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局下的支付行业:草莽掘金的一页翻过去了
2017-02-14 16:43 作者:薛洪言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一年之计在于春,但开春以来,除了蚂蚁金服收购全球汇款服务公司MoneyGram(速汇金)闹出点声响以外,有价值的信息基本没有,寡淡得不得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支付这个让人操心的行业已经接近成熟,正在步入“浊以静之徐清”(注:在混沌中安静下来,渐渐澄清)的境界。然而,成熟、澄静本身也有代价——行业越成熟,用户越挑剔,一般的创新已经难以引发他们的兴趣,行业“酷”“潮”标签褪色,逆袭之门缓缓关闭。君不闻,已有人发出了“独立的支付公司将死”的呐喊。短短几年内,这个行业从鲜衣少年长成为中年大叔,草莽掘金的这一页该翻篇了。

青春期,野蛮生长

青春期总是叛逆的,但青春总是美好的。对行业而言,也是如此。

早在2003年前后,第三方支付机构就已经产生,不过在政策上还缺乏明确定位,并不引人关注。此时的第三方支付,业务模式尚不清晰,更多局限于单个机构的探索,甚至不能称之为行业。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第三方支付的业务模式逐步清晰,2011年,行业有了“准生证”。之后,恰逢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先后火爆,第三方支付行业迎来黄金发展期,凭借银行直连模式和二维码支付两个重要的创新,第三方支付从夹缝里的小行业一跃成为或与银行比肩的新势力。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第三方支付中的互联网支付企业依托电子商务的大本营和产品创新大放异彩的同时,银行卡收单类支付企业却在与银行、银联等收单巨头的竞争中铩羽而归,走上了靠“二清”、“套码”等违规行为赚钱的歪路,恶性竞争之下,逼着所有市场参与者面临生存与违规的两难选择,行业乱得一塌糊涂,终于引发监管警觉。

罚单一个接一个,一堆接一堆,在监管出手规范收单行业的同时,第三方支付在互联网金融下的近亲P2P开始出事了。泛亚、E租宝、中晋资产……一个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明星企业沦落成臭名昭著的骗子,P2P一时之间犹如过街老鼠,连带着互联网金融的光环也消退不少,监管对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集中整顿大幕也随之拉开。在第三方支付行业中,不但频频惹事的银行卡收单这一支受到严查,互联网支付这一支也无法独善其身,行业迎来巨变。

鲜衣怒马少年时,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强监管背景下的行业巨变

收单环节的制度性规范以《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的发布为标志,基本上一纸文件废掉了收单行业叛逆作乱的基因。具体体现为两大金刚手段:

一是变政府定价为市场定价,第三方支付收单企业灵活定价“扰乱”市场的空间不在了。政府定价下,银行和银联等收单巨头相对守规矩,价格相对死板,而一些小的第三方支付收单机构就管不了那么多,得以靠低价拓展市场。定价市场化后,灵活定价的结果只会导致行业整体性降价,谁也别想做大份额。

二是统一商户类别,渐次取消差异费率定价机制,套码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两年过渡期后,基本也就不存在了。不能套码,切机也失去土壤,一箭双雕,乱象难再。

所谓套码,是基于不同商户对应不同的收单费率,人为将高费率商户类别调整为低费率类别,这可以为商户节约一大笔费用,但扰乱了市场秩序。举个例子,餐娱类收费水平1.25%,民生类收费水平则为0.38%,以一年1000万流水的小商户来看,由餐娱类商户套码至民生类商户可以节约8.7万元费用,且风险极低(对商户而言),何乐而不为呢。套码的盛行又为切机提供了土壤,A收单机构为了抢占B收单机构的商户,可以通过提供套码服务来赢得商户的支持,反过来也逼得B收单机构不得不提前一步主动为旗下商户提供套码服务。

互联网支付环节的制度性规范则以《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的出台为标志,支付账户开始实名、开始分类、开始有支付限额,小额普惠的定位越来越明显,这还好说。更为关键的是其崛起的法宝被收回了法力,随着网联平台上线和备付金集中存管的落地,低成本竞争的利器——银行直连模式被废。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