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山西一“单独保留”煤矿陷代持、对赌诉争后遭“减量重组”
2021-01-30 14:01 作者:郝成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庆功的酒肉过后,被单独保留的七峰山煤矿,终于成了唐僧肉,但最终却演化为“减量重组”对象。在那之前,该矿已遭盗采,村民被组织修建3道永久密闭墙后,被认定越界仅有7米。

在已有代持协议的情况下,一份委托持股协议半路杀出,经过近亿元的违约诉讼后,最终被调解为新的委托协议。山西大同,在经过早年矿产争夺的大型激战后,数量鲜少的单独保留煤矿,成为新的争夺焦点,但手法已完全不同往日。

近日,一家村集体名下煤矿股权,被曝出村委与第三人私自新签协议,经过违约诉讼后调解达成新协议,而村民认为,在看似“一女二嫁”的表层之下,村集体利益正在受损,且有为隔壁另一家煤矿掩盖越界盗采的嫌疑。

记者曾就此事联系采访村委书记、法院等,但截至发稿,未获正面回应。

庆功后现“新主人”

七峰山煤矿的公司全名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七峰山煤业有限公司,大同市云冈区鸦儿崖乡老窑沟村占有49%股份,51%则归属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大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运销大同公司”)。而在2017年2月20日,老窑沟村与大源建工签订了《代持股权投资协议》。

2018年7月16日,老窑沟村又与大源建工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协议明确,为最大限度保障双方利益,大源建工保证在2018年8月23日(含23日)前,向老窑沟村提供有关部门所发、足以证明煤矿能够单独保留的相关材料。以此为条件,约定双方是否履行2017年2月所签订的《代持股权投资协议》,如不满足条件,则同意老窑沟村委减量重组。

七峰山煤矿的高光时刻,是2018年8月20日。这一天,山西省原煤炭厅与发改委的文件出台,其“十三五”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实施方案出台,被单独保留的21家煤矿中,七峰山煤矿名列其中。

人们悬着的心落下,庆祝开始。据多位村民回忆,老窑沟村支书田福贵从大同市南郊区大源建工泰丰环保建材厂(以下简称“大源建工”)得知单独保留消息后,旋即表示:“咱们后天去项目部庆贺,明天我给杀一只羊,让项目部经理王林准备饭、康亮准备酒。”

七峰山煤矿得以单独保留,自然是值得双方庆祝的大事。不过,一年后,大源建工和老窑沟村民却发现,七峰山煤矿的利益分割,出现了惊人变化。一个叫柴静明的人,忽然出现在七峰山煤矿的利益格局中。

诉讼信息显示,2019年7月8日,柴静明在大同中院发起诉讼,要求老窑沟村委会和老窑沟村经济服务中心共同归还其预付押金58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合计8800万元。

通过柴静明起诉状可知,2018年12月22日,柴静明与两被告签订《委托持股投资协议》,协议约定,其在签约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押金5000万元,另预借给两被告800万元用于分红。后柴静明按约履行应尽义务,经向相关部门了解,发现七峰山煤矿早在2016年即已列入减量重组关闭矿井,不能进行单独保留。

起诉状还称,此后,柴静明按程序准备进行减量重组申报,但经老窑沟村全体村民投票表决,拒绝减量重组,造成之前合同无法履行,因此违约责任应由村里承担。

司法文书显示,2019年8月26日,在未提供证据材料、未进行举证质证等情况下,经大同中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一致同意解除2018年12月22日签订的《委托持股投资协议》,双方按照2019年8月23日签订的协议履行,双方各自负担122950元的案件受理费。

这意味着,在庆祝七峰山煤矿单独保留后不久,老窑沟村即在未终止与大源建工协议的情况下,又与柴静明签订了协议。看上去,这是一场典型的“一女二嫁”。

不过,多位老窑沟村村民称,上述大同中院调解中出现的两份协议,均未经过“四议一审两公开”,也未获得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的同意。且至今,上述两份协议,均未向村民公开其内容。

