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垃圾发电厂“吃不饱” 部分项目产能利用率不足
2020-07-14 18:57 作者:茹阳阳 吴可仲 来源:中国经营网

启迪环境董秘张维娅曾向记者解释高额应收账款的原因:“拿国补会有个时间周期,一般一个季度或半年结一次,我们有一部分还没到位。对垃圾焚烧厂运营来说,应收的账期比较长确实会有影响。”

张维娅补充道:“我们2015年才开始做焚烧发电厂运营,原来是以工程、水务、设备集成供应业务为主,所以补贴拖欠形成的应收,分摊下来不算太大。”

近期绿色动力董秘朱曙光也向记者解释称:“公司趋紧的现金流和同比增长近一倍的应收账款,部分是因为垃圾焚烧发电补贴的拖欠。”他同时还提到,“部分地方连垃圾处理费也开始拖欠了。”

对此,郭云高说道:“国补拖欠在行业内是普遍问题,拖欠周期也确实比较长,有些新投运的焚烧厂要2~3年才能拿到补贴。此外部分地方财政也很紧张,垃圾处理费的拖欠也较普遍。据了解,有些焚烧厂从投运到现在5年了,垃圾处理费以亿计了,还一直被拖着。”

张晓文也表示:“焚烧企业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垃圾处理费、上网电价和补贴。现在基层政府没钱,处理费自然能拖就拖,早晚会结算,但会有一个周期。这会给企业经营带来一定的资金压力。”

增长的压力

狂飙突进之下,除了补贴和环保的双重压力,在资本层面,行业内上市公司还积累了诸多风险。

2019年末,光大国际负债规模为668亿元,中国天楹为355亿元,启迪环境为276亿元;瀚蓝环境、上海环境(601200.SH)和绿色动力也都负债超百亿元。

高额债务带来了大笔财务费用,“吃掉”了企业利润。2019年,启迪环境、中国天楹和绿色动力的财务费用分别为7亿元、5.6亿元和3.3亿元,与其当期扣非净利润之比分别为4.7、0.9和0.8。

张晓文表示:“近年业内企业扩张都形成很高的负债,带来了一些高杠杆的资产。这些负债风险取决于,借钱投的焚烧项目未来的经营情况。目前融资利率在走低,融资成本也在下降,整体上对经营性的、高杠杆的垃圾焚烧发电企业不是坏事。这些项目在短期的经营情况,会基本符合预期,企业的融资风险不算太大。”

张晓文讲道:“焚烧项目成本回收期一般在7~8年左右,企业如果能平滑地度过主要的融资高峰期,手上形成的资产还是不错的。但如果项目都是短期融资,或者遇到整个债务市场出现大的波动,再叠加企业原本就在恶化的经营现金流,就会给紧绷的资金链带来新压力。”

从经营现金流来看,光大国际和绿色动力近三年持续为负,启迪环境在2017~2018年也为负值、2019年才由负转正。

或有负债部分,在2019年,绿色动力、中国天楹、伟明环保和高能环境的对外担保分别为57亿元、190亿元、72亿元和49亿元,与净资产之比都超过了150%;三峰环境(49亿元)和旺能环境(39亿元)对外担保与净资产之比,也在100%上下。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多家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在近年纷纷试水和拓展环卫、厨余处置和垃圾分类领域,谋求业务重心的转移。

张晓文分析认为,目前业内企业的核心压力,一部分来自于账面杠杆和经营现金流恶化;另一部分更多的则来自于业绩的增长。

“如果没有成长性,故事会讲不下去,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就会很低。”张晓文表示:“尤其对于民营企业,没有估值在资本市场上存在感会很低,市值会不断缩水或稳定在很低水平,各方面的资本运作也会失效。所以部分业内企业需要转型,不能只瞄着垃圾焚烧发电业务。”

“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目前没有暴利,是个有稳定收益的行业。”在郭云高看来,“整个行业现在处于行稳致远的阶段,没有了以前那种资本推动的泡沫式繁荣。”

(编辑:吴可仲 校对:翟军)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