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的需要满城挖和耿拆拆!
2016-12-14 17:38 来源:中国经营网

据媒体报道,阮成发任云南代省长。在其主政武汉期间,武汉加大了城市建设力度,8条地铁线同时施工,2013年,全市在建工地超过一万个。因此,阮成发被起了一个“满城挖”的外号。有类似外号的还有曾经的山西大同市市长耿彦波,因为也是大兴土木搞拆迁,耿彦波被大同人称为了“耿拆拆”。

应当说,“满城挖”和“耿拆拆”都不算什么好词,带有一定贬义色彩,充满了对他们行事作风的嘲笑。但笔者恰恰认为,中国的城市管理者是需要有“满城挖”和“耿拆拆”的精神的。

因为中国的城市发展速度太快了,用三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国家城市一百多年的路。对方是发展与城市基础建设同步,我们则严重滞后。一方面很多地方政府并非在进行超前建设,而是还停留在补课的阶段。另一方面即便是进行超前建设,我们也应当采取鼓励的态度。在城市大跃进发展的背景下,超前建设既可以少花冤枉钱,又可以起到早规划早分流的目的。

第一,公共设施的建设理应有长远性和提前性,不能什么时候需要了什么时候才建。对此,北京就很有代表性,现在北京的交通拥堵不堪了,政府才慌忙不迭跑去大肆修建地铁,晚了。5号线刚开通,爆满,大兴线刚开通,亦爆满。这种随用随修、随用随建的思想在经济圈内可行,但在政府管理和社会管理中绝不可行,因为修建地铁、道路等这样的大规模施工工程是有一个相对较漫长的工期的。所以笔者认为修建的前提并不是当下是否需要,而是未来、建好之后是否需要的问题。

第二,对于会花费大量财政的担忧,笔者觉得未来修公共设施会更加费钱,这也是促动很多政府提前动身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未来的拆迁安置费用、建材费用都会是远远高于现在的。比如地铁站所涉及的土地征收费用,北京修地铁的实践一样可以起到证明的作用:4、5号线都5年建成,并不长的9号线5年只换来个半开通,十号线2期更是由于征地原因远远落后于预定进度。所以修的越晚的地铁征地越难、费用越高、还修的越慢。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们提前修公共设施其实是省钱,而且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第三,提前修整公共设施和道路还利于城市规划和引导人群。现在我们的一线城市都有城市病:交通堵塞、居住密集区域不合理、城市摊大饼后遗症等等。这几年我国的二线城市迅速扩张,一些城市的城区面积甚至十年间完成了翻倍,如果不好好规划和加以引导的话,难免会蹈北上广之覆辙。而提前修建公共设施来进行疏解无疑对此是有很大的积极作用的:其一可以引导居民疏散居住;其二可以将城市不再是“煎鸡蛋”的形状,便于卫星城的建设;其三提高交通效率,缓解拥堵;其四还能推动中心城区功能改造,并兼顾新区发展。

应该看到,在我们当前的舆论环境下,政府大刀阔斧的去做事很容易背上大跃进的质疑声,政府要是什么都不做质疑声还会更大。因此笔者认为在经济和社会都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应当对政府有适当的宽容,而不是每天都横眉冷对。社会声音这么杂,政府做事实不易,遇到敢干事的官员更不容易,我们就不要太过苛责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