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为什么没有夜经济?
2019-07-01 16:44 作者:付一夫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不仅如此,由于所处纬度的原因,我国北方冬季的白天时长要明显短于南方。以哈尔滨为例,有数据显示,哈尔滨冬至日(12月22日)的日出时间是7点12分,日落时间是15点52分;而同一天的广州,日出时间是7点04分,日落时间则是17点47分。差距之大,可见一斑。

纵观人类发展史,气候对于经济活动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早在农耕时代,温热带地区就是最先发展起来的,四大文明古国的发源地,没有一处是寒冷地带。与此同时,人们对于温暖的向往可谓是与生俱来,比如赫赫有名的匈奴,之所以与汉朝战事不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想夺取中原,到那个气候温和、物产富饶的地方生活;多年以后,雄踞雪域高原的吐蕃人也对大唐土地虎视眈眈;到了宋代,北方的辽、金、蒙都相继入侵中原,蒙古人更是在中华大地上建立了元朝;明代以后,位于东北的女真人攻破山海关,统治中原长达三百年之久……

而今,科技的发达与社会的进步,让生活在东北的人们有了不少抵御寒冬的方法,任窗外北风凛冽、白雪皑皑,室内依旧可以温暖如春,甚至要比华东中南一代大部分地区都要舒适。可一旦走出家门,便是另一个世界。

那么问题来了:在为期半年、天黑得早、且动辄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寒冬里,身处东北的你是愿意宅在家中靠着暖气看电视呢,还是愿意裹着羽绒服、迎着冷风在黑夜中寻觅一处可以撸串喝酒的地方呢?

3

除了先天基因的“缺陷”之外,至少还有以下四方面原因,掣肘了东北地区夜间经济的发展。

其一,经济发展活力的缺失。

某种意义上,经济活力对于城市夜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要比温度来得更大。直接的例证便是广东和广西这对邻居,前者的夜间经济之发达,远非后者所能匹敌。换言之,经济活力不足的地区,甭管是在南方还是在北方,都不会有太好的夜间经济。

按照这一逻辑,经济发展动力不足,才是导致东北夜晚格外冷清的根本因素。

东北大地,幅员辽阔,矿产资源丰富,重工业基础坚实,曾以“共和国长子”的身份率先从战后的废墟中苏醒,并成为了此后长达数十年的国民经济增长极。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市场经济环境下,东北经济发展却逐渐露出疲态,下行压力与日俱增。

究其原因,在于长期的计划经济思维,固化了东北的发展理念,使之成为难以扭转的体制惯性;而资源优势随着资源价格的回落、去产能的推进也变成了“资源诅咒”;加之法制化、市场化程度始终落后于建立创新型国家和服务型政府的要求,这些都给东北经济转型带来了多重阻碍。

反观南方地区的经济发展,堪称后劲十足。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政策红利下,以深圳为代表的东南沿海城市,不仅涌现出一大批享誉盛名的民营企业,还形成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在不断吸引外资流入的同时,还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创新创业高潮,为区域经济的持续发展不断注入新的动力。再配以良好的气候环境,夜间经济的兴起自然是水到渠成。

其二,人口的外流与老龄化的加剧。

寒冷的气候加上经济增长乏力,让东北地区人口外流态势极为明显。按照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东北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约200万人。wind数据也显示,在2010年之后,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的常住人口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少(参见下图)。

QQ图片20190701171049.png

在流失的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年轻人。根据笔者自身的经历,身边的绝大多数同学只要是踩上高考的跳板离开了东北,多半都不会再回去。其结果便是进一步加剧了东北地区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各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黑吉辽三省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分别为12.9%、12.72%、15.17%,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辽宁的老龄化程度更是各省最高。

我们知道,中老年人的生活与消费习惯全然不同于年轻人,而夜间经济的主体恰恰又是年轻人,中老年人大都习惯于朝九晚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且出于养生等原因,极少在深夜外出活动。这就导致东北的夜间经济参与者规模大打折扣。

其三,消费供给与基础设施的不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