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养老:多维认知、多样服务
2019-03-29 15:15 来源:中国经营网

编者按:2019年3月17日,国家发改委宏观院社会所“健康养老服务”课题组召开了讨论会,从来老龄化社会矛盾、康养需求供给、养老保险的短板与对策几个角度,发布了研究成果,提出了政策建议。与会专家就课题组的中期研究成果,发布了锐评。

盘古智库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梁春晓:

把时代基本面的变化纳入我们的假设

我们经常说,数据自己会说话,其实数据是不会说话的,数据之所以会说话,是因为数据背后有思路、有假设和底层逻辑在。

研究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一种自觉,时代巨变中我的假设是什么?有没有变化,假设还能成立吗?比如说关于人何为幸福的假设?何为健康的假设?养老与幸福的关系,养起来更幸福还是工作更幸福,这个很重要。再进一步又暗含另外一个假设,60岁退休的合理性。以前的人预期寿命不高,总体上身体状况比较差,60岁退休,一般来说退休之后健康的生活的时间不是很长,这种情况下65岁以上的老人基本不可能再有什么工作。其二以前大工业制造时代,很难有在工厂或者集中工作的环境之外的工作机会,所以养老是合理的。但现在预期寿命都80岁,甚至90岁,人的生活状态、健康状态、工作状态都在发生重大的变化,课题是在什么样的逻辑下定义幸福,定义健康,定性的部分最重要,,它的重要性超过三分之二。然后才是定量。

我们很多人对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婚育趋势等基本的背景的转变毫无感觉,我关注老龄社会现象而不是养老问题。说句最简单粗暴的话说,我认为养是没有任何出路的,个体没有出路,对整个国家也是没有出路的,它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个人会越养越没有生命力,第二从国家的宏观资源来说是支撑不下去的,美国、欧洲、日本,包括台湾都是有前车之鉴的,都撑不下去。在中观层面上刺激某些产业的发展是有可能的。

发改委宏观院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常修泽:

我认同课题组应对老龄社会制度性的短缺甚于设施硬件短缺的判断

老龄社会是人类进入的一个新的社会形态,这是一个整体性的战略性判断。养老谈的是“术”,老龄社会是“道”的层面。是老龄社会而不仅是养老,这是价值判断, 21世纪的人类是一个新现象,我们正在从年轻社会向老龄社会转变过程中。

课题组提出老龄社会制度性的短缺甚于设施硬件短缺的判断,这个观点非常好,这是一个大判断,我们现在大量的语言是应对老龄化社会,迎接挑战,都是属于把老龄社会当成坏现象,怎么对付它,怎样治它,准确的提法应该是适应人类社会出现的新现象,怎么调整,怎么去适应。适应就是制度创新,就是把原来的那套制度调整为新的制度,这是第一位的问题,建议课题组在什么类型的制度性短缺方面下功夫,这将来是课题突破点,拿出应对老龄化的制度安排,这个地方是特别应该下劲儿的地方。

国家发改委社会所室主任张本波:

老龄人口是社会主体,不是群体

老龄化是好是坏,大家对它的认识也在不断演化,从1990年联合国提出老龄化是重要挑战,到2002年左右开始提积极老龄化,老人被当作抚养人口,弱势群体仅是一个传统的看法,预测一下老年人的比重,到世纪中叶,可能三分之一都是老年人,三分之一你还能说他是被抚养人口?从这个角度看,老年人就是社会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了。因此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要体现在研究老龄化的议题中。

健康服务业或健康养老服务模式研究有两个属性,一个是产业属性,一个是事业属性,在研究的时候,我觉得两者都要兼顾,以从产业为主,产业就是市场供给。在市场准入还存在很大问题,现在提的要重点放开的社会领域,具体到底是哪些方面来制约产业?我们存在哪些问题?微观主体的活力、减负、人才的问题主要的障碍是在什么地方都需要研究。

当然政府的作用也要更好的发挥,包括医疗卫生服务、健康管理和健康促进、保险、相关康护器具的发展,老年照料等都是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在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时,抑制政府的冲动,这个界限应该是很好讨论的,哪些确实是应该普惠的,政府有支付的责任的,哪些个性化的、选择性的、高质量的需求由市场主导应该有标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健康养老服务

健康养老服务模式课题由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牵头组织,课题负责人社会治理室曾红颖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