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手插在兜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8-01-26 11:21 来源:花儿街参考

茅侃侃的失眠和抑郁都来的很早,“从2005年开始,脑子里各种过电影,越过电影越睡不着”。他就每天一片安眠药,后来唱歌喝酒的场子都不去了,因为“底下有300多号人,你先抑郁了他们还干不干了,所以现在都不需要调整,都习惯了”。

在他去世后,许多人把他与今日手里捏着车和家与蔚来汽车两张牌的李想对比,相较之下,有人说这是个被压到的loser。

早已愈发沉默的李想,发了个盆友圈说:


许多年后,茅侃侃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根本不能代表80后”。毕竟,那时江湖上已经有了滴滴的程维,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大疆无人机的汪滔。

只是,曾被列为“代表80后”的他,在那夜夜的辗转中,又如何不会去想起,那一年对话中的“京城互联网四少”。

说来有一些讽刺的是,当年这四位创业者的筛选,是由于《生于80年代》的作者程苓峰,在川军本色请大家吃顿饭,当天只有这四位有空去了。

你也不知那名望的大风会从哪里飘起,但你要记得,大部分被名望的风过早吹过的生命,都会留下一些荒芜的印记。

十年后的那期《中国企业家》杂志,另外三个人都略略弓了腰,挥舞着手臂前行,只有茅侃侃站的笔挺,穿的像个少年,把手插在兜里。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

茅侃侃能否代表80后?我觉得能,他甚至能代表每一代人重复的命运。

当公众再听到“90后CEO”王凯歆时,她在朋友圈做起了微商,仿佛也走到了与茅侃侃相同的命运跑道上。

茅侃侃写过一本书,叫《像恋爱一样去工作》,他留下的最后一条朋友圈说“爱你我不后悔,但我尊重故事的结尾”。

在生命的开端里,他们充满了张狂而冒失,走向高潮,又被骤然转弯到,也许本该属于他们的地方。当他无力地站在那里,尊重结尾也许是最好的安慰。

就像他,手插在兜里,突然结束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