“作为法院,大同中院在没有对上述协议的合法性前提下进行调查,便作出调解,并要求村委会承担122950元的案件受理费,这严重侵犯了村集体利益。”村民张某认为,上述调解书使柴静明代持七峰山煤矿股权合法化。

而柴静明捏造村委会违约事实诉至法院,通过司法手段规避村民会议来确认协议效力,已涉嫌虚假诉讼。记者就上述情况试图采访大同中院及老窑沟村委,均遭到拒绝。

“对赌”与被解约

在2017年与大源建工签署的协议中,七峰山煤矿当时的情形被记录为:因老窑沟村与山西运销大同公司均无资金投资建设,致使过去8年来,无任何收益。“现经村民代表大会一致同意,老窑沟村委会将49%股权委托给大源建工代持,直至七峰山煤矿资源枯竭为止。”煤矿正式投产后,大源建工根据煤炭市场行情,给付老窑沟村固定回报。

2018年7月16日,老窑沟村又与大源建工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协议明确,为最大限度保障双方利益,大源建工保证在2018年8月23日(含23日)前,向老窑沟村提供有关部门所发、足以证明煤矿能够单独保留的相关材料,如不能满足则同意老窑沟村签署减量重组协议。而2018年8月20日,大源建工已经取得了单独保留的证明,履行完毕协议约定事项。

据大源建工负责人康先生回忆,田福贵在得知获得单独保留的消息后,同年8月24日,双方举行了庆贺活动,当时参加活动的有现任老窑沟村支书田福贵、村主任李官以及村监事会主任田宝山等人。

2018年9月9日,老窑沟村召开党员干部、村民代表、村民会议。据当时的会议记录显示,此次会议主题为《关于七峰山煤矿投资建设经营》,经参会人员讨论,要求大源建工在10个工作日内,给老窑沟村委会交付抵押金2000万元。

康先生强调,上述会议记录,恰恰也证实有关部门下发文件后,七峰山煤矿是可以单独保留、并继续进行投资经营这一事实,大源建工与村委会签署的协议已经履行完毕。

2019年1月9日,大源建工在《大同日报》上刊登了股权声明,其中明确强调,未经大源建工特别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就大源建工享有的七峰山煤矿49%股权进行合作(包括代持)并签订相关协议。

但蹊跷的是2019年7月25日,老窑沟村委会向大源建工发出解除协议《通知函》称:“因你公司未按约定履行双方2018年7月16日签订的补充协议,已构成根本违约,按照补充协议约定及相关法律规定,现通知你厂自收到本函之日起,双方于2017年2月所签订的《代持股权投资协议》终止并解除。”

对此,康先生认为,按照法律规定,解除协议的《通知函》是在2019年7月发给大源建工的,而老窑沟村委会早在2018年12月便与柴静明签订《委托持股投资协议》,早在此之前大源建工协议已经履行完毕,违约的是老窑沟村委会不是大源建工。此外,根据补充协议内容“如乙方不能完全满足第一条约定条件时,同意甲方自主签订减量重组协议”,即使大源建工无法满足条件,也同意的是老窑沟村委会签订减量重组协议,而不是与他人签订股权代持协议。

记者注意到,2019年7月29日,关于和老窑沟村委会代持股权合同纠纷一案,大源建工向大同市云冈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云冈法院”)提起诉讼。

云冈法院经审理查明,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大源建工请求确认和老窑沟村委会签订的委托协议和补充协议合法有效,予以支持;至于被告(反诉原告)老窑沟村委会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委托协议和补充协议的反诉请求,因为双方签订合同时的合同目的已无法实现。另在诉讼过程中,大同中院于2019年8月作出(2019)晋02民初81号调解书,云冈法院判决解除双方签订的委托协议。

后因不服云冈法院判决,大源建工提起上诉。2019年12月21日,大同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

