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南买房子的东北人,又穿着貂儿回来了
2018-05-07 10:33 来源:花儿街参考
1

林黑犬是在五一放假的前一天,收到她妈假期不跟她一起出去玩的紧急通知的。

“妈,我们不是要一起去郊区看油菜花吗?”,林黑犬一脸懵逼地看着正在收拾小箱子的她妈。

“我看你长得像油菜花”。

林黑犬很困惑,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东北大妈,放弃与自己亲生的、长得像油菜花的孩子郊游的时光。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东北大妈,放弃在油菜花海里举起飘舞的丝巾,然后编一段生硬的岁月静好的话,发一组张张以自己为重点的九宫格?

答:这样的力量,不是爱情,就是信仰。

“妈,你要去干啥?你是要给我换个爸吗?虽然我爸在很多方面不够好,可是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都胖成啥样了,女人对男人的包容度,难道不应该跟自己的腰围成正比吗”。

林黑犬她妈暂停了,收拾小行李的动作,回头丢过来一个目光,林黑犬看得很清楚,那是发自灵魂的轻蔑,“林黑犬,只有你这样的女屌丝,还会为男人改变自己人生的方向,你妈是精品女人你知不知道”。

“妈,那你忙着去干啥”。

黑犬妈的目光深远地投向窗外,轻启朱唇,吐出了爱情故事里,最动人的那三个字——“去看房”。

林黑犬的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了半个月前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2

“二十万你已经收到了吧,我刚转的,我的事儿没问题了吧”,黑犬妈的声音由于紧张而提高了分贝,她的手紧紧抓着电话。

别担心,长得像油菜花的林黑犬没有被绑架,跟黑犬妈打电话的,是一位房产中介。

此刻,4月22日晚21点20分,距离海南全岛限购政策发布刚刚过去27分钟,熟识的房产中介电话通知黑犬妈,此刻交定金,还能获得购房资格,依然可以签合同、办理网签,在缴纳了尾款之后办理过户。

黑犬妈的决策是迅速的,“买,立刻打钱”。

“别慌,这样的事我经历过,前年在重庆,去年清明节在雄安周边,大家都是这样连夜买房”。

她妈像个将军,在时代的洪流间隙中,指挥一场战争。

事实证明,这不是将军熟悉的战场。

4月22日晚20点53分,海南出台的全域限购政策规定——海口、三亚、琼海区域购房,不仅非海南户籍家庭购房,须提供至少5年的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而且只能在取得不动产产权证满5年后方可转让。

一天后,那些连夜转的钱,又被原封不动退回了,心怀侥幸的炒房将军们的账户里。

全剧终封印在了海南的房地产市场里,没有一丝间隙。

黑犬妈,颓然坐在了沙发上。

3

黑犬妈是那种,一直向先进生产力靠拢的东北人,少女时代第一批入党,少妇时代第一批穿貂儿。

于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当世纪之末的两大不幸撞到一起——东北的下岗家庭,房地产崩盘的海南岛买300块一平的房子时,她妈略带同情地摇了摇头,在大东北的寒风里,紧了紧自己的貂儿的领子。

宁可在东北穿着貂儿冻哭,也绝不在海南岛的阳光里笑。

等到黑犬妈的第一件貂儿已经穿秃噜毛的时候,东北经济彻底瘪犊子了,海南的房价却已经飙到3万一平了。

能不能飞到海南过冬,已经代替了貂儿,成为新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很快,林黑犬家有了史上最贵的一件貂——2011年,她妈在五指山下,买下了一套八十平的房子。

每逢寒冬,他们也开始像候鸟一般,飞到那片比貂儿温暖的土地上,他们买八十块钱一斤的韭菜,剁海南岛的大虾,包进东北第四省的饺子里。

不过,海南房价自此迎来了五连跌。套牢她妈人生的不近有全国韭菜的A股,还有东北韭菜的海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