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说透支付行业变局中的黑天鹅及真假风口
2017-01-05 16:36 作者:薛洪言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新的一年开始了,又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候。从一个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未来就孕育在过去之中,是没法谈所谓的旧与新的。就支付行业而言,2016年有着不同的意义,使得2017年也变得扑朔迷离,既有潜在的黑天鹅,也有真真假假的风口。

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支付行业的2016,笔者愿意用“惊变”二字;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展望2017,笔者愿意用“未知”二字。如果你对支付行业感兴趣或者是从业人士,不妨读读本文吧。

三言两语勾勒支付2016

对支付行业而言,2016年有着不同的意义。从行业的角度,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三类账户确立、网联框架出台、扫码支付合规、收单业务费改以及手机Pay的短暂兴衰……这些事情的发生又衍生出很多现象,比如巨额罚单、续展延期、牌照并购潮、巨头提现收费、传统金融布局新兴支付等等,这些变革均对行业有着重大影响,一年出来一个就够行业消化,更何况是一年之内的密集出台。在此,笔者不想流水账式记录,也不想重复重点事件的观点解读,不妨截取几个视角,简单勾勒下2016年支付行业的变局。

市场份额:第三方支付“攻势”凶猛

市场份额是会说话的。央行数据显示,2016年1-3季度,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处理网络支付业务1111.42亿笔,合计金额68.27万亿元;而同期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生电子支付业务991.32亿笔,合计金额1884.61万亿元。在笔数上,第三方支付已经实现了超越,金额上的差距虽然很大,但一直保持着缩小的趋势。

从市场份额【第三方支付网络支付业务量÷(第三方支付网络支付业务量+银行电子支付业务量)】上看,2016年2季度开始,第三方支付在网络支付笔数上实现了逆袭,金额占比触底回升,且在3季度延续了升势。可见,从市场份额变迁的角度看,第三方支付在2016年依然处于“攻势”,高速发展的朝气仍在。困难和问题虽多,但增长依旧,这大概可算作第三方支付2016年最让人欣慰的地方。

竞争环境:银联反击与银行觉醒

在大数据金融时代,支付的目的虽然没有实质改变,但支付的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支付本身。支付不再仅仅是交易双方为完成交易而进行的货币债权转移的工具,支付活动所掌握的客户信息、交易信息等各类数据经由大数据金融的开发利用,成为智能营销和大数据风控的重要支撑。对互联网金融而言,第三方支付的存在更是使得其得以建立独立于银行之外的账户体系,大大加速了其“脱媒”的进程,与银行的关系从依附到独立甚至竞争。

支付一直是银联的主业,银联在2016年先后通过云闪付(发行闪付卡、闪付POS、手机Pay等)、扫码支付等,对第三方支付展开反击,战局刚刚拉开。同时,意识到支付价值本身的蜕变,银行也不再把支付视作创造中间业务收入的普通业务,而是开始将其视作内部信息整合、客户整合以及各类银行业务开展的基石,真正开始觉醒,并作出反应。关于这一点,大家不妨从以下几个迹象感受一下。

作为最主要的服务窗口,目前各大银行的手机银行越来越有互金范儿,支付转账开始被放在黄金位置。前几日中国银行APP改版,其展现风格和苏宁金融APP如出一辙,风格转变的背后是思路的转变。此外,扫码付的松绑、银行三类账户新规等,也为银行在支付业务上发力扫清了障碍。

巨头觉醒,注定2017年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第三方支付的从业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对消费者而言,倒是好消息来了,不出意外,支付补贴的红利期马上就到了。

政策环境:普惠定位与套利空间消失

2016年作为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政策环境的确是最大的变数,支付行业也是如此,不过笔者已经有很多解读,这里不再赘述。对第三方支付而言,最大的影响在于普惠金融定位的确立和政策套利空间的消失。前者体现在账户限额控制和不得为金融机构开立支付账户上,后者则表现为央行开始在转接清算、反洗钱、账户实名等各方面对银行和第三方支付一视同仁。

在新的政策环境下,单纯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本身已经很难给行业带来额外的红利,面对巨头的觉醒,第三方支付需要找到新的风口和发力点。

2017年的两只黑天鹅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