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新任总干事上任 WTO棘手问题能否解决?
2021-02-23 23:29 作者:裴昱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中国新任驻WTO大使李成刚到任,新任WTO总干事伊维拉上任履职。在中国辛丑春节到来前后,这个近年来颇有些命运多舛意味的国际多边贸易组织,终于迎来了一系列的好消息。只不过,全球更加关注的是,好事临门之后,WTO的改革可以提速吗?

李成刚对伊维拉所致的欢迎辞,似乎代表着WTO绝大多数成员国的心声。他说:“世贸组织正处于关键时刻,必须能够尽快取得成果。”这个二战以来维持国际多边贸易体系的最重要国际组织,因为各种原因,尤其是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政府推行的一系列做法,陷入了困境当中。

当前,成员国普遍关注随着新任总干事的上任履职,一直瘫痪的WTO上诉机构能否得以恢复运行,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的原则性调整能否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些也都将对中国的经济和企业产生较大的影响。

被拖延的总干事上任

伊维拉的上任,创下了这个国际多边贸易组织的两个第一。她是WTO的第一个女性总干事,同时,她也是第一个来自非洲国家的WTO总干事。伊维拉今年66岁,出生于尼日利亚,但是,她毕业于哈佛大学,并在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她还先后出任过尼日利亚财政部、外交部部长,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来自非洲大陆的政治精英。

熟悉WTO规则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总干事是WTO的行政首脑,由部长级会议直接任命。所以,这个职务的权力、职责、任期条件和任职期限,也都是由部长级会议决定。总干事负责领导WTO秘书处的整体工作,负责向世贸组织预算、财务与行政管理委员会提交世贸组织的年度预算和财务报告等。

“这自然是一个十分关键的职务,所以,历来总干事人选都是成员国之间,尤其是贸易大国之间的互相博弈,甚至是政治较量的结果。”上述人士表示。

实际上,伊维拉应该能够更早上任。2020年10月28日,在新任WTO总干事遴选当中,伊维拉就已经获得大部分成员国的支持。按照这一局面,伊维拉本可以快速上任。但是,在最后时刻,作为WTO组织中举足轻重的大国,当时特朗普政府执政的美国,明确表示反对伊维拉当选总干事,从而令伊维拉的履职议程遇阻,WTO组织也由此开始“无总干事”的状态。

直到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败北,拜登胜出之后,局面才出现转机。2021年2月5日,拜登政府在上任履职后发表声明,支持伊维拉担任WTO总干事,这一障碍消除之后,伊维拉于2021年2月14日正式获任WTO总干事。

世贸组织的“无行政首脑”状态,终于结束。

上诉机构能否恢复运行?

伊维拉的延迟上任,让接替张向晨出任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的李成刚,只能向世贸组织副总干事阿加递交全权证书。在2月15日伊维拉上任之后的特别发言中,李成刚表示,世贸组织正处于关键时刻,必须能够尽快取得成果,因而这一任命尤为及时。

不过,伊维拉的上任,并不能立刻解决目前WTO机制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例如,当下WTO成员国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WTO中最重要的职能之一,上诉机构何时能够恢复。这一上诉机构已经处于停摆状态一年多时间。

所谓WTO的上诉机构,全称是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2019年12月11日,这一争端解决机制的上诉机构,因为法官人数不足无法正常运转。而其原因,是美国对上诉机构法官的人选投反对票,由于法官一直空缺,上诉机构不得不停摆。

一位长期研究WTO上诉机制的学者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说世贸组织总干事人选与美国没有直接的利益关联,之前的反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话,那么,在上诉机构法官人选的反对上,则是有美国自己的利益诉求,因此,不能认为拜登政府不再对伊维拉上任履职设置障碍,就自然而然地认为,美国也不再会对上诉机构法官人选提出反对意见。

“如果有这种想法就太天真了,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我认为,拜登政府肯定也不会有意废掉上诉机构,但是,拜登政府从美国利益出发,也仍然会在上诉机构方面提出自己的要求,要想恢复上诉机构的运行,让法官人选顺利通过,势必要和美国之间有博弈、有谈判。”上述学者说。

对于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法官人选的态度问题,拜登政府至今未有公开表态。

WTO改革路径向哪儿走?

在上任之前,伊维拉撰写了一篇文章,题为《大流行时期的贸易》。在这篇文章中,伊维拉写下了一句话:“如果右手洗左手,左手洗右手,那么两者都会变干净。”这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了伊维拉对WTO目前工作的思路。

在评价她的这句话时,李成刚表示,作为一个稳定、非歧视、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的贡献者和受益者,中国坚信,贸易,即互惠互利的贸易,将是帮助我们走出当前困境、尽快实现经济复苏的关键工具。

但是,WTO的改革,却是一个远比用贸易恢复全球经济的工作思路更加复杂的问题,因为这期间的议题十分庞杂。上述学者向记者表示,当前WTO改革的诉求中,很多都是希望WTO进行根本性和更加全面的改革,这就涉及到了一些基本原则的调整。

他举例说,这既包括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的问题,也包括上诉机构的改革问题,还包括市场经济地位,以及与之关联的补贴问题、国有企业问题等。“哪一个都有很大的争议,哪一个都会涉及到不同利益方的直接利益,因此,不仅需要的是勇气和态度,更需要的是智慧。”他说。

这与中国的利益密切相关。例如,美国一直主张在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区分市场经济与非市场经济,同时,美国也对发展中国家差别待遇问题自有一套主张,这些都事关中国在国际贸易中能够享有的利益和待遇,这种带有歧视性色彩的改革,中国方面绝难接受。

“我们对你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里也寄予厚望。”李成刚说。这个“你”,显然指的是新任WTO总干事伊维拉。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