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淘宝直播原运营负责人赵圆圆被“辞退” 商业道德风险再起争议
2020-06-30 15:17 作者:李立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李立 上海报道

风口浪尖上的直播圈再度爆雷,此前淘宝直播原运营负责人赵圆圆称离职创业,日前阿里巴巴给出新说法。

6月29日,阿里巴巴内网发布廉政公告称,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资深内容运营专家赵阳(原名赵圆圆)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关联人士和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礼品及款待等违规行为。

公告显示,赵阳的行为违反《阿里巴巴员工纪律制度》规定,予以辞退处分,并处以永不录用。针对此事,《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联系当事双方。阿里巴巴官方、赵圆圆本人均未给予明确回应。

记者注意到,3月赵圆圆离职消息传出后,曾以“淘宝前直播负责人”的身份对外参加活动。根据公告内容显示,任职阿里期间,赵圆圆职务为阿里集团-淘宝事业群-内容电商事业部-直播UGC&频道运营资深内容运营专家。

接近阿里巴巴人士告诉记者,赵阳并非淘宝直播负责人,“只是一个运营负责人”。接近赵圆圆的业内人士称,赵本人一直在筹备创业。此时宣布辞退,或与赵辞职后仍在圈内高调活跃不无关系。

利益输送是高压线

据阿里巴巴公布的廉政公告显示,赵圆圆的违规事实主要涉及利用职务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

2018年1月起,赵阳开始担任淘宝直播UGC&频道运营的业务负责人,并结识了淘宝某直播机构负责人。该机构申请入驻服饰直播基地,服饰基地审核小二(赵阳的二级下属)按照规则对该机构的申请予以了拒绝,赵阳随即找到该小二,以该等级的机构发展基地业务可以与平台更好的合作为由,提出修改原有规则,并明确要求审核小二对此申请予以通过。后该机构成功入驻。

其次,2019年4月,赵阳通过上述直播机构负责人,安排自己的女友以高薪入职该机构。至2019年10月,其女友从该机构处共领取薪资数十万元,而其之前在另一家直播机构任职时,月薪不足7000元。

此外,赵阳借出差之际以淘宝直播负责人名义参加外部商业大会并收取3万元费用。另据公告披露,2018年至2019年期间,赵阳分别接受多家直播机构提供的餐饮、住宿及礼品,累积金额约5800元。同时,赵阳为多家淘宝直播内容机构的主体公司提供兼职服务。

据公开资料显示,赵圆圆2017年8月加入阿里负责淘宝直播之前,从事市场营销工作15年,曾在奥美担任资深创意总监。曾任阿里巴巴内容电商事业部资深专家、淘宝直播负责人。

赵圆圆被辞退风波亦在直播圈内引发争议,比如自媒体人“万能的大熊”发微博为赵圆圆辩解,“作为行业知名人士,确实很多事情很难和公司的事情完全分开……但确实容易和公司制度产生冲突,受到处罚也算正常,谈不上贪污”。

不过在接近阿里的内部人士看来,反腐倡廉历来是阿里巴巴的高压线,尤其是涉及业务相关的利益输送,阿里的态度一直是零容忍。

上述人士透露,阿里内部曾有规定20元即为一条高压线,收受相关合作伙伴价值20元人民币以上物品即算受贿。前有卸载聚划算原总经理阎利珉,后有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优酷总裁杨伟东被曝经济问题跌落,包括“蒋凡事件”,判定处罚的重要焦点都在于是否与关联业务形成利益输送。

多次谈及“淘宝直播”

离职淘宝直播,赵圆圆仍旧活跃在直播圈,淘宝直播却是绕不开的话题。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3月期间,赵圆圆以淘宝前直播运营负责人身份,接受了燃财经采访,谈及对直播风口的看法和下一步打算。

谈到离职打算,他称“离职的消息其实是被提前走漏的。本来4月份,我会正式宣布离开阿里创业。因为消息被提前放出去了,打乱了所有计划”。

关于创业方向,他表示已经开始接触投资方,“对我来说就是很广阔的一片蓝海,我能施展的地方太多了……我做了15年广告,我是奥美出来的,同时我自己有30多万粉丝,我有红人属性。红人经济和电商直播我都比较熟,我想把它们串在一起。这是现在普遍的直播机构和这些主播们都比较欠缺的”。

5月31日,赵圆圆以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身份,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直播探讨“2020年电商直播发展趋势”。

活跃在直播圈,难免与淘宝直播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赵圆圆同名个人公众号,最近更新《蘑菇街的直播暗战》里谈到,“蘑菇街比淘宝更早做直播”。

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3月注册成立的杭州圆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即是赵阳。圆气文化注册资本1000万元,赵阳持股70%。

7月圆气文化举行首期职业主播实战营,折扣价3999元/人。宣传资料显示,导师柏航是2019年度淘宝直播优秀讲师、烈儿宝贝前运营主管;直播电商操盘手余墨则是淘宝直播商学院讲师。

关于赵圆圆的一系列活跃行为,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作为业内知名人士赵圆圆个人在圈内具有一定号召力,但涉及曾经任职的淘宝直播,如何划定一个安全界线值得考量。

据腾讯深网报道,6月28日赵圆圆曾发布一条朋友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似乎间接表达对此事的态度。

不过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赵圆圆辞退风波的背后实则是直播经历野蛮生长,快速收割乱象的缩影,行业、机构到个人都缺乏有效规范和保护机制。

一个值得注意的新趋势是,新冠肺炎疫情也有可能引发新一轮商业道德风险。截至2020年2月,安永对33个国家和地区约3,000名受访者进行调研,重点关注了企业在动荡时期面临的商业道德挑战。

安永发布的2020年全球诚信调研报告显示,90%的受访者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商业运营秩序,引发了商业道德风险。

43%的企业董事会成员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有助于改善当前的商业道德环境;而仅21%的非管理层员工对此观点表示赞同。55%的企业董事会成员对管理团队所具备的职业操守充满信心;而仅37%的非管理层员工认同这一观点。

(编辑:张靖超 校对:翟军)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