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你不能一边爱着房地产,一边幻想乔布斯
2016-12-02 16:18 来源:中国经营网

  以后每个周末,和大家说一些关于中国经济的感悟。

  记得乔布斯去世的时候,全球各界人士都在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悼念乔布斯的离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话最具代表性:“大半个星球都通过苹果的设备获悉了乔布斯去世的消息,这恐怕是对他一生伟业最好的颂词”!

  中国人对乔布斯和诺奖的迷恋,已经成了一个经济大国在崛起过程中最怕被人揭开的伤疤。这几年,我听到的最多的感叹也是,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乔布斯。

  邻国日本这几年经济低迷,所谓“失去的二十年”,然而,在诺奖上却一点都不含糊,这几年日本科学家在诺奖上的风头可能仅次于美国,本世纪以来,日本已经有17人获得诺贝尔奖,而且全都是自然科学类奖项。据说这和日本在本世纪初提出的要在50年内拿30个诺奖的计划有关。这恐怕又是一个很大的误读,日本是有这么一个计划,但拿30个诺奖只是一个目标,在这个目标的背后,却是一整套的提升科研实力和创新环境的公共政策体系,而不是就针对诺奖如何如何。

  那么,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乔布斯?

  乔布斯作为一个传奇,他是不可复制的,这样一位重新塑造了PC、音乐、和手机行业,改变了人们工作、娱乐和通信方式的人世上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乔布斯就其个人而言,其出现是一个偶然,但乔布斯出现在美国,其实很难用偶然去解释。乔布斯无论作为一个奇迹也罢,传奇也罢,似乎又和美国的制度背景、硅谷文化和人生哲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乔布斯是美国文化的一个多元体,在他身上可以发现美国文化的很多元素,比如,他是美国梦的代表,他是美国文化所倡导的创新的引领者。更重要的是,他坎坷的身世和一次又一次失败的经历,并且能够站起来并取得成功,恰恰是美国硅谷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宽容失败,并鼓励创新。对于乔布斯现象,其意义并不在于出现第二个乔布斯,而是给任何一个国家提供了一个如何培养“自己的乔布斯”的制度性思考,这或许是除苹果之外,乔布斯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宝贵的遗产。

  为什么只有在美国这样一种文化中,才会产生乔布斯,在德国、英国,尽管都崇尚创新,鼓励技术发明,但并没用乔布斯这样的科技界得顶尖人物。

  美国是一个崇尚自由和变化的社会,而这种文化精神的内核是鼓励冒险、宽容失败、勇于创新和不断进取,这些都是乔布斯成长的重要沃土,风险投资健康发展的沃土。

  乔布斯能够无拘无束地穿越各界障碍,在技术和艺术之间无缝隙的穿越,靠的就是这种宽容失败的文化。而这种文化尤以美国的硅谷为代表,在美国硅谷,人们能深切感受到,硅谷最大的特色并不在于企业的技术优势,而在于其独特的文化氛围。

  在美国的硅谷,有大量的创业者,也有大量的创业失败者,很多经济学家,曾经对硅谷的文化和制度进行过深刻的研究。对此,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经指出:“硅谷的优美之处是它那能够产生相互激励的文化结构。它包括对失败者的宽容,对所谓“背叛者”的宽容”。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马光远

经济学博士,执业律师。兼任CCTV今日观察评论员,律师执业领域仅限于公司并购、公司控制权争夺和反垄断等非诉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