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天津首现人脸“禁采” 裸奔的“脸面”如何遮羞?
2021-01-13 18:24 作者:曲忠芳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曲忠芳 李正豪 天津 北京报道

人脸识别技术大规模应用,在推动社会发展的同时, 其身后的数据隐私及安全风险问题也日益突出。不过,近期的多项案例都在表明,对于居民人脸数据的采集、运用、保护正逐渐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2021年1月1日,《天津市社会信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该条例明确规定“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生物识别信息”,按照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个人生物识别信息包括个人基因、指纹、声纹、掌纹、耳廓、虹膜、面部识别特征等。尽管在适用区域、规范主体存在“局限性”,但在法律界看来,《条例》是国内第一个明确向人脸信息采集发出“禁令”的法规。

此外,在2020年11月,“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落槌。杭州市富阳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作为被告的杭州野生动物园删除原告郭某办理年卡时提交的面部特征信息,赔偿郭某合同利益损失费及交通费。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对人脸信息的保护措施仅是内网部署、向公安机关备案等方面,记者就此进一步采访了终端设备厂商、算法厂商以及法律专家、网络安全专家等,通过采访调查了解到,因缺乏行业标准,刷脸门禁市场参与者鱼龙混杂,信息安全保护能力参差不齐,人脸信息的保护仍处于“祼奔”状态。

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最新发布的《2020年人脸识别行业研究报告》援引IT桔子、前瞻研究院等第三方调研机构的数据称,截至2020年12月,中国人脸识别技术总投资额已达到406亿元,预计到2024年中国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元。如何在技术大规模应用中厘清法律及安全边界,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禁令”落地

《条例》是在2020年12月1日由天津市人大常委表决通过的,一个月后,即2021年起施行。该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采集自然人信息的,应当经本人同意并约定用途,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市场信用信息提供单位不得采集自然人的宗教信仰、血型、疾病和病史,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采集的其他个人信息。”

《条例》的施行,在天津市的居民社区里也产生了较大的反响。

1月7日下午,当记者来到西青区大寺村谊龙花园社区时,恰好遇到两名工作人员一东一西各在安装一台“360守望智能门禁”的刷脸门禁设备。

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道,2021年1月15日前后就会正式启用刷脸门禁,“元旦前已经征求过住户意愿,住户都是自愿办理,愿意刷脸进出的占大多数,当然,不愿意刷脸出入的,我们也不强制,使用门禁卡也能正常进出。”

“您提到的新法规,我们早就学习了解,社区里安装刷脸门禁主要是为了防控疫情和保障社区安全。至于信息保护方面,已在公安局做了备案。”该工作人员如是说道。

不同于谊龙花园对刷脸门禁“尝鲜”,和平区的文化村社区作为智慧平安示范社区之一,早在2018年就安装了刷脸门禁设备。1月6日当记者到达社区门口时,刷脸门禁设备下方仍贴着一张纸条,提示住户若进出小区时发现设备提示“人脸信息未注册”,原因是未登记同意2021年继续使用人脸识别信息,被系统默认为“不同意使用”。

记者随机采访的几位住户透露,早在“禁令”颁布不久,即2020年12月里,社区居委会就在微信群、通告栏、广播里通知居民,年底前需自行决定是否继续使用人脸识别信息,并且通过书面方式记录,设备系统进行了重置。少数不同意的、或者未在元旦前登记的住户,可以刷门禁卡、身份证正常进出。

记者试图向文化村居委会进一步采访了解居民意愿征集结果,居委会及所属的街道办事处方面表示“目前已不接受所有媒体的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了东丽区的万科金色雅筑,门口一侧的刷脸门禁设备非常明显,并有明显提示“您已进入监控区域”。万科物业“幸福驿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刷脸门禁已安装三四个月了,住户自愿办理。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一个二维码,扫描后输入“管理处已登记手机号码”,再填写相关身份信息即可办理。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