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三宝科技遭财务顾问敲诈案开庭 被告人指其2017年营收三成造假
2020-11-20 20:35 作者:郑丹 来源:中国经营网


事情并没有结束,三宝科技与盛林集团的光伏采购项目的合作,虽然许艺坤如愿得到了100万元的业务介绍费和374万元的财务顾问费,但许家父子两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显现。

许艺坤原继父许化礼,现担任盛林蓝莓集团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盛林蓝莓谷投资有限公司、宿州市盛世企业管理管理中心等12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许化礼在接受询问笔录时称,许艺坤称三宝科技欠财务顾问费800多万元。“后来我知道许艺坤拿到了374万元,许艺坤是通过我的盛林蓝莓谷投资有限公司和宿州市盛世企业管理管理中心两个账号接收的。”

于晖回忆,盛林集团在与三宝科技的3亿元交易中,仅支付了1亿元货款,直至2018年5月,盛林集团剩余5000万元货款一直未予支付。为收回货款,三宝科技于2018年9月,介绍镇江新华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电公司”)以1.62亿元的价格向许化礼采购了该批光伏组件设备,这笔生意可以带给盛林集团1200万元的利润。

三宝2.png

盛林与三宝科技合作经济往来 据庭审内容及受访者提供的信息梳理

后许艺坤与许化礼因该笔交易的利润分配问题发生纠纷,许艺坤后在法庭上称,“当时约定我拿60%,许化礼保留40%,我计算下来(许化礼)总共欠我400多万元”。

此后,许艺坤多次要求三宝科技出面,让新华电公司将已经履行完毕的该光伏组件购销合同撤销,重新签订关于财务顾问费的款项,从而向继父许化礼追回属于自己的利润分成,遭到于晖的拒绝,许化礼也拒绝出该笔钱。

许化礼此后在一份材料说明中提到,自己当时想五五分成,但许艺坤认为自己贡献更大,想要更多分成。许化礼考虑自己急需用钱,没有允诺,最后通过三宝科技的财务总监李成阳协调,自己也的确欠许艺坤200多万元。

“我们因为这事吵了很多架,后来闹到连话都不敢说。”许化礼告诉记者,1200万元的利润中,自己还交400多万元的税。“许艺坤以为不要交税,让三宝科技向我要钱,年底我也需要钱。”

于晖在笔录中称,自己为平息许家父子纠纷,提议自出200万元,以许化礼公司名义放入第三方律师事务所,许艺坤当即表示拒绝:“这个钱是我和许化礼之间纠纷的钱,我为什么要通过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并要求钱款必须限期转至其个人账户,否则立即去港交所举报。

公诉称,2019年3月13日,沙敏邮箱收到一则视频,大意是许艺坤接受媒体采访,称三宝科技拖欠徐州PPP项目的财务顾问费,及三宝科技湖北光伏项目财务造假,还要请境外公司做空作为上市公司的三宝科技。视频附言,要向三宝科技索要1200万元。

同一天,三宝科技的多名领导都收到了同样的邮件,李成阳也在其中。两天后,李成阳又收到了许艺坤要求三宝科技支付其财务咨询费、税务咨询费、律师顾问费、媒体公关费、人工劳务费等共计3000万元。

“如果我们不给钱他就公开视频曝光,后来经过协商,许艺坤把价格定到2500万元,但是我们一直拖着,没有向他付款。光伏项目的交易不存在财务造假,其他财务顾问费我们公司是没有道理支付的。”李成阳在询问笔录中说道。

2019年3月17日,于晖向辖区马群派出所报警,3月27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2019年5月4日,许艺坤再次跟三宝科技索要2.2亿元非金收购业务及光伏组件购销业务的财务顾问费共计1500万元。于晖称,自己为避免单位遭受损害,以许艺坤入境协商为条件,被迫向许艺坤个人账户支付100万元。

6天后,侦查人员至上海市黄浦区南京西路天安中心大厦将从香港返回的被告人许艺坤抓获归案。

在此次庭审中谈及这100万元,许艺坤的辩护律师朱日高提出这笔钱是三宝科技联合公安机关钓鱼执法所致。“于晖此前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明确表示,说放心,这笔钱打出去,还可以退回来,我们已经到公安机关备了案。”朱日高称:“先备案,后打款,这不是钓鱼执法吗?”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