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视频贝果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图说
蔚来汽车“蒙眼”狂奔
2020-06-29 19:50 作者:韩丽媛 刘媛媛 来源:中国经营网

韩丽媛 本报记者 刘媛媛 上海报道

在与合肥市政府签订对赌协议后,蔚来汽车正在加速狂奔。

日前,蔚来汽车宣布旗下中型纯电动轿跑SUV——蔚来EC6的试制车正式下线,根据计划,新车将在今年7月正式公布配置及售价,并在9月开始交付。这是蔚来家族第三款量产车型,尽管ES8和ES6目前交付量已经累计突破4万辆,但EC6仍然承担着走量的重任。因为蔚来汽车需要更多能够带来现金流的产品,今年第一季度,公司净亏损为16.9亿元。

为了获取更多的资金,今年以来,近半年的时间,蔚来汽车已经进行了5次股权和债权方面的融资,其中有70亿元是在与合肥市政府签下对赌协议后所获取的。对赌协议显示,蔚来中国5年内不上市则股东有权要求回购股份,赎回价格为战略投资者的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5%计算利息,这无疑加大了蔚来汽车的业绩压力。

不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蔚来汽车方面表示,蔚来中国战略投资协议里的几个条件可以触发投资人行使其要求蔚来赎回的权利,但不代表投资人一定会行使该权利。战略投资协议并非赌约,蔚来有信心顺利履行协议中规定的义务。

在汽车分析师任万付看来,蔚来在迟迟无法获得资本市场援手的情况下,面对合肥市政府伸过来的“橄榄枝”,做出一些让步,确属无奈之举。当前蔚来最主要的挑战还是扩大营收,成本控制则是一项持续的任务。

2.jpg

图为位于上海中心大厦的蔚来中心 韩丽媛/摄影

业绩高压

“投靠”合肥后,蔚来汽车CEO李斌开始为蔚来中国奔波。然而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一纸“赌约”也让蔚来汽车的业绩压力空前。

根据4月29日蔚来汽车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签署的关于投资蔚来中国的最终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的法律主体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司投资总计70亿元的现金。蔚来汽车将向蔚来中国注入中国范围内包括整车研发、供应链、销售与服务以及NIOPower等核心业务与相关资产。

此外,蔚来汽车将向蔚来中国投资42.6亿元现金。交易完成后,蔚来汽车将持有蔚来中国75.9%的控股股份,其余24.1%由战略投资者共同持有。战略投资者和蔚来汽车将在未来12个月内分5次向蔚来中国注资。

值得注意的是,协议中明确要求,蔚来中国需5年内完成上市,否则需回购。在6月10日公布的新股招股书中,蔚来汽车提到了蔚来中国的情况,称战略投资者在特定情况下有权要求蔚来汽车回购蔚来中国的股份,赎回价格为战略投资者的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5%计算利息。除了上市要求外,还包括蔚来中国连续两年交付量不得低于2万辆等5项目要求。

这不是蔚来汽车的第一次“赌约”,上一次是在2018年,当时李斌与小鹏汽车CEO何小鹏打赌蔚来是否能在2018年实现1万辆的交付量。最终蔚来汽车以交付11348辆的成绩获胜,而何小鹏如约购买了一辆蔚来汽车。

与口头协议不同,此次蔚来汽车面临的是白纸黑字的战略协议所带来的挑战。据了解,当前蔚来汽车的交付量比较乐观,2018年和2019年分别完成交付11348辆和20565辆,今年5月,近一个月蔚来交付数达3436辆,按此推算,连续两年交付量不得低于2万辆对于蔚来汽车来说不算难事。

但从业绩表现看值得担忧,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蔚来汽车亏损金额分别为75.62亿元、233.28亿元和114.13亿元。另据蔚来汽车2020年6月10日的招股书显示,在此次新股发行前,公司的营运资金和流动资金不足以在增发之日起的12个月内持续运作。此外,公司还负有长期借款总额约为10.166亿元。

不过,蔚来汽车方面告诉记者,协议里关于投资人的赎回权,是投资协议里的常规条款。任何投资协议里都会有大量条款来保护双发的权益,并不能称为对赌协议。战略投资协议并非赌约,同时蔚来有信心顺利履行协议中规定的义务。

在汽车金融分析师石金漫看来,合肥市政府已经给予蔚来中国足够的成长空间。在合作的初期,政府会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这对蔚来获得融资渠道有帮助。

3.jpg

同盟离散

摆在蔚来汽车面前的,不只有资金难题。

6月1日,蔚来汽车的“元老”朱江加盟福特汽车,担任纯电Mach-E项目负责人,主要负责Mach-E相关的市场、公关、销售、服务及客户体验等业务的运营和管理。而在此之前,朱江与蔚来汽车携手走过了3年时间,主要负责蔚来的用户运营业务。作为蔚来汽车极具优势的“用户板块”带头人,朱江的离职或给蔚来的用户发展和品牌营销带来一定影响。

除了朱江之外,另一位元老级高管黄晨东在今年3月也宣布离开了蔚来汽车。黄晨东在2015年3月,蔚来成立不到半年的时候就已加盟。加入蔚来后,他先后负责蔚来的整车开发、自主智能驾驶技术研发以及电动力工程等业务,这些均是新造车公司的核心业务,尤其以三电系统最为核心。去年10月,黄晨东还升任蔚来高级副总裁,直接向李斌汇报。

在黄晨东离开后,蔚来通过全员信宣布,对电动力工程部门进行调整,该部门各条业务线在蔚来内部按照职能进行整合,主要包括:电池系统业务向李斌汇报,电机研发转入蔚来零部件公司蔚然动力,车辆控制和底盘控制团队合并进整车开发等。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