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正在“消失”的韩国人?
2019-09-19 15:46 作者:付一夫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很显然,在财阀阴影笼罩下的韩国,年轻人想要拥有光明的前途或是拿到不错的薪资,几乎只有“削尖脑壳”地加入财阀控制的大公司这一条道路,因为其他中小型企业根本看不到希望也没什么钱可赚,进不去大公司,基本就宣告了阶层跃迁的失败。

但现实却是,能加入大企业的毕竟只有极少数人,于是,韩国百姓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穷人占据了绝大多数。Wind数据表明,2008年至今,韩国成人财富基尼系数始终保持在0.6~0.75的极高水平,远在0.4的警戒线之上(参见图4)。受此影响,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普遍对未来缺乏信心,自顾尚且不暇,生孩子还是先放放吧。

1568879780208334.png

更有甚者,昂贵的子女养育费也让一般家庭难以承受。韩国保健福祉部和保健社会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一份调查资料显示,一个韩国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的20多年里,父母需要为其支付的养育费用超过3亿韩元;如果将这一数字按年平均,每个孩子每年需要花费约1400万韩元。而韩国雇佣劳动部的统计结果表明,韩国一名公司正式员工年均工资为4100万韩元(约合24.5万元人民币),这就意味着养育一个孩子,每年要花掉的钱超过一名普通员工年收入的1/3。

需要注意的是,4100万韩元是平均工资,若是考虑到巨大的贫富差距,实际情况则是大部分人根本达不到这一水平,甚至是相去甚远。这就意味着,在韩国养育孩子的经济压力要比数据反映出来的大得多。

这还没将各种昂贵的课外补习班花销计算在内。

生活重压如此,韩国人活着都要竭尽全力,又怎能有意愿去生孩子呢?

4

韩国并非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为了阻止低出生率和老龄化问题的持续蔓延与恶化,韩国已经做了大量的努力。

早在1994年,韩国政府就放弃了限制生育政策,并于2004年开始推行奖励生育的人口政策;2005年,时任总统卢武铉设立了“低出生率及老龄化问题社会委员会”,由总统任委员长;2006年起,先后制定实施了第一个( 2006 ~2010年) 、第二个( 2011~2015 年) 和第三个( 2016~2020 年) “关于低出生率、老龄化问题的社会五年基本计划”。此外,韩国还全方位地为国人营造有利于生育孩子的环境,并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用于奖励生育孩子的家庭。

即便如此,韩国依然没能从低生育率的泥潭之中走出来。

早在2006年,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撰文称,韩国或将是第一个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而今,他的预言仿佛正在一步一步地变为现实,这从韩国首都首尔的现状中可窥见一斑:2019年上半年,首尔的生育率仅有0.76‰,比全国的0.98‰还要低;若不是韩国最大城市的光环吸引着外来年轻人口源源不断地汇集于此,首尔可能早就踏上“灭亡”的道路了。

这或许是韩国“空巢”的一个序章。

一切麻烦的解题之匙,都是如何激发出韩国年轻人的生育意愿。然而,并不是所有韩国年轻人都不愿意生育。

最近,一家韩国媒体在对各类人群生育统计数据进行分析时发现,2017年,收入排在前40%的富人与收入最低的20%人群相比,前者生育率是后者的2.225倍;而在2008年和2013年,该数据分别为1.693倍和2.056倍。这就足以说明,在过去的10年间,韩国富人与穷人的生育率落差不断扩大,而那些高收入人群非但没有放弃生育的基本权利,其生育意愿同样强烈,丝毫未曾衰减。

生育问题,真的从来都不只是生育问题。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