,除了相关运动的从业者、设备生产与销售租赁、培训机构等之外,触角甚至已经延伸到了影视领域。一些国外关于极限运动的电影,中国观众都不陌生,如《极限特工》系列、《暴力街区》、《极盗者》、《绝命海拔》、《云中行走》等,这些影片在国内上映时也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和市场表现。

而在中国,极限运动是一片蓝海市场,鲜有人去开发这片领域。以跳伞为例,在美国跳伞等活动高度商业化,每年约有300万次跳伞,跳伞不仅成功地树立了极限运动中的安全典范,同时也给经营跳伞的公司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收益。

另外一个国人比较熟悉的极限运动蹦极,理论上讲死亡几率只有五十万分之一,已经被越来越多国人所接受,国内二十几个景区都有蹦极点,还有不少新景区也在陆续设立,体验一次蹦极几十元到数百元人民币的价格不等,很多景点年接待蹦极人数超过二十万次,蹦极台也成为景区著名的“摇钱树”。

同理翼装飞行这项活动,具备巨大的商业潜力。如果在科技继续发展的情况下,飞行者能够克服当前翼装飞行过程中气流、风阻等一系列安全问题,那么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翼装飞行被更多人接受,其价格也会逐渐下降。如果翼装飞行的价格能够下降到目前的十分之一,那么愿意体验该项运动的人数则可能增加百倍、千倍甚至更多。

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进行一次翼装飞行就如人们坐一次过山车一样的程度,届时这项运动可能脱离“极限”,真正走向千家万户。

(编辑:赵芳迪 校对:彭玉凤)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