关于法院作出调解书之前,是否知晓老窑沟村委会就案涉股权已与大源建工签署《代持股权投资协议》这一问题,大同中院拒绝回应。

“未能单独保留”与盗采疑云

事实上,七峰山煤矿最终未能被单独保留,而是遭到减量重组。这一变化,与上述诉讼存在直接关系。

大同公司将减量重组方案上报至大同市煤炭工业局,同时,上报的还有《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七峰山煤业有限公司二零一八年第一次股东会决议》记录和炭窑峪公司(甲方)与七峰山公司(乙方)签订的《减量重组协议》。其中会议主持为马军,记录人为梁波。

记者多方了解,七峰山煤矿董事长马军和记录人梁波均未到场参与会议,会议内容两人也并不知晓。此外,列席会议人员“田福贵”的名字,也被错误手写为“田富贵”。

康先生认为,正是凭借上述两份伪造文件以及故意拖延,最终导致七峰山公司没能单独保留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村民称,老窑沟村委会和柴静明签订的协议至今未向村民公开内容,他们认为,其表面上是为了村民权益,实则掩盖了旁边炭窑峪煤矿非法越界盗采七峰山煤矿这一事实。

2019年10月8日,老窑沟村民联合大源建工向山西省自然资源厅提交了《关于山西煤炭运销公司炭窑峪煤矿涉嫌越界开采七峰山煤矿的诉求》,其中提到,早在2017年,炭窑峪煤矿雇佣该村村民60多人,近两个月的时间在七峰山矿井内距离坑底200米处做了3道永久密闭墙。

2018年7月经村民举报,原南郊区国土资源局请115队,实测认定炭窑峪煤业越界七峰山矿内7米。因3道永久密闭墙的缘故,村民并不认可越界7米的结论。为此,老窑沟村民、大源建工曾请求山西省自然资源厅组织资源实测单位,对涉嫌越界行为进行实事求是的实测和钴孔勘探。待实测结果定性后,如不存在越界行为,七峰山公司愿意承担实测费用。

记者注意到,2020年4月22日,山西省地方煤矿安全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了《关于对李福矿长的处理决定》。

“2020年4月18日,山西省应急管理厅对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炭窑峪煤业有限公司进行了安全检查。检查发现该矿存在图纸作假、22504顺槽越界300米的记分情形,决定对李福矿长记15分。”决定明确,根据相关考核办法,责成山西运销大同公司将李福调离矿长岗位,自2020年4月22日,3年内不得担任煤矿矿长。

此外,据大同市云冈区自然资源局2020年6月3日向大源建工作出的《答复意见书》显示,5月12日,该局会同115勘查院赴炭窑峪煤业进行调查。现将调查情说明如下:2020年4月18日山西省应急厅对炭窑峪煤业检查发现该煤业22504回风顺槽掘进进入晋能集团七峰山煤业公司,有300米掘进巷道越界。经115勘查院工作人员入井核查,该煤业在越界处已构筑密闭,目前无法对界外情况进行实测,炭窑峪煤业认同山西省应急厅查岀的问题,超出矿界掘进巷道进入七峰山煤业井田,现因密闭由云冈区应急局2020年4月26日组织验收的,需经区应急局同意启封后核查处理,该局已于2020年5月25日向区应急局提出启封密闭申请,待同意启封后进行核查处理。

村民张某认为,正是因为害怕惩罚,老窑沟村委会才会拒绝单独保留,在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和柴静明签订协议,并和炭窑峪煤业签订《减量重组协议》。

针对上述村民说法,以及柴静明是否与炭窑峪公司存在利益关系,记者曾多次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联系田福贵等人,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7年3月,山西省便集中开展过为期5个月的煤矿超层越界开采专项检查整治行动,对存在超层越界开采违法违规行为的煤矿,一律责令停产整顿。时任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许大纯表示,煤矿超层越界开采是重大安全生产隐患,更是涉嫌触犯刑法的非法采矿行为,必须严罚重处、彻底整治。

(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