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远景能源田庆军:1毛钱风电目标体现了我们的勇气和使命
2020-10-17 12:29 作者:宋琪 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宋琪 吴可仲 北京报道

“到2023年,基于远景的技术能力,我们可以在包括内蒙古、甘肃、黑龙江、河北等三北高风速地区,将度电成本降至0.1元,同时发电侧储能的度电成本也将实现0.1元。”不久前,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曾对未来风电的发展做出如此预测。

众所周知,新能源发电的经济性长期制约其替代传统化石能源的脚步,而风电度电成本的快速下降无疑为全球能源版图的重构勾勒出了更具象的图景。三北地区“风电+储能”度电成本若成功实现0.2元,其成本优势将基本赶超燃煤发电。

更重要的是,碳中和目标确定过后,新能源发电对高污染的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电的替代迫在眉睫。今年9月,中央高层公开表示,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实现碳减排,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据了解,中国要实现零碳的目标预计需要80亿~100亿千瓦风电、光伏的装机。“三北地区的风电资源储备量就超过100亿千瓦,这已足够满足中国的零碳装机需求。”张雷曾表示,“未来十年将是新能源彻底主导能源世界的十年。”

目前,风电行业已临近平价时代的关键节点,远景此番相较市场更为大胆的预测,使得“一毛钱”目标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为详细了解这一目标的实施路径、边界条件、现实意义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第13届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对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进行了专访。

以下为专访实录:

《中国经营报》:此前远景CEO张雷已经表达了2023年三北地区风电度电成本实现0.1元的信心,请问在实践中,要真正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田庆军:这个目标的提出本身是基于远景的技术能力、现实资源的潜力等前提,经过严密的数据计算,推导出来的,也就是说1毛的度电成本是可以实现的。但毋庸置疑,要实现这个目标确实有边界条件。

其一,不能弃风限电,否则就不可能达到1毛;其二,对风机的要求更高,发电效率要在现有基础上提升30%,并且质量要足够好,得保证20年后还能正常发电;其三,需要通过数字化的手段降低运维成本,其实由于存在质量问题,早些年的风机在运行十年后的运维成本非常高,这是影响度电成本的关键因素之一;其四,风电场建设成本要在现有建设成本基础上下降30%,现在的EPC造价中包含了很多非技术成分,但这些不能代表风电的度电成本,未来开发商的开发方式应该是集约式,最大限度减少用人成本、土地成本、非技术成本,把风电场做成标准化产品。

除此之外,风资源条件和融资条件也很重要。目前,融资成本是影响风电度电成本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国企贷款利率已经普遍在4%以下,新能源行业贷款年限大约是15年,未来的融资环境还是比较乐观的,如果能和国际接轨,融资成本将缩减至2%,贷款年限也更长。

当然,这些条件的实现只靠远景是不够的,需要全行业的共同努力和配合。

《中国经营报》:这样的边界条件会不会显得有些苛刻,不易实现?

田庆军:其实边界条件不算苛刻,我认为中国正常的风电开发条件就应该像前面说的那样。

第一,弃风限电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保护传统火电,但现在中央已经表明了2030年碳排放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雄心壮志,为保护火电而限电的行为将越来越少,再加上未来有储能来平抑波动性,电网也不用限电;第二,对于风机发电效率的提升、可靠性的保证及使用寿命的延长等方面本身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这是我们不被市场淘汰的立足之本;第三,在未来的平价时代,补贴的退出会缩减原本开发商的利润空间,他们自然有动力降低开发成本。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