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5BP有何真意思?还会再降么?
2019-11-14 15:55 作者:熊园 何宁 来源:盘古智库

事件:11月5日央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4000亿元(当日到期量为4035亿元),期限为1年,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

核心结论: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结束。

1、本次“降息”(降MLF利率)有信号意义也有实质作用,我国“降息”通道由此开启。8月以来猪价带动下通胀走高,再叠加9月央行全面降准,降息预期不断降温。但8月以来我们在多篇报告中持续提示“降息”可期、MLF利率有望下调,可以说本次“降息”符合我们预期、但超市场预期(详细请参见报告《不是降息的降息,新LPR的定与不定190818》、《还有下次降准么?利率呢?190906》、《美国年内还降息么,中国跟不跟?190919》、《Q3信贷社融均超预期,Q4怎么看?191016》、《制度红利的春天——四季度和2020年宏观展望191024》)。总体看,虽然只是“意思”了5BP,但此举表明我国货币政策将延续宽松(信号意义),同时,“降息”通道也将就此打开(实质作用)。

2、本次“降息”主因有四:其一,海外对我国降息制约减弱:美联储降息通道打开,年内三次降息中国仍未跟随(对比之下,2015年这轮美联储加息周期,我国跟随加了);中美利差维持在140BP以上的高位,距离“舒适区间”和811汇改以来均值有较大空间;美元和贸易摩擦对人民币汇率的打压减弱。其二,稳增长的诉求: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大,10月制造业PMI转降,贸易摩擦拖累持续显现,需要政策对冲。其三,降成本的需要:10月21日LPR报价维持不变,表明银行压降利润和息差空间已有限。降低MLF利率有助于推动LPR的进一步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也有望引导利率下行进而降低企业和地方政府发债成本。其四,时点考虑:综合考虑9月降准在11月释放的资金已经大幅减少、11月5日有大额MLF集中到期、当前CPI还未上行至本轮最高点,可以说,本次是短期内唯一的可选时点。

3、CPI继续上行会干扰短期“降息”节奏,但不改持续“降息”方向。维持此前判断,其一,产出缺口连续5个季度为负,指向我国面临实际的“通缩”压力;2009年以来央行盯住的通胀指标遵循从“以CPI为主”到“综合CPI和GDP平减指数”的转变。核心CPI稳中缓降,GDP维持稳定,指向我国货币政策总基调仍应以宽为主。其二,与通胀相比,当前货币政策应以稳增长为重点。其三,本轮通胀是由猪肉供给短缺引起的结构性通胀,应从供给端入手解决,货币收紧也难抑制通胀。

4、往后看,“降息”降准仍然可期。“降息”方面:11月LPR报价有望下调5-10个BP(但12月再降概率较小),不过房贷实际利率不会下调;后续MLF利率预计还将调降1-2次,最快2020年二三月份(主因届时CPI高点已过、美联储降息预期再次升温),累计再降10-20BP左右(也即本轮MLF利率最终有望降至3.05%-3.15%);同时,春节之前的TMLF利率也有可能跟随下调。降准方面,维持此前判断,后续有望再降一次(最快在今年底明年初),但幅度有限(今年以来央行高层多次强调降准空间已经不大)。

5、本次“降息”的市场影响:宏观层面,综合MLF利率下调和LPR改革来看,更为长远的影响是央行政策调控从数量型向价格型的转变,提高政策利率对信贷利率的传导。资本市场层面,总体利好股债、股好于债,四季度在通胀升温等利空未出尽情况下,利率债仍需谨慎;行业层面,虽新发放贷款利率可能跟随LPR下降,但存量部分短期不受影响,且负债端成本随MLF下降形成对冲,预计对银行的实际影响有限;在“房住不炒”大背景下,本次“降息”对房地产利好有限。政策层面,货币政策延续宽松利于财政政策更好施行,后续货币政策重点不仅在疏通传导上,更在于与财政更好地协同。

风险提示:通胀上行超预期,政策执行力度不及预期。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